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烟起许易年一约初三(许易年一约初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废墟烟起全文免费阅读)许易年一约初三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废墟烟起)

“一约初三”的《废墟烟起》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咂…呕。”少年面露难堪的喝下去一半又吐了一部分。果然隔夜的可乐喝不得。少年名叫许易年,自己的父亲叫许熙是一名护林员,两年前殉职,母亲也何沐夏在孕产时大出血去世了…

小说叫做《废墟烟起》,是作者“一约初三”写的小说,主角是许易年一约初三。本书精彩片段:“咂…呕。”少年面露难堪的喝下去一半又吐了一部分。果然隔夜的可乐喝不得。少年名叫许易年,自己的父亲叫许熙是一名护林员,两年前殉职,母亲也何沐夏在孕产时大出血去世了…

第2章 许易年 试读章节

初元198年,二月。

华夏的最北端伶泉市,隆冬。

那飘雪袭过秋风如约而至,满地清白,雪满枝头,窗外下小雪,等过年的烟花和新年的红火。

“姐,我烟呢?”

一个头发乱糟的少年走下床,慵懒的打着哈气,伸着懒腰,随手拿起桌子上隔夜的可乐狠狠的闷了一口。

“咂…呕。”少年面露难堪的喝下去一半又吐了一部分。

果然隔夜的可乐喝不得。

少年名叫许易年,自己的父亲叫许熙是一名护林员,两年前殉职,母亲也何沐夏在孕产时大出血去世了。

政府给了一大笔抚恤金,之前日子过的很是拮据,现在也还算过的去了。

许易年是过年前一天,腊月二十九出生的,之后的一年父亲连升两官,从小组组员,到组长,副队长。

这一年可谓是过的风生水起,容易的不行,许易年因此得名。

少年洗了一把脸,清凉的水打湿了乱遭头发垂在前面的刘海,许易年索性洗了头。

许易年感受温热的水从发梢,耳后流过,整个人的神智清醒了不少。

正在许易年熟练的清洗头上泡泡的时候,温热的水突然变得冰凉刺骨。

“啊啊啊!嘶!”

许易年被瞬间的温差冻得关上水龙头,睁眼看向“罪魁祸首”——自己的养姐,何秋!

这名字一看就是许易年母亲起的名字, 当年两个人背着自己偷偷练的号。

是许熙在森林深处捡回来的,当时觉得这位女童甚是可怜,样貌也是极佳,两个人萌生了收养的想法。

何秋比许易年大了两岁,长得确实倾国倾城,惹人醉,说是美若天仙一点也不为过。

何秋身材高挑,只比183的许易年矮了不到半个头,粗略估计173左右,一双腿笔直的如艺术品那般完美无瑕。

一袭细柳蛮腰,尽管许易年已经感受了17年,却还是不禁感叹爸妈眼光真好。

粉颈上那清冷的面孔的挂着几缕青丝,垂在了前面的奶牛上,嗯…36C,带球撞人。

由于刚刚起床,何秋松散的头发荡在肩膀下方,刘海炸毛高高翘起。

你见过独角兽吗?许易年早就已经免疫了。

粉装玉琢,皓齿蛾眉,丰肌秀骨,似乎真正是小说女主有了脸。

“滚客厅去,没看见姐要洗漱了吗?烟在茶几上,自己拿?”

何秋挥了挥手,要赶跑许易年,那清冷的面庞上却没有半丝厌意。

许易年也知道秋姐的意思,两人都习惯了这种相处方式。

吃饭,喝水,欺负弟弟。

吃饭,喝水,被姐姐欺负。

你问许易年为什么不反抗?

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岂能久居人下!那一日终是血脉压制战胜了一腔热血。

苏木鱼坐在沙发上,将剩的可乐扔进垃圾桶,避免秋姐和自己遭遇同样的痛苦。

一番翻找在沙发的角落里找到了打火机。

叼烟,划火一气呵成。

许易年和何秋都有烟瘾,这或许这和生活经历有关,索性两人瘾都不大,许易年也就不买烟了,天天蹭姐姐的。

许易年吸了一口,吐出一缕青烟,早已习惯了姐姐的女士香烟,名字有点长,就叫它A烟吧。

这烟很好,吐出的烟雾没什么刺鼻的味道,据说是上面的新型专利,有害成分大大降低,还提神醒脑,刺激神经细胞。

许易年抽着烟,何秋已经洗漱完在吹头发了,许易年眼睛有些刺痛。

他认为是烟的原因,掐灭烟,闭眼冥想,好些时候才缓过来。

吹风机呜呜的声音戛然而止,何秋放下吹风机出卫生间查看情况,见许易年捂着眼睛躺在床上,走到身旁去查看。

“小年?有没有问题?带你去看医生啊?”何秋轻轻的拍了拍许易年的肩膀。

许易年从恍惚中惊醒,刚才的感觉怪怪的,眼睛里好像有东西,闭眼感受却什么也没有。

许易年检查一遍身体并无大碍,趁机调侃:“秋姐,我没事,绝对是你刚才换水导致的!”

何秋也知道许易年在调侃自己,还是伸手摸了摸许易年的头,又用眼睛紧贴许易年的额头。

确定无碍后,才放心的说:“小年今天还去守林局吗?后天就过年了。”

许易年点了点头回答道:“嗯,今天最后一天,收拾一下东西,看一下春节值班的同事。”

何秋习惯性的坐在许易年身边伸出手,许易年也是熟练的递烟点火。

随后起身道:“这半包我拿走了,家里还有什么要置办的你打电话告诉我,我顺便买回来。”

看了一眼外头的飘雪,许易年拿了一件羽绒服套在身上,出门了。

临近中午,许易年打车来到郊区的守林局,这里更像是说一个规模不大的小工厂。

别看地方不大,五脏六腑俱全,后天就过年了,大家也都收拾着东西准备回家。

和保安打了声招呼就进去了,守林局人并不多,也可以说并没有谁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

许易年进入办公区发现高阵铎在擦枪道:“高叔。”

高阵铎是许熙生前的队长,许易年辍学加入守林局后也是高阵铎一直在带他。

高阵铎没有转头,点了点头说着:“小年,桌子上有份资料,上午探林组刚送上来的。”

许易年走近拿起文件,发现里面的资料和附带的信息越来越瘆人。

资料里面是整整八具受害人的尸检报告,而且全是无头尸体很难确认身份。

照片是当时地点的取证,八个人,整整齐齐的躺在一起,未经过搬运的。

四肢都有不同诡异角度的弯曲,嘴唇成黑色,双眼无神,似那无底深渊,吸引人心。

有一人很纳闷,如果是人杀的,刀伤,枪伤,打斗伤怎么也得有吧。

可是无论是尸检报告还是取证没有一点线索。

森林里如果是野兽?野兽杀死把人并咬碎头部,整齐的排列在一起?

“最近不太太平。”高阵铎将擦好的麻醉枪放到枪架上出声打断“好好过完这个年。”

许易年点了点头,这事确实没什么头绪,眼睛却还是有刺痛。

“行,我知道了。”

许易年去自己的办公桌收拾了不少东西,又跟周围同事寒暄了一顿。

一转眼,黄昏送走了太阳最后一片温柔,月亮爬上了枝头

许易年接到何秋的电话,告诉许易年打火机坏了,顺便买条烟回来。

许易年选了家名声大的烟酒行,推门进去,要了条A烟,拿两个Zippo。

等候期间,许易年再次感觉眼睛有些许阵痛。

耳边却传来声音道:

“那家伙进林子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2:46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