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十三墨海云台(风流村医之自由的沃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陈十三墨海云台)风流村医之自由的沃土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陈十三墨海云台)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风流村医之自由的沃土》,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隆!隆!隆!渝州县杏花村,傍晚的天色异常阴沉,乌云堆垒,远处不时传来隆隆的雷声。陈十三骑着破旧的二八自行车,行驶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破车传了两代,发出单调的噪音,叮当作响。突然一个女人的呼救声响起,划破长空,尖利刺耳。“救命呀!救命!……臭流氓……”一阵狂风吹过,夹杂着阵阵雨腥气,两侧的苞米地传…

《风流村医之自由的沃土》主角陈十三墨海云台,是小说写手“墨海云台”所写。精彩内容:……隆!隆!隆!渝州县杏花村,傍晚的天色异常阴沉,乌云堆垒,远处不时传来隆隆的雷声。陈十三骑着破旧的二八自行车,行驶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破车传了两代,发出单调的噪音,叮当作响。突然一个女人的呼救声响起,划破长空,尖利刺耳。“救命呀!救命!……臭流氓……”一阵狂风吹过,夹杂着阵阵雨腥气,两侧的苞米地传…

第1章 苞米地里英雄救美 试读章节

“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喊人了?”

刘晓芸目光惊恐,一双纤白玉手捂住胸口,步步后退,此刻她有些绝望,如惊弓之鸟。

那双斩尽直男的大长腿莹白透光,怎么不令两个饥渴的饿汉疯狂。

“哈哈!往哪跑?”刘麻子流着口水,拦住了去路。

“哈哈哈!这里是庄稼地,没人听得到,叫吧,美人,尽情的叫吧!叫的爷心里直刺痒!”马三炮目光猩红,喷着酒气,流着哈喇子。

……

隆!隆!隆!

渝州县杏花村,傍晚的天色异常阴沉,乌云堆垒,远处不时传来隆隆的雷声。

陈十三骑着破旧的二八自行车,行驶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破车传了两代,发出单调的噪音,叮当作响。

突然一个女人的呼救声响起,划破长空,尖利刺耳。

“救命呀!救命!……臭流氓……”

一阵狂风吹过,夹杂着阵阵雨腥气,两侧的苞米地传来沙沙的声响。

听到女人的呼救声,瘦弱的身体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脚下不由乱了方寸。

走近了才听到两个男人的嘻笑声,声音忽高忽低的,如魔鬼的啸音,让人头皮发麻。

“嘻嘻!再大声点!小美人。”

“小妞……这庄稼地没人听得到……哈哈……”。

“啊!救命!”女人凄厉的声音再次响起,触动了陈十三的心弦,就在前面的苞米地里。

陈十三有些踌躇不前,显得有些懦弱,内心激烈地斗争着。

一辆红色的小电车跃入眼帘,是那样的刺眼,就倒在路边。

他认识那辆车,是村花刘晓芸的。

他可以装作听不见,悄然地离开,可是他做不到。

他急忙扔下自行车,跑向事发地点,虽然有些脚软。

隐约地发现一片倒伏的苞米地里,刘晓芸正在拼命地与两个男人撕打。

刘晓芸嘶声力竭,步步后退,“你们别过来,臭流氓!”

陈十三看清了两个步步紧逼的男人,是下洼村的地痞流氓,马三炮和刘麻子。

这俩家伙臭名远扬,无恶不作,两个人污言秽语地调戏、挑逗着,发出放浪的笑声。

马三炮猛扑过来,“哪里走!”刘晓芸不断挣扎。

刘麻子走下盘,从底下抓了刘晓芸白腻的脚踝,“过来吧你!”一把将刘晓芸拖倒。

看到眼前的场景,陈十三的喉咙不自觉咕哝了一下,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大喝一声。

“住手!”

紧接着,一道闷雷响起。

马三炮、刘麻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吓了一跳,急忙放开刘晓芸,回头观瞧。

当看清来人是陈十三时,两人不约而同地嬉笑起来,笑声中带着嘲讽。

“哈哈哈……挨揍的货来了……”

“哈哈哈,找找乐子!”

马三炮脚步踉跄地走到陈十三面前,喷着浓重的酒气。

“卧槽!原来是你这个小逼崽子!我看你活腻了,信不信我把你一块干了!”

陈十三长相中性,细皮白肉的,如果留头长发,画上淡妆,肯定比女人还妩媚。

这时,一旁的刘晓芸趁机捡起地上的白衫,遮住身上露出的白嫩,目光有些惊恐,显得楚楚可怜。

陈十三向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快走。

刘晓芸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俏脸绯红,凹凸有致的身体瑟瑟发抖。

陈十三明白,这两个流氓已经兽性大发,刘晓芸不走的话肯定凶多吉少,情急之下大声喊道:“晓芸还不快走!不用担心我!”

刘晓芸抹了把眼泪,转身就走,刘麻子见状刚要上前阻拦,陈十三飞起一脚把他踢翻在地。

看到刘晓芸骑上小电车跑了,马三炮当时就火了。

“草泥马!你敢坏老子好事?我干死你!”说着挥拳就朝陈十三打来,陈十三闪身躲过。

此刻刘麻子也从地上爬起来,顺手捡起一块砖头,叫骂道:“逼崽子!你敢打我,我……”

说话间一挥手,一个旋转的砖头就飞向陈十三的脑袋。

陈十三躲闪不及。

“砰!”

他的额头被飞来的砖头打开了花,一股温热的血流了下来。

身子还没站稳,马三炮一个嘴巴就抽到陈十三的脸上。

陈十三身材单薄,一个趔趄摔在地上,此刻豆大的雨点开始密集地下了起来。

马三炮正在气头上,目光猩红,凶神恶煞,立身在暴雨中,好似一个恶鬼,朝陈十三紧紧逼来。

身后的刘麻子拾起地上的砖头,趁其不备,用力挥向陈十三的脑袋,“草泥马!”

“啪——!”

正中陈十三的后脑。

经过这猛烈的一击,陈十三突然感觉一阵晕眩,闷哼一声,失去了意识,身体僵直地倒在地上。

他感觉一切都陷入了黑暗,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刘麻子不解气,还想打,马三炮急忙拦住他,“操蛋玩意!都挺尸了,你把他打死了!”

两个人分别试了试陈十三的鼻息,果然已经没有呼吸了。

经过雨淋两人彻底清醒过来,感觉非常后怕。

“还愣着干什么?快把他处理掉!”马三炮咆哮道。

刘麻子有些不知所措,毕竟人是自己打死的。

马三炮还算清醒,看了看远处的一口大眼井,“快,把他扔井里!”

说完,两个人把陈十三固定在自行车上,又找来几块大石头压住,一起沉入了大眼井。

大眼井是用来浇地的,碧绿色的,深有两三米。

看着逐渐消失的身影,两个人踏着泥泞飞也似的逃走了。

“咔嚓——!”

一声炸雷震天,一道霹雳像一条银龙狂舞在大眼井的上空。

陈十三沉入水底,被炸雷惊醒,感觉脑中一片清明。

一个遥远的声音响起,振聋发聩,“我是神农大帝,今传你【药典】【地皇经】【命泉壶】望你弘扬医术,造福苍生……”

紧接着,无数的碎片涌入自己的脑海,各种药草,配方,还有地皇经中的各种奇异功法,就像是瞬间烙印在识海中。

那个声音又响起,“这是药典的方术,还有地皇经的上乘功法,你要好好研习……”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am9:30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am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