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青山全文(应如是许青山)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应如是许青山)与青山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与青山)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与青山》,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应如是许青山,故事精彩剧情为:“许青山他们宿舍的同学应该都在周围。”林意萌盯着桌上的蛋糕,咽了咽口水,“这个视频能看出来,偷拍的人应该在你们左后方,让他们帮着想一想那个位置的都有哪些人,应该不难查。”“对哦,萌砸,你好聪明!”应如是也盯着蛋糕。苏阮自然也注意到了,哭笑不得的看向她们:“切蛋糕吧,再不切等会儿被你俩的口水淹了…

《与青山》是由作者“雾于山涧起”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许青山他们宿舍的同学应该都在周围。”林意萌盯着桌上的蛋糕,咽了咽口水,“这个视频能看出来,偷拍的人应该在你们左后方,让他们帮着想一想那个位置的都有哪些人,应该不难查。”“对哦,萌砸,你好聪明!”应如是也盯着蛋糕。苏阮自然也注意到了,哭笑不得的看向她们:“切蛋糕吧,再不切等会儿被你俩的口水淹了…

第9章 堂姐皎皎 试读章节

“不想了,要是还有类似的评论咱们就报警。”应如是坐到自己的床上,“偷拍视频的人也是下头。

没经过别人同意就私自上传,这算侵犯你们的隐私权和肖像权了吧?”

陆熙补充:“有人造谣,应该还要加一条名誉权。”

“真讨厌那种人,”应如是皱眉。

“许青山他们宿舍的同学应该都在周围。”林意萌盯着桌上的蛋糕,咽了咽口水,“这个视频能看出来,偷拍的人应该在你们左后方,让他们帮着想一想那个位置的都有哪些人,应该不难查。”

“对哦,萌砸,你好聪明!”应如是也盯着蛋糕。

苏阮自然也注意到了,哭笑不得的看向她们:“切蛋糕吧,再不切等会儿被你俩的口水淹了。”

“呜呜呜,酥酥你真好呀。”

“不怕胖了?”陆熙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林意萌最近在减肥,好几天没吃甜食了:“胖就胖吧,胖死都不怕了。你们是不知道,这几天我嘴巴里快淡出鸟了,恨不得见人就啃!”

“震惊,女大学生化身丧尸啃咬同学,竟是因为减肥!”

“很好,明天来我们hh震惊部上班。”

苏阮忙着晾衣服,让她们闲着的几人先切。

“不好吧酥酥,毕竟是你对象准备的,我们觉得还是你来切的好。”应如是和林意萌握着塑料刀比划半天,还是没能下得去手。

“那好吧,”苏阮擦干净手上的水渍。

“我要那朵小玫瑰!”林意萌端着盘子,和应如是排排坐。

“我也要!”

“别急,乖宝们,都有。”

“呜呜呜。”

“嗯?”苏阮切到一半,发现蛋糕底层是中空的,用硬巧隔着,里面有一个粉色的小盒子。

“哇去!”吃糕现场的两人第一时间注意到了,“什么东西什么东西?是戒指吗?”

“酥酥,打开看看!”

闻声,双胞胎也凑了过来,江雨正好吃完头发,进宿舍便见几人都围坐在一起:“什么情况?”

“小雨,我们正在为别人的爱情落泪!”林意萌转身给她解释,“章景琛那家伙给酥酥送了一串a家的紫水晶手链!就是那个得凭身份证购买定制、并且每样饰品只能购买一次的a家。”

“哇!是嘛?”江雨放好吹风机,也和她们坐到一起,“酥酥,带上看看呗,”

“对呀对呀。”

对于章景琛送这么贵重的礼物,苏阮也有些吃惊。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她把手链从盒子里取出,珍重地戴到左手手腕上。

十八颗紫色水晶珠子点缀着金色小蝴蝶,中间用直径一毫米的透明水晶小球隔开。

“好好看呀!”应如是感叹。

“别人的爱情就是美好啊,”林意萌附和,“想当初老娘早恋,那二臂给我送了一整套五三!”

“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每天监督我写,从那之后,我对那个有着美人皮的恶魔留下了心理阴影。”

“你前男友啊?”

“嗯。”林意萌有些无精打采,“吃蛋糕吃蛋糕。”

“吃吧吃吧。”苏阮的注意力还在手链上,小蝴蝶的翅膀一边刻着她名字的缩写,另一边刻着章景琛的。

“哎,佳佳呢?”林意萌刚把蛋糕分好,准备递给杨佳佳,结果发现对方不在床上。

“开会去了吧,”陆雅若有所思,“学生会事情挺多的,好像这几天都在开会。”

“是吗?那就给她放在书桌上吧。”

……

宿舍楼每天十二点准时断电,杨佳佳回宿舍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了。

“佳佳,蛋糕在你的书桌上。洗完澡记得吃哦,水果巧克力的,可好吃了!”林意萌和她是上下铺,贴心的提醒道。

“知道啦!”

“……”

等她洗完澡出来已经断电了,宿舍里一片黑暗。周五只有早八的一节课,大家都拉着床帘各玩各的。

杨佳佳一边擦头发,一边朝自己的床走去。

拉开床帘,甜香的奶油味、水果味扑面而来。她摸索着打开台灯,一块精致可口的蛋糕摆在书桌正中央。

她动了动嘴角,抽出几张纸巾,用纸巾垫着蛋糕抓起,然后拿上吹风机走出了寝室.

陆熙准备上个厕所然后睡觉,正好看到床帘中透出的那一幕,她有些疑惑,杨佳佳不是和大家关系都挺好的吗?

于是,她给陆雅发了条消息。

“别管她们的闲事。”陆雅回复。

因为腿伤,第二天早上应如是和苏阮比平时早起了些。虽然辅导员说迟到一点没关系,但她俩还是觉得,迟到被注视会很尴尬。

到楼下的时候,就看到了应如是的堂姐应皎皎:“元元。”

“姐!”应如是惊喜地看着应皎皎,“你怎么来了?”

任皎皎朝她俩笑了笑,把手里的早点递到两人手上。

“谢谢姐姐。”苏阮乖巧道谢。

“不用客气。”任皎皎摆摆手,“舅妈给我打电话,说你摔伤了。

她和舅舅太忙,没法子过来,让我来看看你。”

“哎呀,他俩总是麻烦你!”应如是嗔怪。

“我们是亲姐妹啊,你这么说可就见外了。”任皎皎佯怒,“不过这次我可不仅仅只是为了来看你。

“你还要去看别人吗?”

“不是,”任皎皎和苏阮一左一右搀扶着应如是朝教学楼走,“我要毕业了,可能会到你们学校上班哦!”

“真的吗?”

“嗯,等会儿要去面试。”

“那你要加油哦。”

“知道啦,”任皎皎轻笑,“你怎么摔的?是这位小同学陪你去医院的吗?”

“下楼的时候不知道被谁推了一下,”她又补充,“姐,你别告诉我爸妈,不然他俩又要瞎紧张。”

“是谁推的?”

“不知道,应该是不小心的,没事啦。”

任皎皎心里有些不舒服,就算是不小心也应该道个歉啊,自家妹妹伤得这么重,结果连是谁推的都不知道。

“姐姐,抱歉啊,昨天我没有和小柿子一起去医院,是一个其他班的男生帮忙送的。”苏阮心底一惊,愧疚又羞愧,昨天自己应该陪着一起去医院才对的。

“哎呀,又不严重,许青山确实比你力气大嘛。”应如是宽慰,“再说了,你不是还要给我讲课的嘛。”

“你这小丫头道什么歉呀,”任皎皎哑然失笑,“不过许青山是谁?”

“就是一个一起军训的同学。”应如是抢答,她怕苏阮又说什么“天造地设”之类的话。

“看起来你们还挺有缘,名字有关联就算了,军训还能分到一起。”

“确实。”苏阮十分赞同地点点头。

还好周五的课只在一楼上,她们到的时候教室里空无一人,任皎皎把她们送到教室就离开了。

“小柿子,你姐姐好温柔呀。”苏阮被任皎皎征服了。

“嗯!皎皎姐姐人特别好,小时候我挨骂了都是她哄着我呢。”

“而且好好看呀,笑起来眼睛像月牙一样,她还有小酒窝。”

“皎皎姐皮肤也很好,你发现没?”

“发现了,羊脂玉一样!”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她都不怎么用护肤品,全靠天生丽质。”

“跟她的名字一样,皎皎。”

应如是想起自己小时候的糗事:“我小时候以为,她的‘皎皎’是饺子的饺,那时候总喊她饺子姐姐。”

“哈哈哈哈,你好呆哦。”

“后来,跟我说,她跟我说,月亮在发光,可以用月光皎皎描述,姐姐的皎皎是月光的皎皎,不是饺子的饺。”

“后来你就记住了?”

“怎么可能啊,那时候我才三四岁,知道什么‘月光皎皎’,是因为皎皎姐姐到外地上学了,再后来,我也上学了,自然就知道了。”

“也是,小孩子懂什么。”

“你姐姐学什么的呀?”

“她大学学的历史吧,考上研究生后不知道又修了什么。”

“哇,她要是留校做老师多好呀!”

“我也想留校,做男生宿舍的宿管,”应如是觉得单是想想,口水就流下来了,“对了,你怎么想清楚了?”

苏阮知道她说的是自己和章景琛在一起的事情:“你不是说了嘛,人生苦短。”

“早这样多好。”应如是像个老妈子。

“那你和许青山呢?”

应如是瞬间满脸通红:“我们……又没什么。”

“哼。”苏阮笑着挠她的脖子,“许青山可是上了新生颜值排行榜前三的,我劝你也早点下手。”

“下什么手?”应如是也动手去挠她。

桌山的手机震了震,苏阮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机电一班——许青山”,了然一笑,调侃道:“你说下什么手?”

“哼,你这个坏丫头!迟早把你卖了。”

“我好怕怕哟~”,苏阮给她理了理围脖,“赶紧回吧,章景琛作为男朋友,表白后连早安都没给我这个女朋友发,你的‘普通朋友’许青山倒是挺积极。

看来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得到后就不珍惜了。”

“你好像个怨妇,”应如是拿起手机,一边回消息一边充当情感导师,“还没得到呢,怎么可能不珍惜?”

苏阮听明白了她的话中之意:“好你个软柿子,居然跟我开车?!”

“哎呀哎呀,没有了啦。谁不知道你们家章景琛对你跟护眼珠子似的,怎么可能不珍惜。”

“哼。”

“许青山说你家章景琛昨晚太激动,失眠了。”应如是把手机递到苏阮面前。

上面是两人的聊天记录。

“早上好呀!腿还疼吗?”

“早上好,没那么疼了。”

“起这么早,你们有早课吗?”

“对呀,你们没有?”

“没有。”

“那你为什么还起这么早?”

“害,别提了。前半夜大家都在收拾李正前,要他搬出去。

后半夜的时候,章景琛那个老狗失眠,拉着我聊天,快天亮了他才睡着,结果我失眠了。”

“哈哈哈,那你快睡吧。”

“好,你需要帮忙就给我打电话,要去哪我可以背你。”

“我又不是小孩子,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

“你可以照顾自己,但是我乐于助人。”

“嘁,快睡吧。”

“嗯,好。”

应如是挑眉:“放心了吧?”

“哼。”

这堂课是职业规划,老师让她们思考一下自己未来想要做什么、会做些什么来达到自己预定的目标。

“可以讨论,没想好的同学想一下未来四年的学习规划也行,实在不行就这一学期的。”老师倒也洒脱,安排好学习任务就坐在讲台的椅子上发呆。

“你说老师是不是也没睡醒?”苏阮和应如是照常坐在第二排的位置上。

应如是点点头:“大概吧,黑眼圈好严重哦,大熊猫似的。”

不怪她俩,实在是任课老师皮肤生的白皙,人又有点富贵相。在那张白白胖胖的脸上,黑眼圈真的藏不住。

“如果不是除了黑眼圈太明显之外没什么其他症状,别人肯定会觉得他是吸了。”

“你好坏啊。”

“终于周末了!”林意萌伸了个懒腰,把课本一卷,塞进用来配小裙子的爱心包包里,“走吧姐妹们,咱们去八食堂嗦粉!”

应如是叹气:“我就不去了,得忌口。”

“我也不去啦,上课之前吃过早点,现在还不饿。

你们去吧。”苏阮道,“我陪小柿子回宿舍。”

“辛苦了,小柿子同志。”林意萌同情地拍拍应如是的脑袋,“想吃点什么跟姐说,姐给你们带啊。”

“知道啦。”

外面走廊里挤满了准备回宿舍补觉的、赶着去其他楼的、来她们教室上课的同学,苏阮扶着应如是站在走廊尽头的窗边:“咱们等会儿再走,我怕谁又不小心给你来一脚。”

“行。”

林意萌她们正好从窗外经过,顿时戏精附身:“柿砸、阮砸,好好改造,过几年大家来接你们出狱!”

路过的同学愕然地看着她们,林意萌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发出震天动地的笑声。

“滚蛋啊!”应如是捂脸。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觉得我们走一起,都不怕丢人了。”江雨捂着肚子笑个不停。

“聚是在一起重拳出击,散开就唯唯诺诺。”

“聚在一起让社会恐惧,分散就各做各的社恐小孩。”

“不行了,你们可能没注意到刚刚那个穿粉色鞋子的男生,他被吓一跳,正好被我看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别笑了好吗?我觉得我腹肌都笑出来了。”

双胞胎默默离她们三个远了一点,不想被别人知道她们和这群二傻子认识。

要知道她们在社团的人设可是高冷拽姐,这要是被社团其他成员看到了,那人设不就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