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小川夏灵儿(我才大二,非要渡劫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宁小川夏灵儿)我才大二,非要渡劫吗?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宁小川夏灵儿)

小说《我才大二,非要渡劫吗?》,超级好看的都市小说小说,主角是宁小川夏灵儿,是著名作者“刘小谦”打造的,故事梗概:只见他抬起手,食指在玻璃门上一弹。四米高的巨幅玻璃门应声而碎,散落一地。……顶楼大平层。周海山数百平总裁办公室…

宁小川夏灵儿是《我才大二,非要渡劫吗?》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刘小谦”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只见他抬起手,食指在玻璃门上一弹。四米高的巨幅玻璃门应声而碎,散落一地。……顶楼大平层。周海山数百平总裁办公室…

第5章 上卫生间了 试读章节

圳海市。

临近午夜。

周氏地产大楼,巨大的钢化玻璃大门紧闭。

一个人影,从空中坠在楼前的空地上。

只见他抬起手,食指在玻璃门上一弹。

四米高的巨幅玻璃门应声而碎,散落一地。

……

顶楼大平层。

周海山数百平总裁办公室。

地上尽是尸首与鲜血。

就在刚刚,这里发生了一起火并。

老城区的地产商赖成俊,带着一批人,深夜闯进了大楼。

周海山的安保措施其实很完备,整个大楼都是保镖,每一个保镖都素质过硬。可是,赖成俊带的人,各个有枪!

他们走私了大量的军火,并且在这里,大开杀戒。

办公室270度视野的落地窗前,赖成俊抿着红酒,说,「还是你这里景色好,我们老城区,哪有这景色!」

周海山此时正被绑在凳子上,浑身上下,满是血污。

他吐了口吐血沫,「赖成俊,咱都做了十几年商人了,你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谈不拢,就硬抢?」

赖成俊摇着手指,「这么说多难听啊!是小弟我资金周转不开了,几栋楼都烂尾了,这才来求您帮忙啊。」

他拿出了一沓合同。

「你把这份合同签了,接手我的楼盘,那些烂尾楼地段都不错,你盖好了继续卖嘛!」

「去你妈的!」周海山骂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那些烂尾楼的钢筋水泥全是豆腐渣,地基深度都不够,根本建不起来!你从项目一开始,就已经算好了,要吞了老百姓的钱!」

「是啊,我还算好了让你背锅。」赖成俊仍然笑着,「所以,这合同你签不签啊?」

周海山骂道,「签你大爷!赖成俊,你就是个……」

突然,赖成俊抽出刀子,一抬手。

周海山的左手小指直接被削掉了。

剧痛上涌,周海山后续的咒骂已经说不出口。

赖成俊又问了一遍,「签,还是不签啊?」

「签……签你妈!」

银光又是一闪,接着,又是一根手指头掉落在了地上。

周海山再也没法说话。

嘴里传来牙齿碎裂的声音。

赖成俊大笑出声。

「周海山,周大哥!你也有今天!当年大家一起出来打天下,可打了一半,你却说我不讲道义,把我踹出了帮会。」

他将那刀子猛地插在周海山大腿上。

「是啊,我是不讲道义,你讲!你讲道义,不还是栽倒我手上!?」

他拧动着那把刀子。

周海山疼得浑身颤抖,冷汗津津。

赖成俊嘲弄着,「大哥,求我呀,求我饶了你!」

忽然……

叮。

办公室的尽头,电梯上的屏幕忽然亮了。

那电梯是周海山专用的,能去任何楼层,但普通员工并不敢用。

所以这个时间,是谁进了电梯?

那屏幕上的数字,从01,02,03,缓慢爬升。

电梯一侧的监控屏幕上,显示出电梯内部,只有一个20岁左右的清瘦少年。

那少年在每一层都开一次电梯门,出去一下,又回到电梯,继续上一层。

赖成俊很快明白,那少年在找周海山。

「你的人?」赖成俊问道。

周海山沉默不语。

赖成俊也不啰嗦,起身,一挥手,瞬间十几个黑衣人,各个持枪,所有的准星,都对准了电梯门。

17,18,19……

此时,就连周海山也开始隐隐担忧起来。

他知道宁小川功夫了得,可他毕竟是一介凡躯,能抵御电梯门外十几口枪吗?

20,21……

叮!

电梯停在了这一层。

两扇门,刚刚开了一个缝隙,忽然枪声大作!

十几把枪同时开火,火光迸溅,致命的子弹全部钻入了那渐渐打开的电梯仓内!

持续数秒。

「停!」

赖成俊喊了一声,所有人这才停火。

可烟雾散去,众人竟发现,电梯里空空如也,只有成片的弹孔。

「人呢?」赖成俊懵了,「监控器里那人呢!?」

众人走近电梯一看,才发现,电梯顶棚已经开了个窟窿。

就在此时,办公室天花板的另一处,传来沉重的撞击声。

砰!

砰!

所有人调转枪口,对准了声源处。

接着……

轰!

天花板碎裂,一个人影,随着穹顶的碎片落地。

所有的枪管再次开火,可那影子在第一声枪之前,已横着窜了出去,将所有的子弹都甩在了身后。

下一瞬,一个枪手的手腕忽然喷出鲜血;接着,又一个枪手的双肩碎裂;又一个人,手肘直接反向弯折;又一个……

霎时间,在场的所有赖成俊的打手,都蜷缩在地上哀嚎起来。

枪支散落在了地上。

却已没有人能捡起它们了。

「斩月」身法猛地终止,那人停在了赖成俊的身前,将周海山,挡在了自己身后。

正是宁小川。

赖成俊吓了一跳,向后连退了两步,一屁股跌在地上,「你……你谁啊!?」

「我?我周海山的大哥。」

宁小川指着插在周海山腿上的那把匕首,「你把我小弟弄成这样……想怎么死啊?」

赖成俊很难抑制自己的颤抖,嘴巴开合,却说不出话。

「不说?」宁小川在地上随便捡了一把刀,「那这样吧,你砍他两根手指,我就砍你四根手指。你插了他一刀,我就插你十刀。」

赖成俊懵了,「不是……你怎么算的啊?」

「重要么?」宁小川说着,忽然将真元运在手中的刀上,接着一刀飞出……

那刀速度极快,出手便化作寒芒,直射向了赖成俊的右手。

其实他并不想割对方的手指。

天劫的事,让他心情很差。

所以眼下,他只想将刀子提升到一定的速度,然后,直接将赖成俊的右手崩碎。

尖锐的破空声,一道银光!

可忽然,嗡的一声。

那刀子竟在半空中,停住了。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将它狠狠攥住,不能寸进。

半秒钟后,宁小川凝在刀上的真元散尽,那刀子「啪嗒」落在了地上。

周海山,以及宁小川,心底皆是一沉。

「这屋子里还有别人?」宁小川小声问身后的周海山。

「是啊,有个老头,刚上卫生间了。」周海山悄声回答。

「那他妈你不早说?」宁小川骂道。

「大哥,你刚打得这么嗨,哪有空说啊!」

而赖成俊却已经站了起来,脸上的畏惧一扫而空,转而变成媚笑。

他对着刚刚从厕所里出来的老头抱怨:「道爷,您可算出来了!小赖刚才……差点被人打死啊!」

那老头梳着道士发髻,却顶着啤酒肚,穿着衬衫西裤。他提了两下裤子,并没理睬赖成俊,而是转头看向宁小川,裂开嘴角,露出一嘴黑黄的牙,问道:

「小子,何门何派啊?竟能有炼气圆满的道行。」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