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手一出裤衩不保(白宇书致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鬼手一出裤衩不保)白宇书致风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鬼手一出裤衩不保)

以白宇书致风为主角的奇幻玄幻小说《鬼手一出裤衩不保》,是由网文大神“书致风”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白宇便和后山竹林中的小生灵们斗智斗勇起来。李老鬼曾悄悄来过几次偷看白宇,想一探究竟白宇葫芦里卖的啥药?当看到白宇半夜三更不是对着一头野牛说话,就是和乌龟赛跑。暗骂其煞笔玩意后乘风离开。时光如流水,一晃数月…

白宇书致风是《鬼手一出裤衩不保》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书致风”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白宇便和后山竹林中的小生灵们斗智斗勇起来。李老鬼曾悄悄来过几次偷看白宇,想一探究竟白宇葫芦里卖的啥药?当看到白宇半夜三更不是对着一头野牛说话,就是和乌龟赛跑。暗骂其煞笔玩意后乘风离开。时光如流水,一晃数月…

第二章鬼手初成整老鬼 试读章节

白宇白天挨揍,晚上便跑到后山竹林中偷偷练习鬼手。

小动物其实就是最佳的训练对象,因为它们的感知非常灵敏。

如何不被发现的从它们口中夺下食物,如何一脸懵逼的把它们移动到新的地方。

这都是白宇需要训练的。

白宇便和后山竹林中的小生灵们斗智斗勇起来。

李老鬼曾悄悄来过几次偷看白宇,想一探究竟白宇葫芦里卖的啥药?

当看到白宇半夜三更不是对着一头野牛说话,就是和乌龟赛跑。

暗骂其煞笔玩意后乘风离开。

时光如流水,一晃数月。

数月后,白宇鬼手越练越熟练和牛皮。

自己练着,也会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

这时的白宇,在施展鬼手功法下,可以做到没有一丝波动的从大蜘蛛网上,抢掉蜘蛛网住的猎物。

这让他不禁暗叫神奇。

于是白宇越玩越六。

偷换掉蚂蚁背着的食物,让其背着一块八二年的“奥利给”回家。

在母鸟喂幼鸟食物时,神不知鬼不觉的偷掉它们的食物。

让母鸟一脸懵逼的喂养半天喂球不饱。

就连将要破茧成蝶的虫子,白宇都能“拔苗助长”,让它们无法飞行。

随着练习玄阶鬼手功法的渐入佳境。

白宇能清晰的听见蚊子在耳边嗡嗡所传播的信号。

它是在说“你妹的,老子来咬你了,啦啦啦!”

这个发现让白宇更加激动不已。

以前他是不知道蚊子为什么不直接对自己下手,还要嗡嗡~,花里胡哨半天。

原来它是在嘲讽!

不久,随着玄阶鬼手功法的炉火纯青,白宇已经能听清楚一切小动物发出的声音。

小蚂蚁抱怨着自己搬了一个星期的食物居然都是白宇的“奥利给”。

鸟妈妈对鸟爸爸诉苦:“哦,亲爱的你可能不信,我每天拼命喂养孩子,可是它们却饿得要死不活,我都怀疑我生了怪胎。”

……

最后白宇觉得自己实在有点残忍,便把它们的食物都还给了它们。

有好几只大蜘蛛,已经好久没有吃到食物而领了盒饭。

这些蜘蛛,只要它们织的网,一旦网住了猎物。

白宇单身二十多年手速便展现得淋漓尽致,猎物瞬间就被白宇顺走了。

还有更离谱的是,后山小雨池中的蝌蚪见了白宇居然叫妈妈。

这让白宇无语至极,指了指旁边的癞蛤蟆说那才是你的妈妈。

过了一段时间。

白宇除了享受被李老鬼暴打的时间外,其它空余的时间便和小动物们打成了一片。

野牛看见白宇,就想和白宇拜把子,哞哞叫嚷着“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

白宇不予理会,因为玄阶鬼手功法中有看相篇。

白宇一眼就看出野牛印堂发黑,命不久矣。

“这老牛真TM黑,临死还想带上一个英俊潇洒的人类。”

果不其然,没有过几天,老野牛便被李老鬼宰了下酒菜。

白宇直呼卧槽无情!

白宇呆在山上十年,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求老鬼揍。

因此他不知道,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

其境界划分也和其他世界修行境界划分大为不同。

低阶境界为:沙雕境,老六境,装逼境。

中阶境界为:嚣张境,牛逼境,变态境。

高阶境界为:寂寞境,无敌境,以及传说中的神境。

灵气复苏,邪魔退避,正道大兴。

白宇穿越的这个地方叫奇域。

奇域修仙有上等宗门,中等宗门和下等宗门之分。

上等宗门为斗天宗,破宇宗,斩神宗,神女宗,五行宗。

中等宗门为牛皮宗,靓仔宗,装逼宗,长刀门,五五开门派,仙女门,无敌门。

下等宗门则不计其数!还有一些实力强劲却默默无闻的宗派,家族。

更有百年不出世的老怪物,比如在灵剑山默默培养人才的李老鬼这样的无敌巅峰境的人物。

李老鬼常常吹嘘自己说自己是无敌巅峰境,差一点点就可以达到传说中的神境,就可以左脚踩右脚和太阳肩并肩,白日飞升。

本来温文儒雅,沉默寡言的白宇被李老鬼虐了十年后,活脱脱变成了一个大沙雕,已经无法忍受李老鬼暴行的白宇决定反击。

可惜自己的鬼手还没有达到火候,只能忍气吞声。

所以没有办法,弱者没有发言权。

谁拳头硬谁说了算的世界,没有王法,没有法律。

就算现场来个直播把你绿了,你也只能听天由命。

有人拿着四十米大刀,行走江湖,遇到对手都很有礼貌的让对方先跑三十九米。

而有人只修身法,不讲武德,专职老六,神出鬼没打得你措手不及。

曾几何时,你是否有过那种感觉,明明别人打不过你,却被别人阴到死。

更有人整天吹牛皮天下无敌,却不斩妖除魔,躲在破山上天天就只知道揍人消遣。

没错,说的就是那个变态虐人狂,李老鬼。

清风卷浮云,苍穹如洗。

少年手执扫帚,一如往常,清扫着庭院落叶。

而李老鬼,却已悄无声息的站在白宇身后,邪笑着缓缓抬起手。

李老鬼正要一巴掌呼下去之时,只见白宇瞬间转过身。

“仙风道骨世无双,天下无敌皆寂寞,师父,你老人家今天好帅哇”少年白宇低头哈腰恭维道。

“马屁拍得不错,不过你小子还是要被揍,看拳!”李老鬼自恋的双手抱前,歪嘴一笑道。

接着李老鬼猛的出拳,速度之快,神鬼莫测。

瞬间就把白宇打得晕头转向,分不清了东南西北。

“不要打脸好不好?师父大大。”白宇抱头跪地哀求道。

“为师这是为你好,你个叼毛。”李老鬼说着大打出手,拳脚相向,丝毫没有一点同情之心。

不一会,一个少年被揍成了肥猪头,鼻青脸肿的倒在地上。

“啊,好多星星。”白宇傻笑着倒地不起。

随后李老鬼将双手往后一背,显出仙风道骨的模样,只见他鹤发童颜,一点不像喜欢揍人的变态狂。

他以45°角仰望天空。

一副十分忧伤的样子摇摇头道:“废材,废材呀。”

次日!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师父,今天的天气真好。”白宇鞠了九十多度躬,微笑着对李老鬼说道。

李老鬼看了一眼天空,悠悠的道:“嗯,不错,还整两句诗,不过天气好跟你被揍没有一丁点关系。”

李老鬼说着邪魅一笑,摩拳擦掌看着白宇。

白宇见势不妙,忙捂住脸叫道:“啊,师父不要打脸,也不要打屁屁,还没有消?”

“少林功夫好哇,吃我无敌金刚腿。”李老鬼说着,无数脚落在白宇身上。

噼里啪啦,只听见筋骨断裂的声音。

“少林功夫棒耶,再吃为师一记铁头功。”李老鬼说着横冲直撞。

“啊~”少年惨叫着倒飞出去,生死不明。

李老鬼摇摇头道: “十年了,整整十年了,我揍人都上瘾了,此子还是没有激活血脉,哎,又TM干废一个天才。”

又一日……

“徒不学,师之过哇”李老鬼实在觉得无聊,便玩起了新花样。

“还没有激活无敌血脉,还想上茅厕?开什么国际玩笑。”李老鬼说着,手掌搓出一个巨大的气泡球 ,贼笑着扔向茅厕。

下一秒轰隆一声巨响,茅厕被炸得四分五裂。

与此同时,白宇怪叫一声,慌忙提着裤子跑了出来。

“师父,我在上大号,你个大变态,轰炸茅厕干嘛?”

李老鬼看着落荒而逃的白宇,摇头感叹一声道:“反应能力倒是还可以,就是没有激活血脉,还是废物一个。哎哟头大!”

白宇瞬间无语至极。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宇忍无可忍,决定进行反攻。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玄阶功法接近大成了。

“士可杀不可辱,如今小爷我鬼手功法略有小成,就算被打,一定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白宇下定决心后,在一日清晨,大清八早的就找上了李老鬼门去。

“喂?师父在里面吗?师父,起床了,睡个毛呀睡?起来嗨,徒儿来讨打来了,你妹的,你个变态狂。来呀,来打我呀,我皮痒得很。”白宇不知何时准备的叫人神器,敲锣打鼓的喊道。

“大清早的你不睡觉,叫嚷什么”李老鬼怒气冲冲光着上半身从寝室冲了出来。

然后二话不说将白宇按在地上爆锤了一顿。

“大呼小叫,还要不要让为师睡觉了?花里胡哨。”李老鬼拍拍手一溜烟回到了屋内 ,重重把门关上。

白宇连爬带滚的狼狈回去。

直到半夜三更。

白宇又来到李老鬼房屋外,开始大呼小叫。

“师父,你醒醒,你个垃圾,天天就知道打人,你的床铺着火了,还睡这么沉?你个死猪。哎哟我去!”

“卧槽,你现在竟敢反过来捉弄为师了?”李老鬼明显被烫了一下,突然暴跳而起。

一气之下 ,又将白宇吊起来暴揍一顿,打得半死扔了出去,拍拍手骂骂咧咧道:“半夜三更不休息,活得不耐烦了?”

白宇再一次拖着半死不活的身体回到自己的房间。

白宇算是看明白了,这个变态狂无论如何都要暴揍自己,与其恭恭敬敬还被打,不如也让他也不得安宁。

第二天,白宇看见李老鬼慌慌张张的进入了茅厕,尾随其后,不打招呼的一大脚将门踹开道:“师父,徒弟又来讨打来了。”

“好臭好臭”白宇说时早已把两个鼻孔用棉花塞住,拿着一个大扇子,疯狂向李老鬼扇风。

这时,李老鬼急了,面露怒色的对着白宇道:“我说你个叼毛,为师在上大号,你能不能不要冲进来?”

“师父,是徒弟莽撞了,告辞!”白宇抱拳行礼,帮其关上了门并锁死。

不久,一股浓烟滚滚。

“这是什么味道?”李老鬼突然闻到一股烟火味。

“师父,快跑,卧槽,茅厕着火了”白宇边喊着边往火里浇油。

不一会, 李老鬼半提着裤子,灰头土脸的咳着跑了出来,头上还有草木灰。

“孽徒,有种别跑。”李老鬼边追边喊道。

“来追我呀,啦啦啦……你个老不死的变态。”白宇向其比了一个大大的中指,然后拼命跑。

本来一个温文儒雅的少年,遭受了十年惨无人道的暴揍,终于被揍成了一个大沙雕。

不久,一个少年被扒光了衣服按在地上。

与此同时,白宇也施展鬼手功法。

“鬼手一出,脱你一脸懵逼。”

李老鬼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明明是扒着白宇的衣服,可自己也被扒得只剩一条裤衩。

“师父,我可不是女人。师父,我没有那方面的嗜好,非礼呀!救命啊……”白宇欲哭无泪的喊道。

“找死”李老鬼气得不行,直接几大拳猛招呼在白宇脸上,少年不敌其沙包大的拳头,一下就晕了过去。

此后的日子,李老鬼开始倒霉起来。

一声贱贱的声音在李老鬼寝室外响起。

“师父,你的酒葫芦被毛贼偷了”

“师父,你的酒窖被人点了”

“师父,你晾在院子的裤衩突然着火了”

白宇时不时打扰李老鬼,李老鬼的东西也常常不翼而飞。

李老鬼欲哭无泪,气得火冒三丈,训斥道:“臭小子,我要杀了你。”

“师父,你的宝剑被人熔了,现在变成了一把菜刀。”白宇手中举着一把灰色的菜刀嘻嘻笑着说道。

“徒儿,我们化干戈为玉帛好不好,为师再也不打你了。”李老鬼的东西频频失踪,尤其是发现穿在自己身上的裤衩也不胫而走,这让他突然害怕了起来。

“师父,你的炼丹炉不翼而飞了”

“师父,你的房屋就在你出门不久,被毛贼点了,火势太大徒弟无能为力。”

“师父,你的情书被人偷换,你心爱的小师妹哭哭啼啼连夜跟别人跑了。”

白宇贼贼笑着,向李老鬼报告他的战绩。

李老鬼知道是白宇从中捣乱,但是没有证据呀。

“呜呜…,不玩了,我投降,徒弟,我投降,我求求你了!”李老鬼欲哭无泪,生无可恋的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白宇顿觉没劲。

数日后,李老鬼大改性情。

“徒弟,你真帅,你是我见过最靓的仔。”李老鬼见到白宇讨好道。

“马屁拍得不错,不过你仅剩的裤衩还是被人偷走,卧槽无情,以后你就挂空档行走江湖吧!”

李老鬼顿觉裤裆一凉,瞬间有一种蛋疼的感觉。

“好徒儿,今天天气真好”李老鬼笑嘻嘻的对着白宇说道。

“嗯,天气是不错,不过你的仙丹都被妖怪偷吃了,你还有心情欣赏美景?”

“啊~我的仙丹。”李老鬼叫着一溜烟跑去炼丹房,可是连丹炉都不知道所踪,更别说什么仙丹了。

李老鬼不管把东西藏在什么地方,都会被白宇偷偷偷去,而且是神不知,鬼不觉,这让李老鬼非常无奈。

李老鬼哀求过白宇,但是曾经他也没有给白宇机会,现在白宇也没有给他丝毫机会,师徒二人就这样互相伤害。

李老鬼索性将所有东西变卖,换成了灵石藏在储物戒指。

李老鬼长舒一口气,如释重负。“这回,看你个孽徒还能偷什么东西。这回轮到我再次揍你了,哎呀,好久没有揍人了,想想就激动呐。”

“师父,师父……”白宇急匆匆的赶来。

“怎么了,为师的什么东西又被偷了吗?”李老鬼一脸严肃。

“师父,你没有丢东西?我怎么感觉你身上的东西少了点什么。”白宇说着一脸坏笑的上下打量着李老鬼。

李老鬼被吓得失魂落魄,然后一个瞬移冲进房间,检测起身体来。

白宇大叫一声“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李老鬼检测了一遍,尤其是重要部位,长舒一口气。

“老和尚ok”

“两位蛋总也no problem”

“你个孽徒,今日不扒了你的皮,我就不叫李老鬼。”

白宇不敢待在山上,直接往山下跑去,突然脑瓜一阵剧烈疼痛。

一道声音凭空响起!

“苦等十年系统,今日恭喜宿主大大绑定最强系统,本系统叫《最强装逼系统》只有检测到有人装逼就变强,现在开始检测宿主身体。”

[宿主:白宇]

[体质:抗揍型(8分优良)]

[功法:一、鬼手(满分,道阶功法,所向无敌)已修炼到玄阶大成,接近圆满。]

[二、吹牛皮就能短暂变强(未激活)]

[智力:老六型,沙雕(6分,勉勉强强)]

[灵体:万中无一无敌血脉(未激活,具体血脉未知)]

[第一次激活系统,装逼一次,无敌一天功能开启几率百分百。]

[开启条件:随便装逼。]

“我终于可以报仇雪恨了,李老鬼,这回你要想怎么死?”

白宇没有继续逃跑,直接回头,大摇大摆的原路返回。

“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白宇兴奋得直接高哼了两句。

李老鬼见白宇回来,心里不禁乐开了花,像看一个沙雕一样看着他。

“回来就好,让为师好好的疼疼你。”李老鬼对着自己沙包大的拳头吹了吹气,一脸坏笑的看着白宇,还特意向其眨了眨眼。

[姓名:李老鬼]

[性别:男]

[境界:无敌]

[功法:]

“李老鬼,我已经天下无敌,你能奈我何?信不信我一口气,就把你吹到山下的寡妇村?”白宇眉目上挑,拽眯日眼的说道。

“哎哟,是不是几天不被揍,你浑身难受?怀念起那些被揍的岁月?”李老鬼像看一个沙雕的看着白宇说道。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白宇说着给李老鬼一个响屁,还顺便向李老鬼比了两个大中指!

[恭喜宿主激活无敌功能,锁定目标李老鬼。]

“卧槽,好臭好臭,”李老鬼说着运起星辰练体诀,直接向白宇走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白宇最近太沙雕,一本正经的李老鬼也有些被传染的迹象。

“来,好徒儿,往为师脑壳上重重一击,越大力越好。”

“啊打!”白宇跳起来一大拳砸了下去。………

[叮,无视目标防御,攻击成功。]

下一秒,李老鬼脑壳迅速隆起一个大脑包!

“哇~好疼好疼。”李老鬼疼得直抓头,泪流满面。

“哎哟卧槽,师傅你流泪了?哈哈”白宇狂笑着道。

“徒弟,你莫非绑定了你所说的无敌系统?”李老鬼连忙问道,不然他怎么也想不通白宇是怎么破开自己无敌霸体练体诀的防御的?

“你说呢?我的好师父”白宇搓搓手一脸坏笑的看着他。

李老鬼想施展法力,但是奈何似乎被某种神力锁定,暗叫不妙。

“徒弟,不要打脸好不好,为师已经失恋了,不能再毁了绝世容颜。”

“哈哈,看拳头”白宇挥舞着拳头,一大拳头就遮住了李老鬼的视线。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