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配苟活指南(顾云依宇文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顾云依宇文翊)穿书:女配苟活指南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顾云依宇文翊)

古代言情类型《穿书:女配苟活指南》,现已上架,主角是顾云依宇文翊,作者“织绯”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柳儿和车夫自发护主,下车拦在前面,想不到拉着顾青禾的马匹突然受惊,冲开众人,一直向山林里奔去。说到这里,柳儿非常后悔把顾青禾一个人留在车上。事发突然,等护卫们回过神来救主,那边马车已经翻到水沟里去了。好在顾青禾机灵,提前跳了车,大碍没有,只是崴了脚…

小说叫做《穿书:女配苟活指南》是“织绯”的小说。内容精选:柳儿和车夫自发护主,下车拦在前面,想不到拉着顾青禾的马匹突然受惊,冲开众人,一直向山林里奔去。说到这里,柳儿非常后悔把顾青禾一个人留在车上。事发突然,等护卫们回过神来救主,那边马车已经翻到水沟里去了。好在顾青禾机灵,提前跳了车,大碍没有,只是崴了脚…

第7章 柳儿告状 试读章节

柳儿口中的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早些时候,顾青禾一行人途经城郊后山,林子里突然冲出来一大群蒙面强盗,乌泱泱的一波人,个个骑着高头大马,二话不说,拔出长刀冲着车队比划。

当时下着大雨,护卫视野受阻,一时间看不清来者是谁。

青禾小姐让人前去交涉,然而话没说两句,对方就气势汹汹地要冲过来。

柳儿和车夫自发护主,下车拦在前面,想不到拉着顾青禾的马匹突然受惊,冲开众人,一直向山林里奔去。

说到这里,柳儿非常后悔把顾青禾一个人留在车上。

事发突然,等护卫们回过神来救主,那边马车已经翻到水沟里去了。

好在顾青禾机灵,提前跳了车,大碍没有,只是崴了脚。

柳儿和几个老妈子救下她之后,换了辆新车乘坐,开始还好好的,走了二里地之后突然发起烧来,之后整个人直接晕了过去。

至于那些始作俑者强盗,被马车冲了一下,乱了阵脚,吵吵嚷嚷了一会儿就作鸟兽散了。

一群人不明不白地来,又不明不白地走了,真是够奇怪的。

那一伙人奇不奇怪不在柳儿的考虑范围之内,她之所以抓住顾云依不放,全因冲上来的人当中有人说了一句,“你家小姐不应该回来,有人不想看到她。”

谁最不想看到她呢?

想来想去,只有顾云依这个庶妹了。

“所以你就认定云依小姐雇人加害大小姐?”

米莲看柳儿的表情就像看一个傻子一样,“见过离谱的,没见过离谱得那么不要脸的。”

说得好,顾云依在心里给米莲加了个鸡腿,面上继续走她白莲花的人设,“母亲,女儿到底哪里得罪这个柳儿姑娘了?”

她不说顾青禾指使,只道是丫鬟自作主张。

“柳儿没说一定是二小姐,只是歹人又说了,大小姐挡了别人的道,不能让她顺利回家。”

“也许人家的话就是字面的意思,你们车队人太多了,把路给挡完了。”

米莲嗤鼻一笑,正好把顾云依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官道那么大,怎么可能挡得住!”

柳儿竟然被带到坑里去。

金氏扶额,再问,“歹人的话除了你,还有谁听到?”

一个人是片面之词,多几个人作证,结果就完全不同了。

柳儿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当时场面嘈杂,为首那人带着两个帮凶直接朝我们冲过来,显然是事先打探好的,马车附近除了小姐,还有车夫。”

“给大小姐赶马的车夫是谁,去带过来。”金氏下令。

这么大的事肯定瞒不住,京都府尹收到消息,只怕人已经在路上了,她要在官方插手之前弄清楚真相,如果真有强盗就交给官办,但如果只是内部问题……

想到这里,金氏看了一眼顾云依,说完全不怀疑也不可能,毕竟争宠这种事情,小门小户也不少见,何况她这样的一大家子。

一抬眼看到顾云依眼观鼻鼻观心,神态自若,又想到她平日里那么乖巧,不像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只是她毕竟是庶女……

无论金氏如何心境摇摆,顾云依一点也不慌,她真的是无辜的好吗,小说里根本没有这一段剧情。

没过多久,下人回报,给青禾赶马的车夫是跟着镖队一起雇来的,拿到佣金之后已经离开了。

“雇来的也有个出处不是,一个大活人还能凭空消失,再给我去找,务必把人找到带过来。”

金氏的心情肉眼可见的不好了。

侯府的日子向来清闲,虽说儿子偶尔也会给她找事,但都是些不用费心就能解决的杂事,庶女乖巧听话,常常哄得她心花怒放,反倒是这个正牌大女儿,一回来就给她弄了件糟心事,冥冥中似乎应了仙师那句话。

“此女命格虽贵却上犯孤星,刑克友亲,必不能家养,否则一家老小,上上下下都不能安宁。”

十多年过去了,司天台尊封的白胡子仙师言犹在耳。

金氏疲惫地摁了摁太阳穴,不是说及笄之后就好了吗?虽然还没有举办及笄礼,但是青禾在上个月已经满十五周岁了,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

“母亲可是累了?”

顾云依适时出声询问,这是她关爱母上的人设,如今人虽然换了芯,但人设不能改,否则一不小心OOC(OUT OF CHARACTER脱离人物原来性格),被人瞧出端倪又得想办法撸圆。

“梧桐快给按按,别让母亲难受了。”

梧桐的按摩手法一直深得金氏喜爱,效果也有目共睹,金氏紧绷的脸色渐渐舒缓下来。

米莲走到柳儿面前光明正大地瞪了她一眼,“都是这个小蹄子闹的,主子病了不在跟前伺候,到处乱嚼舌根,大小姐还没发话呢,自个儿就编出来一套故事,不知道平日里规矩学到哪里去了,这要在我们院里,打发了都是轻的。”

米莲的声音不大,字字戳心。

柳儿跪坐在地上,听得脸红一阵又白一阵。

顾云依上前将米莲拉退,“不必多说,母亲自有决断。”

助攻达成,米莲悻悻住口。

顾云依负责善后,“都是我平日里管教过于散慢,下人没有规矩,女儿自领家法,回屋抄写百遍家规。”

金氏闭着眼睛随意挥了挥手,“免了吧,小丫头说的也不全错。”

柳儿一听,脸色惨白。

不行,她必须要反驳,米莲那些话表面上说的是她,实际上打的是大小姐的脸。

“柳儿虽然自小在乡下长大,但是小姐教导规矩都是比照城里来的,只是婢子愚笨,总也学不好。大小姐住在乡间,身边也没个至亲,明明身娇肉贵,却要在乡下吃平日里小户人家都吃不着的苦头,琴棋书画,针线女红,哪样不是往极致里练,就怕入不得夫人的心,也怕被城里头的小姐给比下去,青葱一样的手指,练得伤痕累累,就连我们这些下人看了也于心不忍。”

这是打感情牌了。

顾云依看到金氏的脸上果然多了几分怜爱。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am11:07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am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