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医女不简单(卫邦屿淳于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卫邦屿淳于湜)将门医女不简单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卫邦屿淳于湜)

小说叫做《将门医女不简单》是“重瑾”的小说。内容精选:“不是说了已经进宫了嘛,不用着急,一会儿就来了。”皇后把泡好的西湖龙井递给庆康帝,示意他坐下来歇歇。庆康帝顺着皇后的动作坐下来,喝了一口茶,咋嘛着说:“今年的龙井不错,记得给仲公也泡一盏。”皇后微笑着说:“已经吩咐下去了…

书名叫做《将门医女不简单》的小说,是作者“重瑾”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卫邦屿淳于湜,内容详情为:“不是说了已经进宫了嘛,不用着急,一会儿就来了。”皇后把泡好的西湖龙井递给庆康帝,示意他坐下来歇歇。庆康帝顺着皇后的动作坐下来,喝了一口茶,咋嘛着说:“今年的龙井不错,记得给仲公也泡一盏。”皇后微笑着说:“已经吩咐下去了…

第2章 回府 试读章节

承德宫里,庆康帝正来回踱步,不时地看看外面,焦急的等着许公公把人带来。

皇后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温顺地看着庆康帝,伸手想拉住他的衣袖但没能成功。还是庆康帝自己注意到了才停下来看向她。

“陛下,”皇后缓缓开口,声音如春风般让人舒心,这也是庆康帝最喜欢来皇后宫里坐坐的原因。

“不是说了已经进宫了嘛,不用着急,一会儿就来了。”皇后把泡好的西湖龙井递给庆康帝,示意他坐下来歇歇。

庆康帝顺着皇后的动作坐下来,喝了一口茶,咋嘛着说:“今年的龙井不错,记得给仲公也泡一盏。”

皇后微笑着说:“已经吩咐下去了。泡太早会影响口感,所以让他们去门口看着了。”

庆康帝满意地点点头,没一会儿又叹息道:“仲公虽然是医者,但是年纪已然不小了,当初在战场上就曾因操劳过度差点栽过去,这次因为吴地那边的时疫和越地的饥荒,又出去了近一年才回来。”

庆康帝摊开双手,语气无奈地接着说道:“他是真不把自己的身子当回事啊,还说要著书呢,就这样折腾,一半都写不到。”

庆康帝负气得转过身,“还把夭夭也带着到处跑,一个未及笄的小娘子,他也狠的下心。”

皇后娘娘抚上他的手臂安慰道:“这不是回来了吗,下个月夭夭就要及笄了,可以议亲了,到时候孙女的事也能让他老人家稳定下来了。”

庆康帝也认可地点点头,嘱咐皇后道:“夭夭是咱们看着长大的,她的婚事你可要多上上心呐。”

皇后也点点头:“那孩子我从小瞧着就欢喜,之前在军营里除了仲公就是与我最亲了,我拿她如亲生女儿无二,定会为她择个好郎婿。”

庆康帝听到郎婿两个字,仿佛又想起了什么,愤愤地开口道:“还有那个孽障,都十八了,还没有成亲的想法,对自己的事一点不上心,天天板着一张脸,跟谁都欠了他钱似的。”

皇后猜到庆康帝说的是谁,说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陛下,秉文和夭夭也是从小就认识的,年纪也相近,不如撮合撮合他们呢?”

庆康帝想了想,略带迟疑地开口:“他们俩小时候倒是挺好的,但从秉文出去打仗算起已经有三年没见过了吧?估计都认不出了,怎么撮合啊?”

皇后也低下头去思考,还没想好对策,外面就有内侍来报:“陛下,娘娘,仲公和小娘子到了!”

庆康帝和皇后赶忙起身,刚走到承德宫门口就看到许公公和两顶轿子往这边来。

刚至面前,庆康帝就带着皇后笑容满面地迎了上去。

“仲公,一路可好啊?”庆康帝走到淳于户的轿子旁,伸手把他扶了下来。

皇后则是走到淳于湜的轿子旁,也是满脸慈祥地看着她走下来。

淳于户下轿后先向庆康帝行礼,再向皇后问安,淳于湜也跟着一样行事。

庆康帝和皇后都赶紧扶他们起来,皇后还顺手把淳于湜拉到自己身边,仔细打量着她近几年的变化。

庆康帝也搭住淳于户的肩膀,询问着他的情况,话里话外间都在劝他安顿下来。

四人进到屋里小厅,内侍也及时把泡好的茶递了上来。正聊得忘我时,一个内侍走进来传话:“陛下,娘娘,卫将军来了。”

庆康帝一听马上招手示意他把人带上来,又对淳于户说道:“仲公刚回来,还没见过秉文吧?正好一起见见。”

“秉文?”淳于户疑惑地开口,“卫平何时改字了?”

“哎呀,”庆康帝略带遗憾地开口,“是邦屿那小子啊。那小子封了官职后就给自己取了字为秉文,当时你们刚走不到半年。”

邦屿就是刚刚的年轻统领的名字,全名卫邦屿,卫平是他的父亲,是当朝的定城侯。

这时卫邦屿已经走了进来,向几人行礼问安,只有淳于湜点头回礼。

庆康帝让他坐下,又问他怎么有空来宫里坐坐了。

卫邦屿刚在庆康帝对面的位子坐定,不紧不慢地开口回道:“刚在西街碰见仲公的马车,想着应该会先来宫里问安,所以巡完街就过来了。”

庆康帝看向淳于户问道:“你们已经见过啦?朕刚刚问的时候怎么没说?”

淳于户无奈地回道:“陛下喊秉文,臣当时也不知道是阿屿,还以为是他那爹呢。”

听到淳于户的话,卫邦屿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但随即又恢复了原状。

五个人东扯西聊,在承德宫里待了一个多时辰才结束,临走前庆康帝嘱咐卫邦屿替他们把祖孙二人送到府上。

又是软轿换马车,又是兜兜转转好一阵子才到了位于长乐巷的淳于府。

长乐巷虽然只是一条小巷子,但因为临近御街,地理位置优越,所以住了好几户达官贵人。

淳于府是庆康帝亲赐的宅邸,虽然占地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它的做工却是能排上前几的,而且后院有大片未利用的土地,正好能满足淳于户种中草药的想法。

卫邦屿将二人送到府门口,淳于府的管事薛万已经带着人在门口等候了。淳于户想请他进去坐坐,但卫邦屿表示还有公务在身,只好再次约定改日登门。

送走卫邦屿,淳于府便开始忙活起来。薛万和众人给老爷和小娘子请安,领着他们往屋里走。

淳于户看着一年没见的老伙计和宅子心里也是感慨万分。人老了,总是想要找根的。

走进正厅,正中央挂着的是淳于户特意寻来的华佗杏林图。淳于户在画像前站定,恭敬地躬身行礼,口中念念有词:“祖师爷在上,行医也行路,这次仍旧平安归来,万谢祖师爷垂怜。”

淳于湜也跟在他后面跪下行叩头大礼,下人们也是跪倒一片。

行礼结束,淳于户和淳于湜被下人搀扶起来到旁边的小厅里坐下。

刚坐下薛万就迫不及待地问起以后的安排,淳于户叹息一声说道:“就知道你们要问,不走了,还不行吗?”说着抬眼看向薛万。

薛万接过下人送来的茶盏,恭敬地递上前不敢直视淳于户的眼睛,低着头说:“主家的事,奴哪敢插手,就是问问,问问。”

淳于户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道:“四月初七是夭夭及笄,你抓紧着人去办,一定要办好了,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女,可不能随便。”

薛万赶忙应下来,表示从收到返程的信件起就已经陆陆续续在准备了,这两日定能交个帖子给他们过目。

淳于户满意地点点头。

折腾一天两人也都累了。淳于户晚膳时只简单吃了两口就回房了,淳于湜还去花园逛了一会儿。

月光下的她伸出右手,摩挲着右手手腕上的一根红绳,旁边洒扫的婢女看到了不禁叹道:“娘子可真喜欢这根手绳,日日不离身呢。”

淳于湜听到她的话只是笑了笑,让她早点休息。随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