木成林,郁郁葱葱小说(易郁林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木成林,郁郁葱葱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木成林,郁郁葱葱)

网文大咖“S小老虎”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木成林,郁郁葱葱》,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易郁林炎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林炎对于易郁的小动作没有理会,本次海域保卫战他凭借破釜沉舟的战略部署守住了海域的最后一道防线,原本打算继续进攻收回失地,可圣上以国本尚不安稳为由,下令他返回领赏,只留下部分精兵强将镇守海域。林炎心中本就憋着一口气,偏偏这时候父亲要求他迅速回京完成婚约,圣上阅了他父亲的奏章顺势以他身中箭伤不便统领战事…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木成林,郁郁葱葱》,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易郁林炎,故事精彩剧情为:林炎对于易郁的小动作没有理会,本次海域保卫战他凭借破釜沉舟的战略部署守住了海域的最后一道防线,原本打算继续进攻收回失地,可圣上以国本尚不安稳为由,下令他返回领赏,只留下部分精兵强将镇守海域。林炎心中本就憋着一口气,偏偏这时候父亲要求他迅速回京完成婚约,圣上阅了他父亲的奏章顺势以他身中箭伤不便统领战事…

第2章 大婚 试读章节

“吉时将至,司礼者各司其礼,执事者各执其事,神灵庇佑,占卜为吉,两姓交好,缔结姻缘,吉时到,新人入场,行拱手礼~”司礼洪厚响亮的声音可穿透屋脊,绕梁不息。

易郁新奇的感受着这一切,迫切的想张开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激活每一处触觉来感知这个时代的脉络,可最令她惊奇的还是此刻站在他身旁的人竟和现实世界里的林炎长相一样。

作为新妇,她无法直接盯着林炎打量,只在他刚刚出门迎接接亲队伍时迎面看了一眼,后来两人就并排站立,等待礼仪开始。

刚刚林炎见到自己,眼神平静,像是霸道总裁文里的商业联姻一样,惊不起一丝波澜,都说娶了心爱的人就像打了胜仗的将军,那他这一副病体,倒有一副世家公子的矜贵,小静刚刚所描述的“武学奇才”的气魄倒是没有看出来,想到这儿易郁没忍住轻笑了一声。

林炎对于易郁的小动作没有理会,本次海域保卫战他凭借破釜沉舟的战略部署守住了海域的最后一道防线,原本打算继续进攻收回失地,可圣上以国本尚不安稳为由,下令他返回领赏,只留下部分精兵强将镇守海域。

林炎心中本就憋着一口气,偏偏这时候父亲要求他迅速回京完成婚约,圣上阅了他父亲的奏章顺势以他身中箭伤不便统领战事为由将战事叫停了,本可以借此机会收复回十年前失去的海湾,可现在这番场景只算得上是守住了防线。

回到京中,积郁成疾林炎病了一场,昨日才能下床,一醒来就被安排成亲,他一时不太能接受没见过几次面的两个人,以后要一起过一辈子这件事,想到这儿他真想回到战场,不理会这些感情上的问题。

易郁知道,如果想要在这个时代活的有血有肉,那么第一步就是取得林炎的信任,而受伤的人都是脆弱的,对他的进攻宜早不宜迟,如果要让他改变态度,那么只能套用自己看小说的那些套路了,不管做出什么举动,都是易家小姐做的,与母胎单身的易郁无关。

林炎轻咳了一声,将易郁的思绪拉回婚礼现场,她学着林炎的样子反手行拱手礼,而后互相鞠躬算是第一道礼仪结束。

“父母赐酒,嘱咐新人”司礼的声音再次响起。

易郁看地上备好了垫子,应该是为跪拜准备的,但是垫子只有一个,林炎也没有要向前的意思,看来新娘需要先接受赐酒,刚好也可以近距离观察林家老爷和夫人。

易郁走上前,先朝林老爷的方向跪下,接过他递来的酒杯,饮了一口,果然高浓度粮食酒和果酒完全不是一个攻击力的,她忍着辛辣吞下喉咙,恭敬的说:“多谢林老爷爱戴。”

“傻丫头,要改口了。”林夫人的声音听着慈祥温和,易郁马上改口道:“爹,易郁错了,以后一定好好孝敬您和娘。”

“好孩子,受苦了,受苦了。”林老爷的声音浑厚中带着一些感伤,他说的受苦应该是心疼自己沦为孤儿的遭遇吧。

“来,这是爹娘请匠人给你们做的玉器,是一对,一人一个,当是爹娘给你们的祝福。”

“多谢爹娘,易郁一定敬重父母,爱护夫君。”说完易郁就意识到“爱护”这个词汇在这个时代太超前了,低下头,脸上竟有些红热,她没想到自己来到这个时空这么快就感受到害羞是何滋味。

“哈哈哈,傻孩子,林炎爱护你就够了,快快起来。”林夫人慈爱的声音夹着笑意响起,宾客们也跟着笑出了声。

易郁向后退了一步,转身看到林炎的脸色比刚刚好了一些,竟有一点笑意夹在眉梢。

易郁站在林炎身后,观察着他的样貌,他比自己高上两个脑袋,在现代估计和林炎一样,都有180的个子,为什么他们的名字和长相,甚至是身高都一样,这个时空的林炎到底是来自哪里,是原本就属于这个时空,还是说这里是自己臆想的世界,林炎是自己设置在这个时空的某个人物。

“郁儿,一起过来,爹娘有东西要给你们。”林老爷的声音将易郁的思绪拉回当下。她的眼神重新找到焦点,刚好看到林炎正回头看自己,眼神看不出什么情绪。

易郁赶紧上前走到林炎身边,静待林老爷发话。

“炎儿,郁儿,林家和易家缔结姻缘是我对易老爷许下的承诺,君子一诺,价值千金,易老爷一生磊落,郁儿你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延续,你们两个小辈此前虽未有过多接触,但是你们俩都是好孩子,炎儿你应该懂得爹的良苦用心,以后要好好爱护郁儿,别让她受委屈。”

他的语气中带着些许遗憾,可能是此刻佳缘结成,自己的儿女亲家却不在身旁一同庆祝而伤感失落吧。

“爹,孩儿明白,父母命,孩儿定当顺从,不会有半点不快。”

林炎此话一出,看似顺从,其实潜台词却是:婚事是强人所难,他因为孝道顺从可并不代表他可以快乐接受。

易郁不想抬头看林炎的表情,虽然他和这个人物没有任何共同记忆可言,可是他顶着这张脸说出这样的话,心里不免有些酸楚,就当是看小说时代入卑微女主了,此时不是置气的时候,要让林炎正眼看自己,她还需软硬兼施,从长计议。

林夫人打圆场说:“郁儿,林炎这孩子从小就偏爱习武,说话常常词不达意,你别误会了,他的意思是他会好好爱护你。”

“娘,郁儿明白,我第一次见林炎哥哥就喜欢他,他说的我不介意。”易郁说完这段恋爱脑的话自己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可这个时代,这么说林夫人应该会很开心,先哄好她也算是一步好棋。

“郁儿,你娘说你自幼性情静雅,没想到对我们家炎儿倒是很直接呢,哈哈哈,年轻人就该如此,他是习武之人,简单直率,应该是喜欢你这样的。”林夫人不忘将自己的儿子也戏弄一番,看到林炎的眉毛微微蹙了一下,她才满意的收了笑声。

易郁学着以前在电视剧《甄嬛传》里看到的后宫妃子的样子做着娇羞的表情,内心暗爽,调动情绪就是拿下男人的第一步,看来在林炎身上管用。

可是“见好就收”她还是明白,后面“清洗手脸,除旧迎新”的仪式她恢复到端庄克制模式,学着林炎的举止,尽量表现得大方淡定,她小心的用手帕擦手,易郁心想她现在倒和林黛玉第一次进大观园差不多,全靠智商快速领会林炎的动作,自己再加以运用,才不至于闹出笑话。

接下来的流程就和易郁认知里的差不多了,夫妻对拜,饮酒一杯,大婚礼成。

刚刚林老爷给的一杯酒喝下去她还能撑着,可“合二为一”寓意的那杯酒她喝下后人就开始打飘了,环顾一周都没找到小静,易郁将计就计的拉住林炎说:“我喝醉了,我找不到小静,也不知道你的房间在哪里,你能不能送我。”

林炎低头看了眼易郁,看来确实是喝醉了,本来准备喊旁边的仆人将易郁送到房间,可回头一看,爹娘正看着自己,这时候可不能逞一时之快,况且,况且,虽然他还不确定她的秉性如何,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她无父无母,确实挺可怜的。

易郁撑着眼皮抬头看向林炎,他没有拒绝,伸手从左边揽住她的肩托住她的右手臂往前面带,易郁顺势将身体轻靠在他身上眯着眼往前走着。

到了林炎的房间,有一股淡淡的木头味,易郁转过身面对着林炎,将手臂向上伸搭在林炎的肩膀上,踮起脚尖说:“有件事,我想做很久了。”说完嘴巴去够林炎的唇,还没等林炎扭过头躲避,易郁就昏睡过去倒在林炎坚实的胸膛上了。

林炎将易郁扶到床上躺下,在床边呆了几秒后离开了。

这期间易郁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作为天蝎座的她,但凡以喝酒喝醉做出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那都是没有真的醉,不过是借酒行事而已。

最重要的一点是如果林炎只是她臆想的一个人物,而非真正的林炎时,她也不会把自己的初吻给他,喜欢和利用她还是分的清楚明白的。

易郁想着想着醉意来袭竟真的睡着了,醒来是被小静推醒的,她揉了下眼睛,看看屋外,已经有些许夜色。

“小静,是不是该吃晚饭了。”

“回小姐,林公子已经在外等候半个时辰了。”

易郁瞄了眼门外,确实有半截身影,看来这个人被自己一顿猛女操作吓到了,想到这儿,不禁笑出了声。

“小姐,您笑什么,这还是这些时日您第一次对我笑呢。”小静跟着也笑了起来。

易郁本来想说自己刚刚耍酒疯将高岭之花吓到,可是这些名词小静一下子肯定接受不了,于是故意对着门外大着嗓子说:“我嫁给了喜欢的人,刚刚醒来发现这可能是老天对我的一丝仁慈,所以就笑了。”

小静懂事的点了点头说:“小静,以后小静也陪着您,一定照顾好您。您以后也要多笑笑。”

门外林炎咳了一声,有催促之意,易郁迅速穿好鞋子往门外走,到门口看见林炎时低声说:“谢谢你送我回来,还帮我脱掉鞋好躺的舒服一些。”

男人就要多鼓励,夫妻关系才会好,易郁无聊刷B站时听到某个婚姻学大师讲过,便记住了,没想到在这个古人身上竟然是第一次实践。

“快走吧,时间快来不及了!”

“好的,我下次再也不会让你等这么久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