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网》吴微

编辑吴悦

“为爱筑家,让世界爱上中国陶瓷!”伴随着这句广告词,2021年,马可波罗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马可波罗”)已将陶瓷生意做到了93亿元,离百亿营收一步之遥。虽然在收入规模方面,马可波罗在建筑陶瓷领域已数一数二,但在资本化方面却落后于东鹏控股(003012.SZ)、蒙娜丽莎(002918.SZ)等收入规模小于它的同行。

今年5月19日,马可波罗提交了招股书,在资本化道路上终于向前推进了一步。不过,2021年,长期以来都是马可波罗重要客户的恒大地产发生了严重的流动性危机;除此之外,融创地产、时代地产等房企的暴雷,也让马可波罗大额的应收账款无法顺利收回,仅2021年公司因此计提了7.61亿元的信用减值;受此影响,公司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

上述房企风险扩散,是否会为马可波罗的首发申请蒙上阴影?

工程销售收入下降

马可波罗专注于建筑陶瓷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国内最大的建筑陶瓷制造商和销售商之一;主要产品有釉砖和无釉砖,这些有釉砖和无釉砖最终被应用到各类建筑的建设、装饰之中。作为国内最大的建筑陶瓷制造商和销售商之一,马可波罗的主要客户有大型地产公司、建筑公司、经销商渠道经营的建材、中小型装饰公司等。

据披露,截至2021年末,经销模式为马可波罗贡献了50.29亿元的收入,在当期总收入中的占比为53.87%;直销模式为公司贡献了43.07亿元的收入,在当期收入中的占比为46.13%。其中直销模式中的工程销售模式为公司贡献了37.68亿元的收入,在当期收入中的占比为40.36%;此外,受托生产销售模式、贸易客户销售模式以及零售模式也为公司贡献了部分收入。

地产客户违约拖累马可波罗 计提7.61亿后“雷”排完了吗

图片来源:招股书

在马可波罗的工程销售模式中,主要的客户包括房地产开发商、市政工程、商业连锁工程、家装工程等。值得一提的是,据马可波罗披露,2019年、2020年,马可波罗的前五大客户中,有三家是地产公司;受2020年公司吸收合并实控人控制的东莞市唯美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唯美装饰”)影响,2021年唯美装饰从马可波罗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中退出,使得当年公司前五大客户中的第二到第五大客户都是地产公司,合计为公司贡献了14.19%的收入。

不过,2021年,恒大地产出现了流动性危机,其债务违约风险有向供应链端扩散的迹象。马可波罗的重要竞争对手东鹏控股就因多家地产客户暴雷,终止了与这些客户的合作,并计提了7.72亿元的信用减值损失,2021年收入同比下滑了81.97%。

除了部分地产客户发生流动性危机外,马可波罗的客户中,存活下来的地产公司也开始了战略收缩。在此影响下,马可波罗的工程销售收入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从2020年的40.88亿元降至2021年的37.68亿元,同比下降了7.83%。同时,公司也终止了与暴雷的房企合作,并对发给这些客户的商品进行了单项计提跌价。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应对工程销售收入下降对公司业绩的影响,2021年马可波罗大幅增加了经销渠道的销售。2020年,公司经销收入同比仅增长了10.1%,但到了2021年,经销收入同比增长了40.2%,推动总收入较2020年相比出现了9%的增长。

资产大额减值

受多家房企客户出现流动性危机影响,2021年马可波罗也计提了7.61亿元的信用减值和1.1亿元的资产减值。不过即使如此,截至2021年末,公司应收账款与应收票据的账面余额仍合计高达24.08亿元,在当期流动资产中的占比达到29.98%。受资产减值影响,虽然2021年收入较2019年相比增长了15.19%,但其净利润同周期内仅增长了1.54%。

地产客户违约拖累马可波罗 计提7.61亿后“雷”排完了吗

图片来源:招股书

2021年,马可波罗对与融创地产、阳光城、时代地产等多家房企的应收账款进行了单项计提坏账准备,但其中却没有恒大地产。而2019年-2021年期间,马可波罗与恒大地产之间的交易额就高达22.55亿元。

据了解,截至日前,恒大地产已发生了严重的债务违约。同业公司东鹏控股在2021年年报中提及”对某大型房地产企业计提了较为充分的减值准备(合计7.72亿元)”,未提及公司的名称;但从其提及的”公司房地产战略工程业务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约为10%”,且”(该房企)年均业务量占总销售额约3%”以及东鹏控股2020年年报中披露的前五大应收账款客户名单来看,东鹏控股提及的”某大型房地产企业”或就是恒大地产。

2021年,东鹏控股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应收账款中,对违约的客户一、客户二、客户五的应收账款减值计提比例普遍在80%左右。无独有偶,恒大地产暴雷后,多家供应商都对与其的应收账款进行了高比例的信用减值计提。如皮阿诺(002853.SZ)、我乐家居(603326.SH)等定制家居企业都计提了恒大相关应收账款80%左右的信用减值。

当然也有像东方雨虹(002271.SZ)这样的企业,对与恒大地产应收账款的减值计提比例仅有5.31%,但在此之前东方雨虹(002271.SZ)已收到了恒大地产提供的足额房产作为抵押,并完成抵押相应的法律手续,因此不需全额计提。不过,《投资者网》在马可波罗5月19日提交的招股书中,却未发现其中有客户提供房产抵押或以房抵债的相关表述。因此,其对部分地产客户应收账款的计提是否充分仍有待观察。

事实上,房企暴雷造成的信用、资产减值损失早已对马可波罗的盈利产生了一定的影响。2019年-2020年间,马可波罗计提的信用、资产减值损失就高达17.57亿元,已接近上述两年中19亿元的单年净利润额。

其实,在马可波罗提交招股书之前,其拟”借壳”四通股份(603838.SH)上市的传闻就早已在市场上传播。据了解,四通股份的业务主要是日用陶瓷、卫生陶瓷以及艺术陶瓷等,与马可波罗处于同一行业。2021年7月,马可波罗的实控人黄建平通过要约收购的形式拿下了四通股份的控制权,因此市场一度认为马可波罗或会”借壳”四通股份上市。

不过随着马可波罗招股书的提交,其”借壳”上市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但地产客户暴雷,造成工程销售收入减少、资产大额减值的不利影响,或会为其首发申请蒙上阴影。面对房企客户暴雷产生的后续影响,马可波罗在控制信用风险的同时,也需改变公司的收入结构,为企业寻找到新的增长点。(思维财经出品)

本文来源《看看头条》:https://kan.china.com/article/1547591.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