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征服了银河系孟天沈珂钥(我征服了银河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孟天沈珂钥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孟天沈珂钥)

主角是孟天沈珂钥的奇幻玄幻小说《我征服了银河系》,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奇幻玄幻,作者“孟天”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谢谢。”她哭红的大眼睛挤出一丝欣慰的笑意来,有再世为人的感觉,心境突然变强了,情感却变细腻了。“不用谢,你再救我一次咱们就扯平了。”孟天感觉因祸得福,武修境界可能要提升,最近努力一下进入第二境中期不成问题…

《我征服了银河系》,以孟天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孟天”倾力打造的一本奇幻玄幻,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谢谢。”她哭红的大眼睛挤出一丝欣慰的笑意来,有再世为人的感觉,心境突然变强了,情感却变细腻了。“不用谢,你再救我一次咱们就扯平了。”孟天感觉因祸得福,武修境界可能要提升,最近努力一下进入第二境中期不成问题…

第26章 含沙射影算计小人 试读章节

大医院是山海派内部医院,不对外开放,主要给内部人员提供免费的医疗救助,条件不错。
碰上功臣入住,会提供上品丹药进行救护,那个有奇效,不止疗伤快捷,对修为也有莫大好处。
如果是普通医院,孟天恐怕不会这么早醒,他居然断了六根肋骨,骨盆有俩处裂缝,体腔伴有少量内出血。
若澜的问题不严重,不听医生劝告守在孟天身边,直到看着他悠悠醒来,心头一块石头落地。
“谢谢。”她哭红的大眼睛挤出一丝欣慰的笑意来,有再世为人的感觉,心境突然变强了,情感却变细腻了。
“不用谢,你再救我一次咱们就扯平了。”孟天感觉因祸得福,武修境界可能要提升,最近努力一下进入第二境中期不成问题。
若澜饱含泪珠的眼神在苦笑,这家伙还记仇呢。
“你身上这些疤痕是怎么来的?”她刚才用手抚摸过,对方的腹肌很是漂亮,现在孟天醒了,手就及时收了回来,像当了一回小偷似的,心砰砰直跳呢。
孟天胸膛有横七竖八的刀伤枪伤疤痕,是多年留下的,简直是天然的粗犷纹身,这种人能够活下来是一大奇迹,连医生们都惊呆了,初次见生命如此顽强的人。
“是不是很丑?”他不好意思,想遮住但不能动啊,肋骨处会疼。
“你小时候一定受了很多苦,以后多珍惜自己吧,千万不要干傻事了。”
若澜很愧疚,相当于萍水相逢的关系,居然舍命救她。
这让她怎么回报?
她却不知,孟天受誓言约束帮助殷美素,假如不是她被绑,他也会出手的。
正在这时,殷美素悄然来到门口。
她突然出现在医院,惊动了这里的领导,外面医生们都不敢大声说话,气氛变得微妙。
她从门缝看见孟天不像重伤的人,差点死掉居然还有说有笑,觉得这人太豁达了。
而那些密密麻麻的伤疤,也让她倒吸凉气,这是多少次生死战斗留下的?
看来这人能够化解武院的危机,并不是冒失的结果,有其真实本领在里面。
而他果断出手,应该是看上美女导师了,俩人含情脉脉当别人傻瓜吗?
里面若澜导师问,“你最近几天没有来,我还以为你逃离了呢,毕竟你杀了蒋干事,肯定会有人报仇的。”
蒋干事有后台,而且很硬,这是众所周知的。牵一发动全身,直通山海派的殷家族。
“那蒋干事曾半夜刺杀我,还打伤我雇的清洁工,我肯定不会放过他的。但他不是我杀的,是龚长老要嫁祸于我,趁机栽赃陷害,他做的很隐蔽,我也没办法。”
孟天这样说,是掉下来时用很短的时间查了刚死的许万晴,获得了大量信息。
罪魁祸首就是他原来怀疑的教委龚长老,因为那些告示都有他的签名。
而洞察天赋居然可以对刚死的人用,因残魂还在居然可以,他只是尝试而已,没想到给了他一个意外惊喜。
唯一遗憾就是洞察别人消耗大量元素能量,影响境界的提升,以后最好少用。
“居然是恭长老杀的蒋干事?这简直是想不到,他们的关系可是很好的。”
若澜彻底糊涂了,同时觉得孟天不适合回去,这些人惹不起的,随时可能丢了小命。
孟天叹息一声,向她解释:“许万晴是龚长老和蒋干事的同共情人,他们赶走我就为了让许万晴成为导师,而许万晴也并非真想当一名导师,只想混进来图谋武院的这笔巨款学费。但龚长老没有办到,还弄的蒋干事也死了,那许万晴不依不饶,他们就合计劫持魏院长儿子,拿走财务上保管的钱。到时钱会分龚长老一半,就是这么回事。”
“……”
若澜眉头深皱,处于深深震撼中,闲谈间牵扯出这么多肮脏秘闻,让她毛骨悚然,不敢想象自己的工作环境是如此残酷的。
她气愤道:“大家都知道有内奸,恐怕没人想到会是恭长老吧?他是保护武院安全的长老,居然吃里扒外,应该让执法队处死他。”
事情哪有如此容易,如果这么简单,龚长老也不配当一个长老。
“他做的天衣无缝,没有留下明显的把柄,我们的举报执法队未必会信,反而会因为诬陷处罚我们的。”
若澜也是说气话,心中不胜感慨,知道了真相又能怎样,谁敢插手山海派高层的事,那就是活的不耐烦了。
凡是长老,背后都有盘根错节的关系网,牵扯到殷家族的三大派系,原掌门也轻易动不了他们。
孟天吩咐她,“以后小心点吧,最好离那魏家树远点,你不是山海派的人,别卷进他们争权夺利的斗争。”
孟天并不知他挫败了龚长老他们的行动,牵扯着山海派掌门候选,破坏了人家的大事。
如果武院学生大量流失,这处产业就废了,殷美素需要为此负责,会被逐出候选人名单,弄不好还需要赔一笔巨款。
这次山海派大力启用年轻人才,一共有三位候选人最有希望。
失踪老大殷落之女殷美素是最年轻的一个,才二十来岁。
老二殷正的儿子殷飞扬刚到而立之年,已经展露出了不起的管理才能,倒向他的亲戚长老们很多。
还有就是老三殷离的儿子殷光浩,比较好战的一个年轻人才,常年不回家。
此外还有半个候选人虽然每天在叫嚷,别人都不把她当回事,就是老寿星名下排行第四的女儿殷宝。
她虽然年过三十却像十几岁的小姑娘淘气,整天不务正业,鼓捣一些稀奇古怪玩意,喜欢作恶作剧,对儿女私情这些不大感兴趣。
三家有力竞争者的名下都有一些产业,硕果仅存的老寿星殷奶奶,也就是四个子女的母亲出来支持大局,三家谁的产业争气,就让谁来当掌门人。
而其他俩家都有父母族人帮衬,不但搞好自己的产业,还暗中去破坏别人的。
像殷美素堂堂正正,只做好自己,不屑去破坏别人,一直处于被动挨打局面,眼看要被挤出这个圈子。
她父亲没有了,母亲受了点打击变得不正常,原来拥护她们的族人大量倒向其他俩家,她带少数人独撑着。
若澜清楚她今天卷进了掌门纷争,如果她嫁给魏家树,就随魏院长一个派系了。如果孟天没有出现,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现在的话她对于婚姻有了新的看法。
她气愤道:“魏院长想让我嫁给他儿子,可他儿子是什么东西?我今天才看清他,我从匪徒手中把他救出来,他居然把我推回去挡住匪徒的路,自己撒腿跑了。”
“哈哈,这人不简单,虎父无犬子啊!”
孟天笑的肚子疼,牵动了伤口又疼的龇牙咧嘴,他能够想象到当时若澜想撞死的心,魏院长有个好儿子,看似不够男人却可能成大器。
这人就是那种宁可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的类型。
门口的殷美素还想听一会,却是有其他人探视来了,她没有进去,选择从另外一个方向离开。
她没想到的是,孟天的洞察天赋最近提高了,超越元素师的感知能力,早就发现外面安静的不正常。
发现了她的存在,那些话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来人是院长儿子魏家树,论相貌可谓仪表堂堂,总是标榜他学识渊博,典型的官后代,有父亲这个大树,很多人要给他面子。这种前途广大有背景的人才,是很多女人眼里的优质男。
可他偏偏喜欢若澜,喜欢的还不得了,像得了相思病一般,整日处在浪漫幻想中。
若澜听到他来了,马上回到隔壁病房装睡,吩咐了医生几句。
“对不起,若澜导师在休息,请不要打扰。”
一个中年医生拦下魏家树,他带了不少礼品来的,还有一大丛玫瑰花,卡片上写着愿意为你去死的话,让人看了就肉麻。
“她伤的重不重?”魏家树忧心忡忡的问,其实内心是很忐忑的,怕若澜怪他自私。
“不是很重,但受了惊吓,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最好不要打扰她。”中年医生太会打发这些探视者了,理由多的是。
“那好吧,如果她醒来,请告诉她我已经来过了。”
魏家树放下东西要走,没想到张超凡也来了,居然打扮了一番,也带了很多玫瑰花。
这是他最大情敌,听说他不在期间,没少向若澜献殷勤,他早就想找他算账,正好有股憋屈在心头,马上就爆发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