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游小说(宋云娴张琪)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春日游)宋云娴张琪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春日游)

小说《春日游》,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宋云娴张琪,文章原创作者为“三尺锦书”,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因这情分,小五一直跟她亲近。上一世的时候,小五在成亲前不慎跌入河里溺死了。想起小五的死,宋云娴心狠狠一痛。上一世谢子安还活着这事,先是谢老夫人瞒着她,之后所有谢家人都瞒着她,直到她无意看到账册,发现这穷亲戚已经接济了快四十年了,而且从每月一百两到一千两…

现代言情小说《春日游》是作者““三尺锦书”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宋云娴张琪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因这情分,小五一直跟她亲近。上一世的时候,小五在成亲前不慎跌入河里溺死了。想起小五的死,宋云娴心狠狠一痛。上一世谢子安还活着这事,先是谢老夫人瞒着她,之后所有谢家人都瞒着她,直到她无意看到账册,发现这穷亲戚已经接济了快四十年了,而且从每月一百两到一千两…

第6章 试读章节

宋云娴闻言有些恍惚。
五姑娘谢文香是二房庶出,今年刚八岁,她姨娘在她出生不久就生病去世了。
侯府出事的时候,她才五岁,二夫人撒手不管了,老夫人也顾不上,宋云娴就把年纪最小的五姑娘带到她这院照顾。
小五跟着她住了一年多,老夫人怕她偏心小五,不顾其他孩子,便让小五回二房住了。
因这情分,小五一直跟她亲近。
上一世的时候,小五在成亲前不慎跌入河里溺死了。
想起小五的死,宋云娴心狠狠一痛。
上一世谢子安还活着这事,先是谢老夫人瞒着她,之后所有谢家人都瞒着她,直到她无意看到账册,发现这穷亲戚已经接济了快四十年了,而且从每月一百两到一千两。
当时她已经不管家了,将中馈之权交给了老二媳妇,察觉这件事有些古怪,她把人叫到跟前,一顿旁敲侧击,这老二媳妇兜不住,终于露出端倪来。
后来老三说了一句,说小五当年并不是意外落水,而是老夫人让人把她推下去的,看着她活活淹死了。
原来小五偶然得知三爷还活着,想把这事告诉她,老夫人不让她说,她不听,于是老夫人下了狠手。
所以谢家人个个对不住她,唯独这小五,心是向着她的。
前几日,她心里太乱了,不知该怎么面对谢家人。
这孩子几次来请安,她都没有见她。
梳洗好后,宋云娴让谨烟把五姑娘叫进来。
帘子打开,一个穿桃色春衫,梳着两个丸子的小姑娘跑了进来,一直跑到她跟前。
“三娘。”
别的孩子叫她三婶儿,这孩子一贯爱叫她三娘。
宋云娴看着小姑娘圆润润的小脸,水盈盈的眼睛,又乖又可爱的样子。
再想到上一世她年纪轻轻就没了,更是心疼不已。
“三娘,谨烟说您病了,现在好点了吗?”
宋云娴揉了揉小五的脸,温和道:“好多了。”
“可我看您好像瘦了很多。”
小五歪头道。
宋云娴笑笑,“这两天确实没什么胃口。”
小五想到什么,让宋云娴等着,然后颠颠跑出去了。
等了好一会儿,这孩子才回来,顶着一头汗。
宋云娴让谨烟湿个帕子,她把小五拉到跟前,给她擦汗。
“你跑什么。”
小五将一个荷包递给宋云娴,“这荷包是我绣的,里面装的是酸梅,三娘没胃口的时候就吃一颗。”
宋云娴看着这荷包,上面绣的是云纹,上一世小五给了她,她珍藏了一辈子。
她确实想吃点酸的,于是打开荷包,从里面捏了一个,先往小五嘴里塞了一个,自己再吃了一个。
小五酸的挤眉弄眼,可爱极了。
因这酸梅,宋云娴吃了半碗白粥。
这时谨烟过来,说是二夫人来了。
所为何事,宋云娴自然猜得出来。
让小五先回去,宋云娴请二夫人进了西屋。
侯府出事后,二夫人就去了尼姑庵,等风波过去了,她才回府。
但府上大小事都不管,整日待在小佛堂里。
谢子安是老来子,二爷比他大了十多岁,因此这二夫人也比她大不少。
她穿着青色素朴的春衫,不着一件首饰,手里拿着一串佛珠,面容温婉沉静。
她确实是潜心礼佛,不想过问俗事,可抛下丈夫和孩子,这更是一种逃避吧。
“老夫人一早派人喊我过去,说了你二哥的事。”
这二夫人是开门见山。
宋云娴笑笑,没有接话。
二夫人叹了口气,“我们都知道三弟妹为侯府付出了很多,我们心里也都很感激你,若不是没有法子,也不能走这一步。
三弟妹,事情没有做到一半就丢下的道理,你二哥的命在你的手里啊。”
“二嫂想让我怎么做?”
“你心里明白。”
“我不明白啊。”
二夫人皱眉,以往这宋云娴很尊敬她,不会这般胡搅蛮缠。
她顿了顿,道:“那霍渊贪图你的美色,只要你继续服侍他,哄得他高兴,把西北这案子彻底了结了,你二哥便能从大牢出来了。”
宋云娴抿了口茶:“只要是美色,他都喜欢,我自觉不如二嫂美貌过人。”
二夫人脸一沉,“你什么意思?”
“二嫂想救您的夫君,那您应该牺牲自己去爬霍渊的床啊,他应该挺喜欢您这一口的。”
“你!


放肆!
你竟让我去做这等肮脏的勾当!
““您嫌脏,我不嫌吗?”
宋云娴冷笑:“况,我只是二哥的弟妹,您才是他夫人!”
“你你……”二夫人被噎得什么话都说不出,因为这事她一点理都不占。
“二嫂识大体,明事理,您说着,我仔细听。”
二夫人又羞又恼,腾地站起身,气冲冲的离开了。
等那二夫人走远,谨烟啪啪拍起手来。
“太解气了!
夫人,对付这种不要脸的,您就得硬气一些。”
宋云娴也确实觉得解气,上辈子活得憋憋屈屈的,这辈子她就闹个翻天覆地。
这样过了几日,大理寺突然来人了,说要搜查侯府与废太子来往的证据。
堂堂侯府,一个大理寺说搜就搜,没人敢拦着。
等大理寺的人走了,大房二房的四个孩子,齐刷刷的跪在她这漪澜轩。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