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在位面打工的日子免费(梁方娄司)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重生之我在位面打工的日子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重生之我在位面打工的日子)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重生之我在位面打工的日子》,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在梁方犹豫一番后,还是把属性点全部点到了敏捷上面至此梁方的敏捷已经加到了33点等级已经从初始的负七级达到了负三级系统背包容量还是没有出现任何变化现有积分4000点加完属性点后,梁方便熄了灯,随即陷入了思考也许在想家,或是在想眼前的大战,又或是在想未来的淘汰赛….就在梁方眉头紧皱时突然用眼角余光瞥…

穿越重生小说《重生之我在位面打工的日子》,由网络作家“鱼伯易”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梁方娄司,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在梁方犹豫一番后,还是把属性点全部点到了敏捷上面至此梁方的敏捷已经加到了33点等级已经从初始的负七级达到了负三级系统背包容量还是没有出现任何变化现有积分4000点加完属性点后,梁方便熄了灯,随即陷入了思考也许在想家,或是在想眼前的大战,又或是在想未来的淘汰赛….就在梁方眉头紧皱时突然用眼角余光瞥…

第7章 初次交锋 试读章节

在梁方犹豫一番后,还是把属性点全部点到了敏捷上面

至此

梁方的敏捷已经加到了33点

等级已经从初始的负七级达到了负三级

系统背包容量还是没有出现任何变化

现有积分4000点

加完属性点后,梁方便熄了灯,随即陷入了思考

也许在想家,或是在想眼前的大战,又或是在想未来的淘汰赛….

就在梁方眉头紧皱时突然用眼角余光瞥见一道人影从帐前闪过

梁方思量一番,此刻正值丑时,也就是半夜两点左右,兵营内鼾声大作,除了值守兵士外任何人都不能在兵营乱走,且值守兵士是两三人一伍打着火把的,这人影鬼祟莫不是刺客?

想到关键处梁方随即翻身下床,轻轻的拨开行营的布门,远远的跟着那道人影,因为自己敏捷属性十分高,以现在梁方的身形速度,百余米内数秒可至,因此并没有过于靠近

那人影在行至角落一处行营后便停下了身形,四处张望一番后准备进入之时

梁方动了

只一瞬间便到那人跟前,随后捂住口鼻,正准备将其了断之时

行营内一个身形打断了梁方,并招手示意将人带进来

待梁方进入行营后发现行营内竟被挖出了一个密道,而刚刚示意之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后便表示让梁方跟随自己进入密道

梁方随即卡住那鬼祟之人的脖子谨慎的跟在那人身后

只见这密道竟有数十米,前面烛火闪烁,应该是快到了

待梁方走近后才发现,密室内有一书案,书案前有一带甲之人正在拨弄着书案上的沙盘,烛火闪烁,而书案两排则是站着数位带甲持刃的将士

待那拨弄沙盘之人回过头后,梁方才看清此人容貌

正是那赤眉樊崇

只见樊崇大手一挥,那带路之人就走了出去,回到了刚刚那座行营驻剑而立,而同时周围将士见到樊崇挥手便齐齐持拔剑状,对着梁方怒目而视

而樊崇则是摆了摆手示意不要轻动

“梁方,放开他吧”

随后梁方便回过神来,随即就松开了手并向樊崇抱了一拳,随即疑惑道:

“见过樊三老,这是?”

“梁方,此事本应是我内部之事,不料竟也牵扯到了你,我本来是想安排你参与的,但你毕竟入我军时日太短,故…….”

“也罢,因为现在朝廷派遣的人马将至,而我军又与正面战场相隔化从山,这几日我已派出多位密探去探查,却不成想全部折损,就今日有消息回传,所以我便紧急召开了此会议,商讨攻山事宜,至于为何在此,乃是我军中人多眼杂,早已被朝廷和各方势力安插进了不少细作”

其实梁方在进到密室之时就有考虑到,当时微微一怔神的功夫就是在思考这个问题

“三老心思缜密,亦在情理之中,梁方佩服”

“好了,不用拍马屁了,我们分析一下战局吧…….”

…………..

等到商讨完毕,众将士归营时已是天蒙蒙亮了,天空也下起了细雨

梁方在出来后便立即回到了行营

随后思考着

“樊崇要攻山,这是一件好事,但是樊崇此人目前正需要兵源,恐怕不会将任横军屠戮殆尽,就算斩杀了任横,这样一来我的任务就只能算是完成而已,并且据探子此行所报,任横此人也是草莽出身与樊崇性格相同,搞不好到时候两人还要拜把子,这样自己的任务就更完不成了,目前看来只能激化矛盾,使任横转投朝廷了”

在梁方正想着行动应该怎么规划时,营外号令声响起

原来是樊崇昨晚相议的攻山计划正在准备开始,而梁方出了行营后看到不少的人,因为事发突然而急急忙忙的从营帐内跑出,顿时安静的兵营内人声鼎沸

但是在短暂的热闹过后,便传来了各领兵从事的一声声点卯

随后井然有序的把军队开拔到了化从山下

不多时

随着各领兵从事的安排,兵士们已经抽出了宝剑长戈,搭矛举盾排成了阵型

而化从山上

在兵营开动时便有探子来报,任横便就开始勒令兵士严阵以待

在双方都摆开阵型后

随着一声令下

只见一方形矩阵的众兵卒随即展开了激烈的搏杀

梁方看的出来,这只是双方在相互试探实力罢了,那任横兵卒虽然散漫,带甲之士也并不多,更有一部分手中竟是锄头钉耙,但是却占据了地形优势,纵使樊崇兵士兵器精良却也只能是打的有来有回,而且那任横军一点都不讲究战术,像什么有的抱上一块石头砸完就跑,有的在赤眉军长戈捅出时几人合力将长戈拉扯出来抢完就跑的,甚至还有些在坡顶竟对着正在攀爬的赤眉军头顶撒尿……….

随着日暮降临,两边将士你来我往谁也奈何不得谁后,也纷纷撤出了战场

梁方回到行营后

“今日看的清楚,对面任横军坐镇中枢的只有任横一人,跟传闻的任横军每逢大战必是兄弟二人坐镇出入甚远,早有流言说是任横军内兄弟二人分裂,现在看来应该是真的,不过也有可能是任横此人放出的烟雾弹,不管怎么样,今夜我还是决定去看看”

随后梁方便佯装一番出了行营

以梁方的脚程,很快就到了白天激烈杀戮的战场。

随即在爬山之时,刚爬到一处石台前时,一个人头正死死的盯着自己,差点让梁方失手落下山,随后梁方仔细看去应该是白天厮杀之时斩落的樊崇军中的兵士,因为此处太高,所以在撤出战场之时并未带走

梁方看打量了一番后,顿时心生一计

……..

任横军寨门前

“站住,干什么的?”

只见寨门前梁方披头散发,衣冠凌乱的正提溜了一个人头走到了寨门前

“兵爷,志士来投,还请禀报”

随后梁方便对着寨前兵卒说道。

那兵卒见其如此狼狈,手中又提了一颗人头,初见时还以为是厉鬼索命,问清后连滚带爬的跑向寨内,边跑边回道

“你在此稍后,我去禀报,莫要跟来!”

梁方在看到那兵卒如此不堪的行径后不禁也微微一笑

老子有那么吓人吗?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