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宫王妃升职记鄢秋林萧煜(冷宫王妃升职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鄢秋林萧煜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鄢秋林萧煜)

《冷宫王妃升职记》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西瓜双”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鄢秋林萧煜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冷宫王妃升职记》内容介绍:她靠近王爷,贴在王爷胸膛,轻轻的呼着气,“王爷,不要担心,这只是闺房之乐,喜欢吗?”随即感觉萧煜身体一挣,呼吸加速,鄢秋林以为他生气了,抬头看向萧煜,却发现他眼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还有几分狡黠。鄢秋林觉得不好,立马想要退开,此时萧煜已经挣脱腰带,反客为主一把抱住鄢秋林,嘴角难得一见的笑意,“没…

《冷宫王妃升职记》是作者“西瓜双”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鄢秋林萧煜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她靠近王爷,贴在王爷胸膛,轻轻的呼着气,“王爷,不要担心,这只是闺房之乐,喜欢吗?”随即感觉萧煜身体一挣,呼吸加速,鄢秋林以为他生气了,抬头看向萧煜,却发现他眼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还有几分狡黠。鄢秋林觉得不好,立马想要退开,此时萧煜已经挣脱腰带,反客为主一把抱住鄢秋林,嘴角难得一见的笑意,“没…

第4章春宵无缘 试读章节

“王爷,妾身得罪了。”鄢秋林轻轻环住萧煜的腰,然后快速用腰带缠住他的手。

萧煜吃惊的挣了两下,不解的问道:“你在做什么,快松开,愈发无理了。”

看着萧煜被绑了起来,一种任我摆布的感觉,鄢秋林有种大仇已报的快意,心里很满足,心想古代人果然很保守啊,越发想逗逗这个冷面王爷,给自己出出气。

她靠近王爷,贴在王爷胸膛,轻轻的呼着气,“王爷,不要担心,这只是闺房之乐,喜欢吗?”

随即感觉萧煜身体一挣,呼吸加速,鄢秋林以为他生气了,抬头看向萧煜,却发现他眼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还有几分狡黠。

鄢秋林觉得不好,立马想要退开,此时萧煜已经挣脱腰带,反客为主一把抱住鄢秋林,嘴角难得一见的笑意,“没想到啊,本王的燕夫人还有这样的喜好,本王就陪夫人好好玩一玩。”

鄢秋林反而被他压制在床上,突然有些害怕和紧张,不像一开始那样的轻松随意,毕竟对她来说萧煜其实就是个陌生的人,“王爷,我只是跟您开个玩笑,能不能先放开我。”

“怎么了,刚刚夫人不是说的闺房之乐,现在可不是你想反悔就能反悔的。”不给鄢秋林说话的机会,萧煜吻上了鄢秋林的唇,细细碎碎的吻着。

正在关键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急促敲门声,“王爷,王爷,奴婢有事禀报。”

“有事情明天说,不许打扰。”萧煜被打断了,有些不开心。

外面的丫鬟没达到目的不摆休,“王爷,不好了,平夫人梦魇了,被吓得不轻,您快去看看吧。”

萧煜闻言立马起来,匆匆而去,离开之时还看了鄢秋林一眼。

鄢秋林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的问夏杏,“平夫人以前也有这个毛病吗?怎么没听说过呀。”

夏杏如实回答,“从未听说过平夫人有这一病症,今日也第一次听说。”

“算了,早些安歇吧,平夫人那边我们是管不着了。”鄢秋林这折腾了一天,昏昏沉沉的睡下了。

接连好几日,平念儿都有梦魇之症,虽说有御医来看过,却没有好转的迹象,萧煜一直忙中抽空,夜夜陪伴着她,安抚着她,希望她快点好起来。

府中上下议论纷纷,无一不说王爷对平夫人的情况,小声议论着平夫人就是竟陵王妃的不二人选。

萧煜见平夫人仍不见好转,不仅请了好几位御医,还请了京城中一些有名的大夫,都没诊断不出病根在哪里,也都医不好。

“李大夫,怎么样了?”这李大夫是萧煜花大价钱,从很远的禹州请来的,是当地颇为有名的大夫。

李大夫给平念儿诊脉,反复诊断,也没明白这脉象有什么不正常,无奈的摇摇头。

“恕老夫直言,这平夫人脉象正常,没什么问题。我开几幅安神是方子吧,其他的我也无能为力。”李大夫恭恭敬敬的说到。

又是没诊断出病因,萧煜气闷,“都是一群废物,本王请你们来,不是让你们来跟我说无能为力的。”

平念儿楚楚可怜的说道:“王爷别生气了,是妾身自个身子弱,不怪大夫的,先让大夫下去吧。”

萧煜摆摆手,“带李大夫下去抓药吧。”

平念儿抓住萧煜的手,“王爷您别气了,我知道您是担心妾身。”她轻轻的咳了一声,“妾身会好起来的。”

“我会再找些大夫过来给你看病的,我会查明是什么原因的。”萧煜安抚着平念儿。

平念儿柔柔的倒在萧煜的怀里,“王爷您待妾身真好。”

“禀王爷夫人,燕夫人过来探望夫人了。”丫鬟过来通报了一声。

“请进来吧,我也好几日不曾见到燕姐姐了,倒是有些想念了。”平念儿从萧煜的怀里出来,笑着说道。

鄢秋林走了进来,瞧见萧煜也在,觉得似乎来得不是时候,不过还是笑盈盈的行了礼,“见过王爷。”

“你倒是忙得很,念儿都病了几日了,今日才得空来坐坐。”萧煜不紧不慢的暗讽道。

“是妾身考虑不周了,想着平夫人病了,肯定很多人来探,就想着不要打扰了。”

鄢秋林心想,不就是一个小病,还得兴师动众的都来,巴巴瞧着。她知道平念儿这病得古怪,请了那么多人都没瞧出病因,只是有人关心则乱。

平念儿则是笑着说,“燕姐姐能来看我,我已经很开心了。”然后又看向萧煜,“王爷心里烦闷,燕姐姐可别往心里去。”

“平夫人可有好转了些?”鄢秋林还是一脸关切的询问平念儿。

“虽然还是老样子,但是我想应该很快就好了。”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

鄢秋林和平念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心想差不多就该撤,只是来做做样子,还真是有些麻烦,不过碍于萧煜在场,还是多关照了几句。

此时一个丫鬟抱着一只京巴走了进来,“禀王爷、夫人,有一件事不知当不当讲?”丫鬟一副不知道到该不该说的样子。

“小碧你什么变得这么扭捏了,这里又没有外人,还有什么事不能讲的。”平念儿摸了摸京巴的头,眼里忽然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这多多怎么这么脏,都是尘土,记得待会给它洗洗。”

鄢秋林恰好看到了这一神色,又想着平念儿病得古怪,似乎是有什么目的的,觉得不太妙。

“多多之前就喜在后院桂花树下刨土,每每都被我们制止了,我们也没太在意。只是刚刚趁丫头不注意的时候,多多又去了桂花树下玩耍,依然在那里刨坑,我们觉得都是土,太脏了,想把它捉回来,结果看见了一个半截还埋在土里的小木偶。”

“不过是个小木偶,可能是哪个小孩丢的玩家,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让王爷和燕夫人见笑了。”平念儿在萧煜面前温和的笑了笑。

萧煜随即开口道,“怎么,是什么样的小木偶?有什么不妥?”

小碧向萧煜行了个礼,“王爷恕奴婢无礼,妄自猜测,这小木偶怕是个不好东西,上面还刻着生辰八字的,估计是什么邪门的旁门左道之术,用来害人的。”

听到这里鄢秋林就察觉不对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