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坎(顾燕获鹿)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情坎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情坎)

火爆新书《情坎》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获鹿”,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虽然腿脚不变,但还是支撑着翻身下床,推开屋门拽开了堂屋门边的灯绳。灯亮了,奶奶也看清了堂屋外的状况:只见一个男人扑在儿媳妇身上,死死的摁着儿媳妇的手欲行不轨;儿媳妇边喊边骂,边扭动着身子,拼命抵抗。婆婆抄起锅台的一把铁铲用尽全力,朝骑在儿媳妇身上的男人后脑勺拍了过去。灯亮起,忽的一把铁铲拍在邢来宗…

《情坎》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获鹿”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顾燕获鹿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情坎》内容介绍:她虽然腿脚不变,但还是支撑着翻身下床,推开屋门拽开了堂屋门边的灯绳。灯亮了,奶奶也看清了堂屋外的状况:只见一个男人扑在儿媳妇身上,死死的摁着儿媳妇的手欲行不轨;儿媳妇边喊边骂,边扭动着身子,拼命抵抗。婆婆抄起锅台的一把铁铲用尽全力,朝骑在儿媳妇身上的男人后脑勺拍了过去。灯亮起,忽的一把铁铲拍在邢来宗…

第6章 冤家3 试读章节

顾燕母亲被家中突然冒出来的这个黑影先是惊吓了一跳。

堂屋虽然没开灯,但从对方口鼻中喷发出来的酒气,和来人张牙舞爪直扑向她的歹意看,母亲马上意识到这是遭遇到了流氓,恶人。

她边扯着嗓子大声呼叫,边和这个不速之客在堂屋撕扯了起来。

里屋的顾燕奶奶听到了儿媳妇的凄厉嘶喊,堂屋外又传来阵阵异常响动,把老太太也给惊动了。

她虽然腿脚不变,但还是支撑着翻身下床,推开屋门拽开了堂屋门边的灯绳。

灯亮了,奶奶也看清了堂屋外的状况:只见一个男人扑在儿媳妇身上,死死的摁着儿媳妇的手欲行不轨;儿媳妇边喊边骂,边扭动着身子,拼命抵抗。

婆婆抄起锅台的一把铁铲用尽全力,朝骑在儿媳妇身上的男人后脑勺拍了过去。

灯亮起,忽的一把铁铲拍在邢来宗脑袋上,让他酒醒了一多半。

他知道村里都是院挨着院,户挨着户,动静闹大了四邻听到顾家女人的呼喊声,一定都会蜂拥而至。

邢来宗恼羞成怒起身回头,便狠狠地推了还要继续抡铁铲的顾燕奶奶,捂着脑袋一溜烟跑出了顾家。

顾燕奶奶被邢来宗这猛地一推,重重的摔在地上,当时就不省人事了。

母亲顾不上追赶她已经看清的来人邢来宗,赶紧把奶奶抱回屋里床上;见婆婆双目紧闭,气若游丝,又大哭的慌忙跑到邻居家,请他们帮忙送医抢救老太太。

邻居们见老太太情况危重,便叫来了一家有手扶拖拉机的村民,几个人七手八脚把顾燕奶奶抬上车斗,由两个大男人陪着顾燕妈妈直奔县医院。

顾燕奶奶路上就不行了,到了县医院,医生扒开眼睑,听了听心跳,便摇了摇头告知顾燕母亲:“老人走了。”

丈夫还在部队服役,家里突然遭此飞来横祸,顾燕母亲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还是邻居们在顾燕母亲六神无主时,替她做了主心骨。

听了顾燕母亲讲述了事情经过,乡亲们个个义愤填膺。

众人商议后,除了先把顾燕奶奶拉回家中布置灵堂,准备后事,再就是派人去乡里报案,将罪魁祸首邢来宗绳之以法。

当然如何将老太太离世的消息,通知还在部队的顾燕父亲也是当务之急。

母亲告诉乡亲,因为老公所在部队的具体位置她也不甚清楚,她每回写给丈夫的信只有一串邮箱号码,而且收到他的回信,总要有个月二十天,甚至还要久。

在水库工作的管二叔算是个明白人,他说,想要让顾燕父亲及时赶回来,只能通过乡武装部给部队拍封电报。

这事儿由他来联系,操办。

不过直到顾燕奶奶入土,也没有等来她唯一的儿子见上最后一面。

顾燕父亲部队施工现场在大山深处,交通不便。电报经过一番周折发到了部队师部,在经过层层辗转通知到顾燕父亲,那是五六天后的事情了。

时值工程又是最要紧的关头,虽然连长批准了顾燕父亲回家处理老人的后事;但父亲清楚,从工地出发,汽车,轮船,火车这一路返乡至少需要一个星期。

待他到家,自己母亲早就入土为安了。

“不回去了。”顾燕父亲噙着眼泪说“家里有媳妇,有乡亲们,他们会帮我处理好母亲的后事,老母亲能理解我。”

乡武装部把顾燕父亲正在执行任务,无法回来的消息告知了顾燕母亲。

虽然丈夫不在家,顾燕母亲还是在乡亲们的帮助下,风风光光送了奶奶最后一程。

奶奶后事办妥后,母亲给父亲写了封信。她担心丧母的丈夫得知婆婆的死因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做出出格的事情来。

她便只在信中简略说,婆婆是因为突发急病身亡。

邢来宗夜里入室对她欲行不轨,她只字未提。

母亲不想因家事影响在部队当兵的父亲。

乡亲们替顾燕母亲去乡里报了案,乡公安还带着县公安局的人来到顾家,亲自询问了顾燕母亲当晚事情发生的经过。

关于夜闯顾家是何人?顾燕母亲是否千真万确看清楚了?这两个问题公安人员反复问了许多遍。

顾燕母亲对天发誓:“那人就是邢来宗!扒了他的皮,我也能认得他的骨头!”

可最终县公安处理的结果却让顾燕母亲,乡亲们大失所望。

一位主管此案的公安告诉顾燕母亲:我们对邢村长也进行了多轮询问,他承认当晚去了你们家,但那是他作为村长探望,慰问军属,是他村干部的职责所在。

“邢村长说去你家时,只是探问一下家里是不是有什么困难。他说,当时老太太已经卧床,看起来精神不大好。然后跟你说了几句话,他就离开了。至于你说邢村长非礼你,可他一口咬定那绝对是冤枉了他!”

“你们没问问,他后脑勺被我婆婆拍出一个大包是怎么回事?”顾燕母亲气得浑身发抖,说“他不会说是蚊子咬的吧?”

“这个我们也问过了,那是邢村长在家不小心磕到了门框上,老村长也给他儿子做了证。”

“难道我一个女人会自己往自己身上泼脏水?”顾燕母亲怒不可遏,说“婆婆被他害死了,还要趁我丈夫不在家占我便宜,你们要是不还我公道,那就等我丈夫回来去找他算账!”

“话不能这么说。”这位公安普起了法,说“我们也是在公正办案,可你现在讲的都是一面之词,对方呢也有合理的解释,我们不能随便冤枉一个好人。办案,就得讲证据,不能空口无凭。”

顾燕母亲明白了,邢家凭借多年在县,乡上面的人脉,轻而易举的便把这桩“铁案”变成了她无中生有,栽赃陷害。

丈夫远在天边,婆婆又离她而去;受了屈辱,委屈的顾燕母亲有一种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望。

她想以死抗争。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