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在重生双开小说(鹿衡抱走小黄人)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我的人生在重生双开)鹿衡抱走小黄人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我的人生在重生双开)

都市小说《我的人生在重生双开》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抱走小黄人”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鹿衡抱走小黄人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母亲抚了抚田儿的后脑勺,“看好了,母亲就教你一回。记住,有仇有怨当下就得报,人一辈子就活一回,凭什么忍那些幺蛾子?”田儿郑重地点点头,小拳头都捏紧了。母亲很是欣慰,直接来到农舍前大喊:“姓王的,给我出来!”“大中午的,吵什么?”一妇人从里屋出来,那架势比起田儿母亲还强几分。虽说都是农村妇人,常年干农…

《我的人生在重生双开》是作者“抱走小黄人”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都市小说,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鹿衡抱走小黄人,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母亲抚了抚田儿的后脑勺,“看好了,母亲就教你一回。记住,有仇有怨当下就得报,人一辈子就活一回,凭什么忍那些幺蛾子?”田儿郑重地点点头,小拳头都捏紧了。母亲很是欣慰,直接来到农舍前大喊:“姓王的,给我出来!”“大中午的,吵什么?”一妇人从里屋出来,那架势比起田儿母亲还强几分。虽说都是农村妇人,常年干农…

第2章 为娘带你去打架 试读章节

“田儿,你已经长大了,不要当着哥哥的面说那些话。那些话,本来就是嚼舌根,我们不屑于理会。”母亲擦拭着女儿泪水,很是柔和地教导起来。

“那我们就任凭他们乱说么?”田儿气呼呼地,学着大人模样,抱着膀子,很是天真可人。

母亲抚了抚田儿的后脑勺,“看好了,母亲就教你一回。记住,有仇有怨当下就得报,人一辈子就活一回,凭什么忍那些幺蛾子?”

田儿郑重地点点头,小拳头都捏紧了。

母亲很是欣慰,直接来到农舍前大喊:“姓王的,给我出来!”

“大中午的,吵什么?”一妇人从里屋出来,那架势比起田儿母亲还强几分。

虽说都是农村妇人,常年干农活,风吹日晒,但是看得出来,这王婶颜值还是逊色不少。

“你是不是又嚼舌根了?我家衡儿不就起来得晚了些,你凭什么添油加醋到处乱说?”

“呵呵,那叫起得晚了一些?就是王公贵族,也没有睡到中午才醒的道理。你家鹿衡,怕是比皇上还牛!”王二婶不退反进,根本不觉得自己有问题。

“你不就想坏我衡儿名声么?怎么,这么想你家俊儿去读书?可惜了,这得族人推举,族伯点头。我家衡儿向来都是不错的。温良敦厚,谦孝有礼,这是族伯都夸奖过的!”

王二婶似乎被说中了心思,直接走近了几步,唾沫横飞。

“你个蛮妇,没听出来是说你家衡儿除了老实,一无是处么?你家相公之前倒是读了书,可是屁动静没有。到头来肩不能挑,背不能扛,有什么用?”

这下子,把田儿母亲激怒了。

“你敢这么编排我家衡儿和相公,走跟我去族伯那对质,看看他究竟是不是那个意思!”

王二婶自然不敢去对质,“对个屁的质,你家的烂摊子,连每年的插秧都忙不完。有这功夫,赶紧下田插秧吧!”

田儿母亲心中更加愤怒,说时迟那时快,直接甩了王二婶一个耳光。

王二婶都懵了,这妇人竟敢打自己?

她还没反应过来,田儿母亲就已经抱着田儿跑了。

她哪里吃过这种亏?拔腿就追了上去,发誓要打回来!

“母亲,我们为何要跑?直接开打不就行了?”田儿很是不快,她感觉王二婶根本打不过母亲和自己。

“田儿,蛮力是不行的。你看,我们这是往哪跑?”母亲谆谆教诲。

“这是…去族伯家!田儿明白了。”

的确,这正是通往族伯家的路。母亲这样激怒王二婶,就是要用族伯之威替自己家斩断嚼舌根的。

王二婶血气上涌,一心要打回来,已经没心思看这是往哪跑。

“看到了么,族伯就在前面。我们停下来,等会明面上不要还手。”母亲装作跑不动了,放下田儿,喘着气,擦着汗。

果然,王二婶上当了,以为俩娘母跑不动了。她直接追上去,甩手就打!

“哇…不要打我们…”田儿头脑很是灵活,一边暗中帮助母亲,一边大哭吸引族伯注意。

族伯果然看见王二婶在打田儿俩娘母,丢下农具就跑过来阻止。

“鹿二媳妇住手!”族伯很有威严,一句话就让王二婶不敢造次。

“族伯救命…”田儿很是乖巧,抱住族伯腿弯。

族伯抚了抚田儿脑袋瓜,很是慈祥。

“去把你母亲扶起来吧。”

田儿擦干泪水,把母亲扶了起来。

“怎么样?没伤到哪吧?”族伯还是关怀了一句。

“多谢族伯关心,我没事。只是我没想到,自己就衡儿之事找二婶理论,她竟然追打至此…还说什么族伯说我家衡儿除了老实,一无是处…我这才气不过…”田儿母亲看似农妇,却自有说辞,眼圈都泛红了。

“放肆!我怎么可能如此评判小辈?衡儿之事,也该有个了结。今日晚饭后,升祠堂!”

族伯说完,转身离开,心中觉得是时候给一个定论。

王二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遭了道了。

“你们…好心机!反正是你先打我,我有理,还怕你不成?”

田儿母亲淡然一笑,“二婶你记错了吧?我打你耳光的话,怎么可能你脸上一点痕迹也没有?我好歹也算干粗活的。你再看看我这脸上,痕迹不少。你说说谁打谁?”

王二婶这才感觉自己似乎掉进更深的陷阱了。

“好好好!鹿田氏,算你有心机!”

“其实,你不嚼舌根,我是不会计较的。可惜,你越界了。”田儿母亲语气古波不惊,似乎刚刚的一切并未发生。

王二婶哪里有心思理会这些,她赶紧往回跑,要和当家的商议一番,看如何让俊儿不因此丢掉读书的机会。

田儿俩娘母也一同回家,她们很是高兴,这几天的受气终于没白受。

“娘…”鹿衡自然已经知晓了事情经过,发自内心叫了一声娘。

一家人终于安安静静待在一起,很是温馨。这让自幼丧父的鹿衡满心温暖。

鹿衡这才把这一家子弄明白。

父亲鹿文臣,是村子里的读书人,可是多年来连个秀才也没有考上,只得归野。不过,写得一手好字,也算有些用处,可以替祠堂写写字,刻刻碑。

母亲田英,原本是田家村人。因喜爱读书人,违抗族里,嫁到了鹿家村。生下自己和妹妹鹿田儿。

鹿衡自己已经十二岁,读过一些书,却远不及同龄人。只不过长得还算出众,身子却比较瘦弱,仿有疲态。

至于鹿田儿,才八岁,是一个活脱脱山野丫头,本性纯良,娇俏可爱。

说起来,这一家子吃个温饱都困难。因为家中劳动力少,很难应对种粮任务。如今,全靠母亲里外操持,而父亲则替人写信写联挣得一些补贴,并不精于耕种。

要不是自己每天睡到中午醒,此刻家里的秧苗应该插完了。

最大的问题不是读不读书,而是快要误了农时。这样的话,本不富裕的家庭就雪上加霜了。

就连田儿,也主动加入插秧的农活中去。就算蚂蝗凶狠,她也咬牙坚持,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

鹿衡心中更加笃定,要顺顺利利解决这些难题。

“父亲,母亲,读书重要么?”鹿衡终于带入了情感。

“惟愿书太平…”父亲悠悠叹气,仿如灯火融入了焦黑的夜色。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