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天沈珂钥(我征服了银河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孟天沈珂钥)我征服了银河系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孟天沈珂钥)

奇幻玄幻小说《我征服了银河系》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孟天”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孟天沈珂钥,小说中具体讲述了:随着其他学生也围过来,个个投怀送抱,女生们更是拉拉扯扯有的暗送秋波,孟天激动的不知所以,一下子飘到了天上,野心大了起来。他可以趁机抢个学生过来吗?那可是抢钱啊,马上连连答应他们,愿意来的他都收。这可把脸色惨白的孙德仁吓坏了。他为抢一个学生而来,却弄的可能丢掉一堆,心里已经把蒋干事骂死,这不是要他的老…

最具潜力佳作《我征服了银河系》,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孟天沈珂钥,也是实力作者“孟天”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随着其他学生也围过来,个个投怀送抱,女生们更是拉拉扯扯有的暗送秋波,孟天激动的不知所以,一下子飘到了天上,野心大了起来。他可以趁机抢个学生过来吗?那可是抢钱啊,马上连连答应他们,愿意来的他都收。这可把脸色惨白的孙德仁吓坏了。他为抢一个学生而来,却弄的可能丢掉一堆,心里已经把蒋干事骂死,这不是要他的老…

第16章 步步紧逼 试读章节

孙德仁极力否定孟天的指导能力,却有几个学生相信了,他们也希望被孟天指点一下,马上围了过去。
“孟导师,您太牛了,可怜我半年没有开过穴位,帮我一次吧?”
“你们让开,让我先来,孟导师要学生吗,要不转到您门下吧?”一个体壮的男生跟其他人抢。
“对不起,我刚才说了些不好听的话,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也帮我看看吧。”是那个伶牙俐齿的女生,一脸后悔莫及,把自己领口拉的很大,连飞机场都用上了。
随着其他学生也围过来,个个投怀送抱,女生们更是拉拉扯扯有的暗送秋波,孟天激动的不知所以,一下子飘到了天上,野心大了起来。
他可以趁机抢个学生过来吗?
那可是抢钱啊,马上连连答应他们,愿意来的他都收。
这可把脸色惨白的孙德仁吓坏了。
他为抢一个学生而来,却弄的可能丢掉一堆,心里已经把蒋干事骂死,这不是要他的老命吗!
看来学生们自有他们的眼光,导师无法一味地蒙骗他们。
“你们快走,艾阴阳真的疯了,想被他弄死吗!”他大声呵斥,吆喝学生过来。
大家疑惑起来,艾阴阳看上去正常又好像不正常。如果他真的疯了,那可就不敢请孟天导师点拨了。
“我没有疯,你们怎么不相信我说的呢!”
没有一个疯子承认自己疯了,艾阴阳平时说话带点阴阳怪气调调,一旦激动跟疯子一样。
容留这种个性异类的学生,对一个班级来说有点勉为其难。曾经有学生失恋了,乱枪打死很多同学陪葬。
孙德仁发现其他学生吓得脸色都变色了,急忙道:“快走,迟了我可不管你们死活。”
堂堂导师就算学生疯了,又怎么能伤了他?他前面跑,弄的学生们信以为真,一窝蜂跟着就走。
艾阴阳追了一段路,反而吓的其他人跑的更快,他哭丧着脸回来。
孟天用重重的耳光打了孙德仁的脸,一时无比感慨,这一局胜的太惊险了,仿佛坐过山车一般,到现在都有不真实感。
但他更相信自己的特殊天赋,可以用在正途上。
“导师,我的吻技其实还是可以的,要不在试试?”
返回来的艾阴阳突然想起需要讨好孟天导师了,急忙送上一个热情拥抱。
“别别,饶了我吧,我刚吐过。”孟天急忙摆手让他快走,牙都不刷搞什么啊。
艾阴阳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副死缠烂打样子,就差给导师跪下。
“您收下我吧,让我做什么都行,哪怕上床……。”艾阴阳装出一副哭相,我见犹怜。
孟天怕了他不男不女的不正经,却惦记他的学费呢,已经迫不及待。
他装出一副不想要的样子,老气横秋说道:“想让我收你也可以,以后不许胡言乱语,打扮的像个男人样,不然我这里的学生都被你吓跑了。”
他才一个学生,口气中好像一堆一样。
“导师,我向您保证,保证不对您胡言乱语。”
艾阴阳已经在偷笑,他只向导师一个人保证,不代表其他人哦。
他跑进去自个填写表格了,在男女性别上犯了愁,差点写上女生。
……
等蒋干事收到消息时,气得掀翻了桌子,把伺候他的一个女佣一脚就踹翻了。
已经是黄昏时分,听说孟天不在学校过夜,这天是啥也办不成了。
他不敢怠慢,还是急匆匆的向教委长老汇报,准备想个更厉害的招。
“啥?孙德仁没抢过来,他是吃猪食长大的吗,这点小事都办不了。”教委长老恼火,就这屁大事来来回回折腾好几次了。
而他不方便直接出面,怕殷美素看出他有异心,毕竟他们这些长老不是殷家族内部人。
蒋干事陪着笑结巴道:“您,您还是在想个招吧,我猜孙德仁有了好教室,没有需要您帮忙的地方,就没有出全力。”
蒋干事问过,那孙德仁含含糊糊没有说为啥抢不来,一直说孟天太无赖。
“哼!”教委长老信了蒋干事的话,已经恼了孙德仁,还得他自己想办法,不过,老奸巨猾的他办法是随口而来。
“把人数修改一下,收不够三个学生的导师立马滚蛋!。”他冷冷道,反正院长不在,开始私改规则。
蒋干事暗想妙啊!这么简单就能够办到的事,何必搞得那么复杂。
他心更狠了一点,建议道:“干脆弄十个吧?”
教委长老拿起材料几乎要打他,骂道:“弄十个的话,其他见习导师收不够也的滚蛋,你以为导师这么好找吗!”
“那就三个……,我这就去改。”蒋干事心下惶恐,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不敢在瞎出主意,出了事他也的完蛋。
“愚蠢,一天连出俩道告示,有出尔反尔之嫌,你想让他告到联合公会吗?”教委长老又发火。
“那您的意思?”蒋干事每次到这里就头大,被骂几句后更加昏头转向找不到北。
“反正就快天黑了,明天早上吧。”教委长老老谋深算道。
凡是在联合公会注册过的人,如果遇到不公平待遇,可以向公会反应。公会没有制裁能力,但有口头谴责的权利。
想要好名誉就不要让公会点名,名誉差的门派就像股价会跌一样。
从教委长老那里出来后,蒋干事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已经轻飘飘。
他不断发着阵阵阴笑:“孟天啊孟天,以为夹断我的手指就没事了吗?等你被武院开除,我叫小姨子那帮人弄死你丫的。”
晨曦徐徐拉开了黑色帷幕,又是一个绚丽多彩的早晨,带着清新降临人间。
孟天晚上不敢在学校呆,知道附近医院有空床位,就溜进去凑乎了一晚上,结果跟查房的护士打了一晚上游击战,最后躲进女卫生间才没被逮住。
他在武院门口小摊上吃了点饭,,已经是半上午光景,校门口不复前几日热闹,看不到一户入学的学生。
他非常遗憾,就俩个学生怎么教?恐怕是全校最少的,太丢人了。
正要回去,一辆豪华气派的华丽飞车徐徐落了下来,里面有人询问若澜导师的教室位置,显然人家是有备而来。
他死马当活马医,把自己教室的位置告诉了人家。
“吾靠!”
回到教室的孟天,看到门上新贴的告示差点晕倒,骂了教委无数个曹泥玛,要求今天招收到三个学生,不然立马走人!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