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周杰伦、孙燕姿和罗大佑的线上演唱会让不少人一同回味了青春,当疫情将线下演出按下”暂停”键时,线上演唱会、数字音乐平台和短视频平台似乎为音乐人开启了新的发展方向。

不过,线上演出大多以头部顶流音乐人为主,绝大部分中、腰、尾部音乐人线上演出的参与程度并不高,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教授张丰艳团队近日发布的《2021中国音乐人报告》显示,高达92.26%的音乐人并没有参与过这类线上演出活动。

面对特殊的形势,大部分音乐人是如何生存的呢?”艺人在线上的演唱会上更多会唱一些老歌,对于我们的需求并不是很多。”从2005年开始进入音乐行业的词作家冀楚忱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受疫情影响,许多电影项目取消,一些稿费也只能拿到一半。’穷则变’,许多音乐人开始拥抱网络音乐,以及网络平台。”

张丰艳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2021年,我国音乐人月收入超过8000元的人数占比超过4成,整体收入有所增长。不过,2021年音乐人数字平台收益情况相比2020年各收入层次均有所下降,同时,短视频已经成为整个中国音乐人的流媒体平台,音乐人在短视频平台上上传音乐占比为65%。

“后版权”时代音乐平台收益下降

目前,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等数字音乐平台已经逐渐取代了CD,这些平台旗下的App也成为了普通人听歌的主要入口,为了争夺更多的曲库,各个音乐平台围绕版权展开的争夺战也持续不断。

在版权争夺趋于白热化的当口,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在2021年不再允许数字音乐平台跟唱片公司进行独家合作,数字音乐平台的”版权之争”势头得以暂停。

数字音乐平台给了音乐人提高收入的机会。以腾讯音乐为例,2021年,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全年总营收312.4亿元,音乐人平台入驻数增长到了30万人。在线音乐业务方面,腾讯音乐在线音乐付费用户达到7620万,同比增长36.1%,付费率达12.4%。

“数字化时代,越来越多的音乐人倾向于接受平台的一些计划,自2014年虾米开始’寻光计划’以来,我们发现腾讯音乐推出了很多计划,包括原创音乐共振计划、原力计划;抖音的亿元补贴、网易云的星辰集等等,这些平台从不同的角度给音乐人提供了推广资源、专辑资源、演出机会、音乐培训、音乐周边等等。音乐人接受了这些计划之后,不管是对于平台满意度还是个人收益上都有很大变化。”张丰艳说。

不过,根据《2021中国音乐人报告》,2021年音乐人数字平台收益情况相比2020年各收入层次均有所下降。具体来看,2019年有41%的音乐人通过数字平台获得收益,2020年这一比例增加到了75%,但2021年跌回了57.98%。

对此,张丰艳解释称,当大量付费用户开始付费,流媒体平台就会对于付费量以及整体在购买专辑的付费量、聆听率构成每个月音乐人的月账单,由于独家版权不允许再被授权,平台景气度下跌,依托于这些平台的音乐人的收益也相应受到了影响。

“对于音乐作品来说,数字音乐平台就类似于音乐市场的’做市商’,当独家音乐版权制度被取消之后,平台本身的做市商的激励机制受到了影响,因为原本其购买的产品在经过平台宣传或者相应资源的投入后有望将歌曲或歌手捧红,塑造成一个大流量,但目前这样的投入已经没有办法获得更多收益,因此对数字音乐平台为音乐人投入更多成本的意愿也会减弱。”中国政法大学助理教授任启明表示。

线下演出受影响短视频崛起 音乐人”穷则变”

此外,在2021年,不少音乐人的线下收益情况并不乐观。为求生存,不少音乐人在参与数字音乐平台的同时,开始筹办线上演唱会,或是通过短视频平台上传音乐。

张丰艳表示,在受访音乐人中,超6成的音乐人有过音乐演出的经历。不过,在疫情的持续影响下,有53.55%的音乐人表示最近一年没有音乐现场演出的相关收入。

冀楚忱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受到疫情的影响,线下演唱会和一些影视项目无法照常进行,间接影响了一部分音乐人的收入,”以前给影视写一些歌曲,拿到一笔稿费之外还可以有版权,但在疫情下合作条件更加苛刻,难以拿到版权。”

对于头部音乐人来说,线上演唱会成为了他们弥补线下无法演出的方式。《2021年中国线上现场音乐演出产业研究报告》显示,腾讯音娱娱乐旗下的TME live持续发力,2021年一年内就举办线上演唱会56场。不过,网易云音乐、抖音、摩登天空等平台都渐渐放慢了脚步,线上演唱会场次均为个位数。

此外,由于平台更多会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带流量的头部音乐人上,绝大多数处于腰部和尾部的音乐人难以通过线上演出实现有效曝光和收入回报。

相比之下,2021年有更多的音乐人利用短视频进行原创歌曲推广,在短视频平台上传过音乐短视频的音乐人群体占比65%。”越来越多的音乐人倾向于在短视频平台推广音乐作品,抖音借助算法,直达精准人群,甚至捧红了一些曾经在其他渠道已经发行的歌曲。短视频平台已经成为新媒体时代音乐人的重要聚集地,更是当下音乐宣传发行的主要平台之一。”张丰艳说。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许多早已发布多年的歌曲也往往能够通过短视频平台再度翻红,如2004年发行的《夏天的风》,2014年发行的《答案》等。而短视频平台也能够捧红不少”网络神曲”,如《往后余生》、《沙漠骆驼》等。

《2021中国音乐人报告》显示,2021年,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两大数字音乐平台依然占据了音乐人获取平台收益的前两名,但其收益占比相比2020年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不过2021年音乐人在抖音平台获得的收益增长迅猛,而在直播平台的收益情况,抖音也以43.82%的占比排名第一。

平台收益下降 “后版权”时代音乐人如何生存?

2020与2021音乐人获取收入平台情况对比

“现在,只有拥抱网络平台才是一种比较安全稳定、不受影响的工作和内容输出方式。”冀楚忱说,”虽然在圈内网络音乐创作者会显得不那么’理直气壮’,传统音乐人对于创作网络音乐往往也会留有余地,但在当前的环境下这种余地变小了。”

本文来源《看看头条》:https://kan.china.com/article/1548013.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