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后,废柴庶女娶了九千岁小说(姬婴冉子岁)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穿越重生后,废柴庶女娶了九千岁)姬婴冉子岁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穿越重生后,废柴庶女娶了九千岁)

古代言情类型《穿越重生后,废柴庶女娶了九千岁》,现已上架,主角是姬婴冉子岁,作者“云不软”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那是原主的便宜爹,不是她的。“贱婢的女儿果然是个没骨头没血性的东西!”“猪狗不如的玩意儿!”“贱骨头!”“杀千刀的贱蹄子!”嫡长女冉子仙安慰好何夫人,静静地看向那个蝼蚁般伏地的身影。早该想到的,狗就是狗,哪管什么道义廉耻。亏她曾经对她还不错,允许她可怜巴巴跟在身后,哪想到今日的背叛,顿感人心凉薄,“…

古代言情《穿越重生后,废柴庶女娶了九千岁》,讲述主角姬婴冉子岁的爱恨纠葛,作者“云不软”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那是原主的便宜爹,不是她的。“贱婢的女儿果然是个没骨头没血性的东西!”“猪狗不如的玩意儿!”“贱骨头!”“杀千刀的贱蹄子!”嫡长女冉子仙安慰好何夫人,静静地看向那个蝼蚁般伏地的身影。早该想到的,狗就是狗,哪管什么道义廉耻。亏她曾经对她还不错,允许她可怜巴巴跟在身后,哪想到今日的背叛,顿感人心凉薄,“…

第3章 冉家的耻辱 试读章节

一个必死的局,一场密密麻麻的砍头刀雨,就这样被一个五体伏地的跪拜礼破了。

系统在脑中大喊:错了错了!主人呀,你哥哥姐姐们与这大宦官水火不容,你还行礼,不怕被你哥哥姐姐害死么!

怕,但更怕被那圈长刀削了头颅。

冉子岁与这系统才绑定,很不熟,现在算有了对系统的第一个小认识:拎不清轻重缓急的人工智障。

“孽障!”何夫人抱着冉大将军的头怒骂冉子岁,“贪生怕死的东西,看清楚了,你跪的可是你的杀父仇人!”

冉子岁不为所动。那是原主的便宜爹,不是她的。

“贱婢的女儿果然是个没骨头没血性的东西!”

“猪狗不如的玩意儿!”

“贱骨头!”

“杀千刀的贱蹄子!”

嫡长女冉子仙安慰好何夫人,静静地看向那个蝼蚁般伏地的身影。早该想到的,狗就是狗,哪管什么道义廉耻。

亏她曾经对她还不错,允许她可怜巴巴跟在身后,哪想到今日的背叛,顿感人心凉薄,“唉!岁岁真是养不……”

何夫人愤恨自己长女太善良了些,“事到如今,你还叫她岁岁,那是冉家的耻辱!你还要护着她不成!”

听他们骂自己比骂九千岁还狠,冉子岁有一瞬的错觉:杀死冉大将军的不是那大妖孽,而是她。

姬婴垂下眼眸,见地上那抹几乎没有起伏的暗淡身影,脸上的森然笑意愈发玩味。

早在冉家一行入府前,暗线来呈报了长街上的动静。这最不起眼的小丫头抡大刀砍了德王世子的马,倒是出乎他意料。更出乎他意料的是这小丫头前脚骂他“阉狗”,后脚便五体伏地行跪拜礼。

好不要脸的小丫头,他喜欢。

“岁岁是吧?倒是个识时务的,且抬起头来让本座瞧上一瞧。”

冉子岁惊魂已定,听话地抬起头来。

前世什么阎王场面没见过,眼前不过一个怪异的大太监罢了。

本就因吃喝不如下人,面有菜色。而一脸没擦干净的马血,又因惊险流了一脸的汗,再加上行礼时脸贴地沾了不少灰,想来不会太好看。

那如画的远山淡雾眉微拧,嫌弃道:“丑得本座眼睛疼,去。”

冉子岁在心里问候了这大妖孽的祖宗十八代,被一旁侍候的小太监扯去一旁擦脸洗手去了。

那小太监用浸了花蜜的帕子细细擦她的脸,擦一下便换另一块帕子。小小一张脸,用下的脏帕子竟堆了座小山。

真是浪费!

小太监低声耳语:“千岁大人爱干净,见不得脏东西,岁岁姑娘注意些。”

爱干净到见不得别人不干净,这大妖孽的洁癖很严重呐。

擦干净手脸后,这小太监将她引至步撵旁,塞给她一只大红苹果叫她好好捧着,仿佛一下子成为这侍奉太监团队中的一员。

“孽障,竟和杀父仇人站在一起!”冉子铭怒骂,恨不得撕咬下冉子岁的一口肉来。

姬婴使了个眼色,大太监之首玄公公站了出来,抹了白粉涂了口脂的脸咧开,“三公子此言差矣,杀你父亲的非我家大人,而是陛下。”

“冉大将军哦不,是罪臣冉世苍,通敌泄露作战图,致使海贼占领浮屠关。陛下大怒,着左将军前去取下罪臣冉世苍项上人头。副将军冉子靖,不,是叛国罪臣冉子靖已回归海贼阵营。”

冉子靖,冉家嫡长子,跟随父亲冉世苍征战,眼见着就要独当一面了。

“不可能!”何夫人哭喊,“谁不知我靖儿精忠报国之心,定有人嫉妒我冉家,害我夫君!害我靖儿!”

玄公公没听到似的,继续道:“为防冉家乱臣贼子逃匿,陛下着大人亲自抓捕监管,待捉拿叛徒冉子靖后一同定罪。进封圣旨是假,瓮中捉鳖是真。”

难怪进封这样的大事没有一个世家贵族来贺喜。当初以为是他们眼红妒忌才不来,想来他们根本不知这道“圣旨”。

“听明白了麽?”姬婴打了个哈欠,放下镶金吉祥玉如意,捧新鲜瓜果的太监立刻凑近,取来半只莹润如红宝石的石榴。

“我不信!父亲、二哥精忠报国,绝非通敌叛国之人!”

“是你们谋害爹爹!”

“还我爹爹!还我二哥哥!”姑娘们再次哭喊开来。

这回,别说姬婴,就连冉子岁都觉得吵闹,像一群吵着找鸡爸爸的小鸡崽子。

“啊!”何夫人的心腹之一顾嬷嬷忽然倒下,眉心一点涌出血来,一粒石榴砸入头骨一寸深,已经没气了。

冉家姑娘公子们立刻安静了,冉子岁捧大苹果的双手沁出汗来。这九千岁笑得和煦,却突然杀人,还是用一粒石榴,真是变态啊。她以后再也不想碰石榴了。

玄公公察觉自家大人面上的微微愠色,扯着嗓子道:“眼瞧着要立夏了,千岁大人正缺纳凉消暑之物呢。想来各位姑娘自小锦衣玉食,皮子定养得极娇嫩,正好剥来做几张人皮扇面,再请宫中画师描上几笔,想来不错。三位公子习武长大,身强力健,抽脊背上的骨头打磨成上好的扇骨才配得上姑娘们做的扇面。”

闻言,冉家上上下下抖成筛子。毕竟都知道大越最好的扇子出自九千岁府邸,正由人皮人骨制成。

冉子岁不觉抖了一抖,毕竟自己站在这杀人不眨眼的大变态旁边。

吵闹的小鸡崽子们终于不叫了,姬婴很满意。“带回去吧。”

慵懒悦耳的声音缓缓而出,此刻却如一座座大山压在冉家人心上。

来时骑大马、坐华车,队伍绵长,风光无限。去时套上沉重脚链,抛头露面,一步一步走到东厂。

惩罚收监的告示已经昭告天下,平民看热闹的眼光、咒骂、嘲笑都在告诉他们:冉大将军府的一切荣耀都成为历史,现在的冉家就是个笑话。这比杀了他们更难以忍受。

不过一个时辰,功勋累累的簪缨世家就这样轰然覆灭。

城北长街的贵族府邸默契地紧闭大门,一律不许外出,严格避嫌。陛下多疑,谁也不想被连累。

德王妃听说自己儿子在长街与冉家有交谈,叫来责骂一顿后与德王正商量着备厚礼,明日进宫请皇后取消世子与冉四姑娘的婚约。

无论冉家子,还是下人,女性一律分到后院或洒扫或浣衣或摘菜,男性大多分去搬运的重活。三位冉家公子例外,去净身暗房照顾刚净身的小太监。

用玄公公的话来说,顶幸运的是岁岁这孩子,指去九千岁府里伺候九千岁大人啦。

夫人、姨娘、姑娘们换上粗布麻衣,忍受着被铁链磨破脚腕的疼痛洗衣、倒尿壶、刷马桶。半个月后仍未适应巨变,时常闹出些事来。

冉子姒与长姐冉子仙同被分去倒尿壶,也算得偿所愿。只是见长姐黑着一张脸,哪怕倒尿壶时举高了,尿液溅到脸上,也抿唇不语。

晓得长姐心里压着气呢,爹爹惨死,府邸败了,全家蒙冤沦为阶下囚,谁能不气?

可长姐憋在心里,什么都不说,迟早憋出病来。她可不想再失去最敬爱的长姐,只能说些话来,叫长姐消消气也好。

太监的尿极臭,冉子姒憋着鼻子道:“我们这样惨,那杀千刀的小蹄子不知在哪里享福哩,亏长姐您曾经对她这样好,真真糟蹋了您的好心。”

此时,东厂背后的九千岁行宫,“享福”的冉子岁正捧着十里长的白玉织锦浴巾,打了个喷嚏。层层鲛绡流光纱幔后,九千岁大人正沐浴。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