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终将成魔(花逸凡苏墨阳)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花逸凡苏墨阳)爱你终将成魔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花逸凡苏墨阳)

小说《爱你终将成魔》,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花逸凡苏墨阳,是著名作者“梵爷”打造的,故事梗概:离开蓬莱前,枫喆偷偷塞给她一个锦盒,告诉她若是实在逃避不了下凡历练的命运,就吞下里面的神丹,能保佑她顺利度过天劫。还千叮咛万嘱咐她,一定要在进入轮回道的最后一刻吞下去。锦寒玉看向这装神丹锦盒流光溢彩竟然是万古玄冰所制,不是上古奇珍可是没有这待遇的。这盒子的灵气就够一般的散仙修炼个百年了,她只觉得自己…

花逸凡苏墨阳是古代言情小说《爱你终将成魔》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梵爷”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离开蓬莱前,枫喆偷偷塞给她一个锦盒,告诉她若是实在逃避不了下凡历练的命运,就吞下里面的神丹,能保佑她顺利度过天劫。还千叮咛万嘱咐她,一定要在进入轮回道的最后一刻吞下去。锦寒玉看向这装神丹锦盒流光溢彩竟然是万古玄冰所制,不是上古奇珍可是没有这待遇的。这盒子的灵气就够一般的散仙修炼个百年了,她只觉得自己…

第2章 天机老人贪酒误大事 试读章节

看着锦寒玉每天悠哉的呆在蓬莱,可她内心也多少有些忐忑不安。

虽说目无天规上千年,可这衍古帝君发了话,天尊也下了旨意的事,她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自己躲不过。

可抱着躲得了一时,就躲一时的鸵鸟心态,总归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果然,也就小半月的功夫,她就被自己的母上大人亲自抓回了九重天,并且关押在星斗阁中,想逃出去估计是难了。

离开蓬莱前,枫喆偷偷塞给她一个锦盒,告诉她若是实在逃避不了下凡历练的命运,就吞下里面的神丹,能保佑她顺利度过天劫。

还千叮咛万嘱咐她,一定要在进入轮回道的最后一刻吞下去。

锦寒玉看向这装神丹锦盒流光溢彩竟然是万古玄冰所制,不是上古奇珍可是没有这待遇的。

这盒子的灵气就够一般的散仙修炼个百年了,她只觉得自己空活了上千年啊,这等宝物以往只是听过传闻,不想竟真的有啊。

她心中不禁暗暗羡慕,这蓬莱不愧是九重天之内最为灵秀之地,宝贝真是多不胜数啊,不过这神丹到底有何妙用,可惜锦寒玉还没来得及问就被带走了。

星斗阁乃是紫微星辰封印之力最旺盛之地,此处任何仙家的法力都会被最大强度的削弱,像锦寒玉这种未达到神门级的仙子,估计在这里一分法力也用不出来。

“母上,父君,你们好狠的心呀。”锦寒玉大呼小叫一阵子,看没人理会她也消停了。

自己也反思自己是否做的过分了,否则父君那么疼爱自己,这两天竟然对她不闻不问的。

不过反思归反思,折腾还是必不可少的。

她的乾坤袋那可是上古神物,这星斗阁可是约束不得。

她拿出一张传音的纸蝶,在内密封了传递的信息,然后纸蝶便扑扇着翅膀飞走了。

玉面神君正在自己的摘星阁摆弄刚弄来的宝贝,突然发现一只纸蝶缓缓飞来,但是被结界挡在外面,正在奋力挣扎着,纸蝶上传来熟悉的气息。

玉面神君轻笑一声暗道:“这丫头估计这会儿闹腾的不轻,不过这摊子事本神君是爱莫能助了。”

玉面神君抬手拂过窗棂处,那纸蝶便落入其手掌处,随后化作清脆的女子声音:“天界第一大帅哥,救我救我,我被困在星斗阁了,你要是能放我出去,乾坤袋就是你的了。”

简单明了,直中要害。

玉面神君不禁苦笑两声,自己这万年神君竟然被一个小丫头拿捏了,偏偏这个诱惑自己无法拒绝。

这乾坤袋自己可是垂涎许久了,要是有了这个宝贝,他的那些个宝贝就能随身带着,想想就很开心。

可是……,据说这次天尊可是把转世的时辰都订好了,就在明日的卯时三刻,万一出了差错就不好了。

可又一想,这只是帮她脱离星斗阁,又不是逃避旨意,误了时辰也不是他的过错,何况这买卖合算的很,于是瞬间移动到了紫微星君的府邸。

紫薇星君府邸的仙侍卫、仙婢对玉面神君那都是再熟悉不过了,小仙婢见玉面神君来了,个个都欢喜万分,外加无限娇羞。

毕竟这玉面神君号称天界第一美男子,这名头虽然是他自个册封的,有那么些自恋的成分,但是也绝对说得上是玉树临风,翩翩公子了。

玉面神君平日对这些仙侍仙婢都非常的“亲近”,又是个随性之人,所以每次来也无须通报,于是很是顺利的到达了星斗阁。

锦寒玉被耀眼的光芒晃了下眼,不过心中立即欢喜起来,这天界谁会闲来无事,把珠光宝气的东西都往自己身上挂呀,玉面神君无疑呀。

“啧啧,你说你一个万年的大神,干嘛把自己打扮的跟只花孔雀一样。”锦寒玉此刻还不忘调侃一下玉面神君。

“拿我和那群家伙比,小家伙,你是不是不想不出来了?”玉面神君没好气的说道。

“我错了,我错了。”锦寒玉赶忙认错,诚意十足的拿出乾坤袋。

她倒出其中的物件来,其实这乾坤袋跟着她还真是屈才了,这口袋里竟是些瓜果梨桃和一些小物件,看得玉面神君一阵无语,直到锦寒玉倒出了枫喆给她的那个锦盒。

这锦盒散发出来的光彩竟然让玉面神君身上的一些宝物都黯然失色,整个星斗阁被它照耀的熠熠生辉。

玉面神君啼笑皆非的看向锦寒玉:“小丫头,你这是又从哪弄来这么个大宝贝,这玄冰盒应该是万古寒冰所制,想来是为了保住里面宝物的灵气不散,而此物流光溢彩,又散发着浓郁的药灵之气,想来是枚神丹吧。”

锦寒玉赞叹道:“神君果然好眼力,就是枚神丹,只是还不知道具体有什么功效。”

“本神君帮你瞧瞧。”玉面神君不客气的把锦盒拿在手中,这万古寒玉制成的盒子虽然稀有,但是对于他而言却并不稀奇。

可是当他看到里面的神丹却也错愕不已:“竟然是神识丹。”

锦寒玉这是第二次在他脸上看到这个神情,第一次当然就是乾坤袋了,那么…..

锦寒玉大喜:“神君,这神识丹是个什么东西啊?有什么用啊?”

玉面神君点点头:“确是个好东西,只是对于我来说却无大用了,对于你嘛~!你不知道最好,就别问了。”

玉面神君看着锦寒玉反问道:“这神丹你是从何处来的?”

锦寒玉见对方卖关子很是不满的拿回了锦盒,撇撇嘴道:“你不告诉我这神丹有什么用,我也不告诉你它是哪来的。”

说着把乾坤袋往他手中一扔,顺利的出了星斗阁。

玉面神君神念传音给锦寒玉:丫头,你可要记得,这神识丹务必藏好,别再让其他仙家看去,如要服用,要等到你转世前最后一刻才好。

锦寒玉步伐顿了一顿,心中不禁纳闷,怎么玉面神君也这般小心叮嘱她要在最后时刻吞下神识丹呢?

虽然她很想知道这个神识丹具体有什么作用,但是对于这个自恋君她还是明白的,他不说的东西自然有不说的道理,问了也是白问的。

她现在又很赶时间呀,樊星告诉她,天尊已经下了旨,明日的卯时她就要下凡转世去了。

她也知道自己是无力回天,但是也不能坐以待毙,她要去天机府一趟,他要看看天机老仙到底给她安排了一个怎样的人生。

樊星仙子迟迟赶来,错愕不已:“天啊,你还真逃出来了,你是怎么出来的。”

锦寒玉也没过多解释,只是急急问道:“神仙醉,千年的神仙醉有没有拿到啊?”

樊星仙子拍拍自己的仙囊,笑道:“放心吧,岚羽仙子上次输给了你,你没要她的御灵仙衣,她开心还来不及。”

锦寒玉笑道:“岚羽还真是有办法啊,这千年神仙醉也弄的来,看来我是找对人了。”

樊星仙子道:“那是,九重天谁人不知岚羽仙子爱慕谛烁殿下,帮你不就是帮她自己嘛!”

两个仙子一溜烟来到天机老仙的天机阁,这里可不比其他地方,天界的天兵天将重兵把守着,锦寒玉想见天机老仙那是要先通报的。

好在这锦寒玉平时没事到处跑,和天机老仙还算有几分交情。

最主要的是这天机老仙是枫喆的舅公,锦寒玉曾经和枫喆还来拜会过几次,天机老人总不会闭门不见才是。

果然,天机阁的大门缓缓打开了。

巨大的银色玄铁门,里面可是关系着天下众生的命运,所以此地的把守重之又重。

锦寒玉与紫樊星跟着一队天将缓缓向天机阁内部走去。

锦寒玉心中雀跃不已,来得可真是时候,天机老仙竟然正在天机阁的内部勘察,那里可正是她要去的地方,原本还在发愁如何进去,哪想这么顺利。

天机老仙的长胡须已经拖地一米长了,好在仙界处处洁如明镜,那胡子白的有些发亮,最尾部被梳成了个大辫子,还打上了一个银色的结。

天机老人此刻正飘在高大的天机台上一本本查看着,这一本本的往生录便是凡间之人被记载的命运。

“阁主,两位仙子到了。”领头的天将尽责的汇报道。

天机老仙这才飘落下来,很是严肃的说到:”丫头,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今儿是干什么来了,明白告诉你,不可能,快回去吧。”

锦寒玉却走过去热情的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老仙,玉儿都想死你了,您老也是知道了吧,玉儿马上要下凡历劫了,哎,这不是舍不得您老来看看嘛,怎么这才见面就赶我走啊。”

天机老仙一吹他的长胡子:“你这甜言蜜语,还是留给我家小枫儿说吧,老仙我这个年纪是听不得了….。”

突然老仙的鼻子不自觉的动了动,原本半阖着的双眼也猛然睁开了:“这…..这是神仙醉的香味呀,小丫头,是不是带了好东西呀,带了还不快拿出来。”

“那是,那是,来看您老人家总不能空手而来呀。”锦寒玉忙从仙囊中掏出一瓶神仙醉来,拉着老仙坐了下来。

老仙正整理往生册整理得无比烦闷,看到自己得至爱自然要喝上一口,一口下肚后不禁赞道:“竟然是千年陈酿,难得,难得,啊呀,这恐怕是要有一百年没喝上了。”说着一口气就把剩余的酒都下了肚。

这千年的神仙醉啊,香郁浓烈自然不必说,可是它也上头啊,不过老仙也是有思量的,这一瓶神仙醉他还是应付得来得。

哪知锦寒玉这丫头竟然从仙囊中又取出了一瓶来,老仙得酒虫被勾了出来,哪肯轻易退去,吧唧吧唧嘴,那余味悠长啊。

他嘿嘿笑道:“你个丫头有心了,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又迫不及待得打开这一瓶,咕嘟咕嘟得就下了肚去。

“太美了,太美了,这要是让我老仙每天泡在这神仙醉中我就是退去这一身仙骨也是甘愿啊。”

老仙正沉浸在这百花酿的美好之中,哪知瓶子里的酒又见底了,老仙不禁扶了扶有些发昏的脑袋道:“哎呀,怎么这么快就没了,这美好永远如此短暂啊。”

锦寒玉见时机差不多了,忙走过去扶住老仙,笑嘻嘻的问道:“老仙,你这天天管理天机阁可真是够累够忙的呀。”

老仙道:“谁说不是呢,老仙我上千年守在此处,满脑子都是天机阁这些个闹心事,偏偏你们这些小辈,一个个自由散漫惯了,说让你们接手天机阁,却一个也不肯来,哎,下界的散仙我又信不过,真是…….“

老仙有了些醉意,牢骚也多了起来。

锦寒玉与樊星仙子对望了一眼,时机到了。

“老仙,玉儿一直有个问题想不明白,这下界的凡人,少说千万,多则万万,这天机阁怎么可能把他们的命运都记录在册的呢?”

老仙指了指锦寒玉,笑道:“你个丫头,终于步入正题了是吧,哼,告诉你个丫头也没关系。”

“他们这些凡人的命运自然不会有人去专门撰写,而是根据他们出生的时候,天上各大星宿排列的方位自动生成的,排列的方位不同,散发的神力也就不同,他们在出生落地的那一刻接引的神力自然也就不同,这就造就了他们各自不同的性格与特点,而他们出生在何地何处,则是他们的夙缘了,早在三生石上就注定好了,这下子明白了。”

锦寒玉瞪大了一双美目,诧异道:“就这样?那不是说这些凡人的命运并没有被完全注定在册,还有转变的余地。”

老仙叹气道:“这有什么奇怪的,谁告诉你凡人的命运就是注定好的,如果那样,老仙我也不用每天焦头烂额的管理着这些凡人的往生录了。不过,他们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嘿嘿…..。”

老仙没有再说下去,而是砸吧砸吧嘴,然后慢悠悠道:“老仙我今儿也和你这丫头说不少了,你的酒我也喝了,你快点回去吧。”

天机老仙说完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哎,老仙我要去眯一会儿了。”

锦寒玉忙拉住老仙,眨眨灵动的大眼睛笑道:“您老别急着走啊,玉儿差点忘了,这仙囊中还剩一瓶神仙醉呢,您老要不要再来一壶?”

天机老人一听立即停住了身影,抬手就往樊星仙子的随身仙囊摸去。

却被锦寒玉抢先拿到了手中:“老仙,你也知道我带来的可是千年的神仙醉,整个九重天也难找出几瓶来的,这可是我最后一瓶了,原本是打算拿回去孝敬我父君的,看您老这么喜欢……。”

天机老人摸着自己的长胡子撇了撇嘴:“哼,就知道你丫头没这么好心,有什么条件就说吧。”

锦寒玉这下也不再转弯抹角,直接说到:“老仙,我就想看看我下到凡间的往生录,您看方便不方便啊。”

天机老人的眼珠子转了又转,一时拿不定主意。

按道理讲,这往生录并不算什么机密,九重天的仙家是有权限查看的,只是没有修改的权限,可是现在锦寒玉的身份有些尴尬,她要查看的是自己的往生录,这……,

“哎呀,这规定是什么来着,我这脑子怎么突然就不会转了呢?你等等,让老仙我想想…..”老仙的醉意越来越浓,摇头晃脑了半天也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锦寒玉撒娇道:“老仙,您就别想了,我就看一眼,这天机阁能不能看还不是您老说了算啊,你想想我转世成了凡人,那肯定是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看了也没有任何关系的,对吧,哪有什么不能看的道理嘛。”

老仙忙摆手:“不行不行,那东南角的往生录可非比寻常凡人的往生录,出一点差错那都不是小事,你们这些小神仙,没事就喜欢下凡游玩一圈,可哪知道作为凡人,那可是七情六欲红尘中练心啊,稍有差池就会产生执念和心魔,我老仙可不能掉以轻心。”

“啊?是吗?这么严重啊,……。”锦寒玉重重叹了口气,有些失落道:“那好吧,我也不为难老仙了才是,不过还是感谢老仙您告诉了我这么多,这最后一瓶神仙醉送给您老了。”

老仙接过这最后一瓶神仙醉,这醉人的酒香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