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在古代扮男装(秦诺樗栖)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关于我在古代扮男装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关于我在古代扮男装)

《关于我在古代扮男装》,以秦诺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秦诺”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秦诺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说“放我走,呵~墨华,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为什么看上你这个么渣男,墨家出了你这么一个渣,我估计墨家离灭亡不远了,哦…还有你,秦灼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后是秦朝阳吧,这种事就只有那个人渣能做出来,我妈当初也是你们下的手吧,你们想得到继承权,不怕告诉你们,只要今晚一过继承权…

小说《关于我在古代扮男装》是作者“樗栖”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秦诺樗栖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秦诺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说“放我走,呵~墨华,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为什么看上你这个么渣男,墨家出了你这么一个渣,我估计墨家离灭亡不远了,哦…还有你,秦灼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后是秦朝阳吧,这种事就只有那个人渣能做出来,我妈当初也是你们下的手吧,你们想得到继承权,不怕告诉你们,只要今晚一过继承权…

第3章 缘由 试读章节

凤鸣宫里,成宪帝看着怀中的女儿,不,现在应该说是皇儿,再看看床上已经睡着了的女人喃喃道“渺渺,朕这样做对吗?”撇见王福从殿外进来给南宫渺渺理了理被子并对着王福说了一句别吵醒她,王福会意并退出殿内,等了一会儿见皇上出来行礼说“陛下,国师在御书房等候。”

听着这个貌似是自己亲爹的人宣布自己是皇子,想着:我什么都没做都被皇子了,我是公主啊!呸~不对,皇子?公主?这是什么?

试着出了手,只见一节白嫩嫩的小小的手,这不是我的手。

忽然回想起来:在十五楼的天台上,冷风袭来,对面的人拿着枪对着我“秦诺,把继承权交出来”

“哼~想得到我秦氏继承权?这几年你们装的挺累的吧,秦灼玉你可真和你妈一样啊,毕竟有其母必有其女嘛,果然古人诚不欺我。”哐当,天台的门开了,一个拿着枪的男子出现在视线里“秦诺,别挣扎了,这里全是我们的人,只要你把继承权交出来,我放你走。”

秦诺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说“放我走,呵~墨华,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为什么看上你这个么渣男,墨家出了你这么一个渣,我估计墨家离灭亡不远了,哦…还有你,秦灼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后是秦朝阳吧,这种事就只有那个人渣能做出来,我妈当初也是你们下的手吧,你们想得到继承权,不怕告诉你们,只要今晚一过继承权已经不属于我了”秦诺嘴角上扬。

秦灼玉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变得狰狞起来“那么,秦诺,你去死吧”说着把枪口对准了秦诺的心脏部位,秦诺挑眉“这么想要我死?不劳诸位费心,我自己来”,秦诺把手中的匕首朝秦灼玉一扔,心想着我杀不死你我也要恶心死你,便跳下了天台。

耳边传来的声响,把我从回忆里拉了回来,原来我已经死了啊,被自己给蠢死了,这死法真的奇特啊,我死了秦朝阳也不会在意的。只是让外公又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唉~

不过,墨华,我本来就没打算接手公司,想着若是你我结婚了,我便把股权转给你,可是啊你沉不住气,还好把我妈的公司给了表哥,秦灼玉好好享受我给你准备的大礼吧。

不过这是什么情况,我这是遇到穿越小说中写的穿越了吗?还是穿成婴儿了,这么狗血的事情我竟然遇到了,还要女扮男装,还是皇子,所以我是男的还是女的呢?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可能回不去了吧,既然来了就好好呆下去吧,既来之则安之嘛。

忽然想起刚刚便宜爹的话,那么问题来了,这是什么朝代?等等刚刚好像听到元力了,元力那是什么,算了不管了。

咕咕咕~什么声音?额,我饿了,怎么办啊,难道要吃那东西吗?不是吧我已经二十年没吃过了,想想就恐怖,可是不吃会不会饿死,那我就成为史上第一个被饿死的穿越者了,可怕。

我好饿啊,就算饿我也不会哭。哇哇哇~(说好的不会哭呢,秦诺:不哭就饿死了,在吃的面前什么都是浮云,作者:……)。

听着孩子的哭声,南宫渺渺醒了抱着孩子,不知所措“奶娘,奶娘奴婢在,娘娘,怎么了?奶娘,这孩子怎么了?怎么一直哭?”

便宜娘亲,你们再讨论我就要饿死了,心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

娘娘,孩子怕是饿吧”南宫渺渺懵了“饿了?那怎么办”南宫渺渺茫然的望着金嬷嬷,“….奴婢抱着去找奶娘吧”,南宫渺渺反应过来红着脸说“不用了,本宫自己喂,奶娘你下去吧”金嬷嬷打趣到“娘娘可是害羞了?嬷嬷~”南宫渺渺的脸愈发红了“好了,好了,奴婢不打趣您了,奴婢告退”。

南宫渺渺看着怀中的孩子说“我可怜的女儿,生来就担负这么大的责任,孩子,我可怜的孩子,母后对不起你啊”说着便哭了起来。便宜娘亲您欺负我不会说话,宝宝要饿死啦,算了,继续哭吧。哇哇哇~孩子的哭声把南宫渺渺的注意力成功的转移了“宝宝,宝宝不哭了,母后这就给你吃了”

成宪帝到了御书房挥手示意王福下去,“国师,这么匆忙找朕来,是否是他破封印了?”

“陛下,您误会了,臣观天象,西方出现祸星,祸星现世,天下大乱,生灵涂炭”

“这如何是好?国师可有应对之策?陛下莫急,臣还看见一枚帝星,在东方的位置出现,但是若隐若现,臣一时无法判断,陛下这…”

“西方祸星,东方帝星~东方…..东方….”成宪帝反复喃道,“陛下?可是想到了什么?”

国师见成宪帝如此模样,忽然抬头一脸不可相信的样子盯着成宪帝看也顾不得礼仪,猜想道:莫不是几个时辰前,皇后娘娘生产,而这就是东方…..这怎会如此巧合,但这当真是巧合吗?

“朕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国师俯身,告退。

与此同时,济安寺。济明给济缘送斋饭,见济缘在看星象问到“师叔,这星象怎的如此奇特?这天下将要大乱啊。师叔?您说什么?”济明见济缘说了这句话就不再开口便知这是天机,放下斋饭,就退了出去。

祭坛处,阴风阵阵,要是有人路过这儿一定会看到黑色的气绕在祭坛一圈,不一会儿什么都没了。祭坛深处,一个看不清面容的黑色影子用沙哑的声音对着旁边穿着银色铠甲的人或者说是神说着“一万年了啊,妖尊现世,怕是,赤焰,如今的你怕是也困不住本皇了,桀桀桀~”

“赫真,你太天真了,除了妖尊还有一个帝星,一万年前我能打败你,一万年后我也能再次打败你”

“打败本皇,要不是赤焰你使诈本皇怎么可能败于你手,今时不同往日,赤焰如今没了绯月,你还能打败本皇吗?”

“怎么?被本皇说中了?”赤焰看了赫真一眼,便什么也没有说了,赫真见赤焰如此无趣,知晓他的性子如此便知是问不出什么了,遂也安静调息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am8:46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am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