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恩遇仙记(林平频王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林平频王志)杨恩遇仙记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杨恩遇仙记)

书名叫做《杨恩遇仙记》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安顿”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林平频王志,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贾宝玉、林黛玉商议,今天去长安城最繁华的朱雀大街打探。朱雀大街方方正正,街面好宽,道路两侧多植树,清池溪水,园林楼阁,应季花朵争相开着,整条街都飘着香。这里是南北通衢的好地方,街上整日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商铺茶馆酒楼戏院比肩云集,五更开市,夜半歇市,有些店铺还通宵营业。艺人商贾达官贵人,八方豪杰天下英…

古代言情《杨恩遇仙记》,讲述主角林平频王志的爱恨纠葛,作者“安顿”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贾宝玉、林黛玉商议,今天去长安城最繁华的朱雀大街打探。朱雀大街方方正正,街面好宽,道路两侧多植树,清池溪水,园林楼阁,应季花朵争相开着,整条街都飘着香。这里是南北通衢的好地方,街上整日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商铺茶馆酒楼戏院比肩云集,五更开市,夜半歇市,有些店铺还通宵营业。艺人商贾达官贵人,八方豪杰天下英…

第3章 立下雄心万丈志 迈进安生立命门 试读章节

第三章

立下雄心万丈志 迈进安生立命门

次日,四人粗布素面分组分工,去京城大街寻找开办钱庄的场地。

寻寻找找几日,场地还是没着落。

贾宝玉、林黛玉一组,天天一起,卿卿我我你浓我浓,甜蜜得像做梦。贾宝玉时刻紧拉着林黛玉的手,生怕失去了他的林妹妹。

贾宝玉、林黛玉商议,今天去长安城最繁华的朱雀大街打探。

朱雀大街方方正正,街面好宽,道路两侧多植树,清池溪水,园林楼阁,应季花朵争相开着,整条街都飘着香。

这里是南北通衢的好地方,街上整日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商铺茶馆酒楼戏院比肩云集,五更开市,夜半歇市,有些店铺还通宵营业。艺人商贾达官贵人,八方豪杰天下英才云集汇聚一起,来来往往川流不息。从丝绸之路过来的各国各地商人,驾驭着浩浩荡荡装滿财物的马车,停落在长安,朱雀,安上门,含光门等街市,再分别将物资散运到全国各地。

贾宝玉、林黛玉紧着门面儿搜寻,一家绸缎庄,门面阔达气派,贾宝玉径自拉着林黛玉走了进去。店内绫罗绸缎,奇异商品琳琅满目,贾宝玉要了一盒精装丝帕,眼红红的将小盒子递给林黛玉:“林妹妹收好。”

林黛玉瞅着丝帕,内心瞬间崩溃。

她背转身,仿佛看见那些燃烧的诗稿、帕稿化作精灵在飞舞,痛不欲生的感觉阵阵袭来,撞击撕裂着她的肺腑,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她的天塌了……

稍许片刻,林黛玉转过身将盒子收下紧紧攥在手里。彩线难收面上珠,湘江旧痕已模糊,心在隐隐作痛,还好,有那小盒子送来的温暖,是会将心头的坚冰慢慢地融化的……

稍转转,瞅瞅,他们出了店门,就听有人喊:“宝二爷。”

“石大哥。” 贾宝玉顺音大声回应。

三人来到茶馆找一僻静地坐下,这石大哥,大家叫他石呆子,石呆子三十八九岁,五大三粗,粗野横蛮,见瞅着就知是个不好惹的主。贾宝玉问石呆子近日干些甚,没寒暄几句,石呆子来了气,粗声骂道:“你家那大伯真不是东西,心心念念惦记我那十几把扇子,天天纠缠,明说买,实则就是强抢哎!”

贾宝玉知他伯父贾赦为人卑劣狡诈,听石呆子言,也不恼,问:“什么宝扇,遭贼惦记?”

哈!称自家伯父为贼,石呆子咧嘴笑了:“我那些扇子,扇骨是湘妃、棕竹、麋鹿、玉竹作的,扇面皆是古人写画真迹,每把都是孤品存世不能再有的。你伯父逼我五百银两一把给他,我冻死饿死,一千两一把也不给。”

“哎”贾宝玉叹气:“作孽呀。”便不好再说什么。

林黛玉却说:“石大哥可要收拾好那些稀罕物,价值连城的物件,不怕被人惦记?”

听林黛玉这话,贾宝玉心头一惊,他家的那些人什么勾当干不出来。“石大哥,听我劝,带上家眷宝物离开,别显摆露财,找个地隐起来好生过日子吧。”贾宝玉说。

“ 我怕甚” 石呆子用指头点着自己鼻子,粗声大气耍狠:“要扇子,先要我命。”

石呆子喋喋不休地叨着,贾宝玉、林黛玉二人见规劝不住,只得另用言语寒暄作陪。

吃好喝好,石呆子起身拱手:“谢宝二爷、小姐款待,石哥告辞。” 说罢,大摇大摆地走了。

林黛玉叹气,轻声地对贾宝玉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走才是上计呀。”

贾宝玉点头:“那是的。”

傍晚,四人在客栈合计今日巡街的结果,店面还是没着落。贾宝玉就把今日遇见石呆子的事,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遍,他对杨恩说:“妹子,石呆子人高马大,有把好力气,可聘来做个护卫?”

杨恩急忙摆手:“使不得使不得,护卫第一要人品好,再要好身手,还要精明,石呆子担当不了此任。”

杨恩:“明日我们再去寻地儿,护卫的事,缓缓再说,待日后我去赤瑕宫找灵虚真人再作商议。”

还有一事,我们开办钱庄,少不了对外交际应酬,相由心生,大的变故会改变人的性情模样。看你们几人,没些时日就变了性情,林姑娘少了些许文弱,我哥成了大马耍金刀的汉子,紫鹃姐姐呢,也温文尔雅有文人作派了。再过些时日,只怕连自己都不认得自己了。为了日后交际应酬,你们几个名字一定要改改。改名的事呢,你们自取大名哈。”

贾宝玉笑着说:“妹子,你说说,你哥咋个就成了大马耍金刀的汉子?”

杨恩说“ 哎呦,我哥不喜欢大马耍金刀,糙汉子呱唧呱唧瞎跑一气又傻又俗。好,那你当个白面书生的建武将军,去征战南北,可否?”杨恩见贾宝玉不爽,不由地大笑。

“不可否!我就要当个建武将军,常胜的建武将军,不是什么白面书生的建武将军。来,看我威风凛凛,一旗独揽天下!”贾宝玉夸张地摆出架势,豪气地说。

林黛玉打趣:“好男儿,志存高远卓尔不凡,威风凛凛金刀大马独揽天下!”

紫鹃紧跟一句:“才子佳人互夸呢!姑娘夸宝二爷威风凛凛摆弄大马金刀哈!”

贾宝玉一本正经故意问:“紫鹃姑娘,你是夸我俩呢,还是损我俩啊?”

紫鹃:“是夸,是夸呀,看你俩大刀对耍得呼拉拉的,想损也不敢呀!”

说说笑笑,日子也过得飞快。

寻寻觅觅半月有余,终在朱雀大街街头拐角处,寻到了理想的好场地。

这处院落不是很大,正门面街,后门连胡同巷子,四个院落各自独立又相联相通,紧奏方便,院落围墙高而坚固,很安全。

杨恩仔细观察,心中有了规划。

门外大门两侧安放一对貔貅。

第一院中间放一大大的石雕元宝,南北两间房为账房。

第二院作营业大厅。

第三院几间房为总经理、协理、襄理的办公厅堂。

第四院小花园几间房,给护卫练拳起居。

杨恩屈着身,双手捧脸,对着贾、林二人张口、闭口,嘴里“啊唔,啊唔”地叫着扮鬼脸,(大门的雄雌貔貅一只张嘴一只闭嘴,意为:开嘴为出,闭嘴为进,含珠为收)。贾宝玉、林黛玉二人同声:貔貅!紫鹃呆呆傻笑却不解其意。

与房主顺利达成初步购房意向,约定明日再谈细节。杨恩高兴,她手一挥,趾高气昂地说:“撤!寻好吃的去!”

夜晚的长安街,灯火通明,行人摩肩接踵。商铺鳞次栉比地敞着大门,伙计亮着大嗓门吆喝着客人,四人去寻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好不开心。

回到洪泰客栈,大伙刚落座, 满心欢喜的林黛玉开口说话了:“大伙说说改名的事吧。”

不等大家应声,她接着说:“我想好了,我小名颦儿,我更名叫林平频,平频,顺。过去的一生就缺顺呢,我就叫林平频吧。”

贾宝玉说:“我也想好了,叫王志。”

都问“为什么姓王?”

贾宝玉:“贾、林两家不是有联系吗?那避避嫌,我就随母姓呀。”

“志的意思?” 大家又问。

“大志向呀,王志、王子,大好呀!” 贾宝玉竖起大拇指摇头晃脑地陶醉着。

“哎,王子,贾王子,假王子,哈哈哈哈,怪不得宝哥哥不姓贾了!请问王志是谁的王子呀?”林黛玉对贾宝玉揖手笑道,失言问了句呆话。

贾宝玉忙对林黛玉还礼,一本正经地说道:“是而卿你的王子呀!”

林黛玉知自己说错话,脸红了,嗔:“看哪,宝二爷欺负人吔!”

杨恩笑:“王子公主,才子佳人,林姑娘,我哥说的可是真心话呀!”

亲妹子帮腔,林黛玉招架不住了,但心里却甜甜的,赶快转移话题问紫鹃:“姐姐你呢?想好了吗?叫啥名?”

紫鹃:“我想得脑壳抽筋了,也想不出来呀,林平频,帮个忙哈,求你了!”

林黛玉:“我想过,叫娴红,林娴红。夫何美女之娴妖,红颜晔而流光,是说女子美艳,娴:文静稳重,红:吉祥喜庆热烈,这符你人品呢,我俩是姐妹,同姓林,叫林娴红,可以吗?”

紫鹃:“林娴红,呀,我哪有那美艳呀!”

“美艳!”大家说。

“那我喜欢!”紫鹃害羞了。

杨恩对贾宝玉打趣地说道:“亲哥,你对外的大名呢叫王志,我们呢就叫你王子,这样亲昵,可乎?”

贾宝玉开心了,这次愿意可乎,他说:“可乎可乎!王子,王子好,我就是王子!”

宅院购买合同签定很顺利,各项条款协商讨论很快达成了意向,决定由卖方起草文本,再交买方修改完善,没用多少时辰,双方意愿便达成一致,互换文本,成交。

好宅就是金贵,买主是看的多,出手的少,房东兜兜转转一直寻不着买主,今日寻到这样的金主,各得利益,双方皆大欢喜。

按计划安排,下一步要去苏州兑林家房产了。林平频把房契是夾在书中藏着的,她估计贾家还沒腾出手清理她的遗物。怎么能取回财物呢?她一时真想不出个万全的法子,想问杨恩的,又觉着杨恩原本是赤瑕宫的仙人,能将自己重生,那还有什么事办不了的呢,于是转念,这事留待杨恩解决吧。

今日正值大家商议房产之事,于是林平频问:“姐姐,我那些珠宝、书画、房契怎么取回来呢?”

杨恩:“姑娘别操心,珠宝书画房契,还有王子那么多,”杨恩用手夸张地画了个圈:“那么多的银元” 大家笑,杨恩不笑,轻松地说:“我们自顾取来,那些物件呢,还是会原地原样不动,只是它们成了赝品,

还有你的宝哥哥,真人跟着林姑娘你,假哥哥在贾家呆着呢,还有你,你自己见过的,” 杨恩搂住娴红,说:“也是,两个。”

大家惊掉了下巴,半晌,王子迟疑地问:“当真?”

杨恩:“当真!”

她从衣裙里摸出碧翠玉壶,口中念着谁也听不清听不懂的词,轻轻摇晃着,晶莹剔透的小玉壶变大了。

杨恩将玉壶举起,说:“亲哥,你来看。"

王子他们凑上前,哎,呀,呀,呀!就看见紫鹃立在薛宝钗身旁,贾宝玉指着薛宝钗气急败坏地叫嚷:“还在说那些混帐话,国贼禄鬼之流,钓名沽誉入了国贼禄鬼之流……”

惊奇不惊奇?惊奇!

这世上怎么有双面的事?双重的人?

惊奇不惊奇?不惊奇!

适才我们看见的是一个双面镜像,各种双面镜像的显现,是价值的、精神的不一致性的体现。

譬如用境地来说吧,渣滓浊沫的境地,必定是天黑路滑人心险恶,清眀的世界,才能与悠悠乾坤同生共长,尽管这悠悠乾坤还不清明。

浊沫、清明的境地不同,出现的风景就不同,事非成败也会不同。

理性为自然界立法,善,是立法的永恒标准,这个永恒的标准不会有双重的境像。

现在,我们依照了善的标准,弃浊扬清,选择了将前行的路程,我们要踔厉奋发踵事增华,一路去追寻我们心中的理想,去开拓发扬永恒的善。

我们遗迹灰烬重塑生命的意义所在,为的就是: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