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热闹的中关村广场,这家沿街开设的超级大卖场–家乐福,门口上方的招牌和营业时间的提醒信息还未摘下,门内的宣传海报和横幅也依旧醒目,但紧闭的店门,却昭示了往日热闹景象已不复存在。

亚洲最大家乐福关闭!沃尔玛也难逃厄运,传统大卖场何去何从

(时代周报记者陶娅洁拍摄)

2022年3月31日,这家被称为”亚洲规模最大旗舰店”的家乐福北京中关村店正式关门歇业。该店占地面积达3.2万平方米,距今经营已达18年。

得知这个消息,曾在中关村附近某院校读研的陈蕾感到很吃惊。7年前,她从武汉来北京读书,放下行李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学校附近的家乐福打卡。她回忆道,”最喜欢吃家乐福售卖的榴莲,那是她能买到品质最好最新鲜的。每个周末,在家乐福边上的广场看日落、吃榴莲,是她最为享受的时刻之一。”

家乐福关店并非孤例。曾发展迅速的传统超市如今已后劲不足,开了16年的北京麦德龙万泉河店于今年4月10日正式闭店;2月底,位于北京知春路的华润万家超市关门歇业;2月24日,广州一家经营了近20年的沃尔玛卖场关门歇业。据赢商网不完全统计,2021年,所监测的13家超市企业全年关闭门店数就超过100家,其中人人乐37家、沃尔玛超30家、家乐福20多家。除此之外,永辉、大润发、永旺、卜蜂莲花、华润万家等传统商超品牌也均有关店。

但在实体零售日渐式微时,电商和社区团购的发展步入了快车道。据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显示,2021年生鲜电商交易规模达4658.1亿元,而这一数据在2014年仅为290亿元。另据网经社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社区团购市场交易规模达到1205.1亿元,团购用户规模达6.46亿人。

“零售市场千变万化,新模式层出不穷,目前大家都在做O2O,赚取私域流量。传统大卖场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激烈竞争。”北大纵横合伙人、零售业专家陶文盛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关店的原因

对于中关村闭店一事,家乐福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中关村广场要升级改造,所以关闭门店。”

而沃尔玛关店的原因不尽相同。记者从沃尔玛获悉,4月27日将要关闭的厦门沃尔玛世贸商城店,是为了更好地聚合沃尔玛在厦门的门店资源,所以暂停营业。还有一些门店是因租约到期,业主不再续约。

关于这类传统大卖场的租约情况,据《财经》杂志报道,一般卖场的租期在10-20年之间,经历了超市行业黄金20年的大卖场,租约正逐步到期。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北京的传统大卖场往往都开在寸土寸金的位置。比如,中关村物美与家乐福仅一桥之隔,紧邻中关村科贸电子城,可谓人流汇聚之地。

负责中关村科贸电子城租赁的徐先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个地段的租金在6元/平方米/天,如果租的面积大,价格可谈。

相比之下,外资大卖场进入中国的头10年,是以0.5至1元/平方米/天的低价占据大城市的核心地段。

“租约到期后,再租就要付成本。如果卖场业绩不好,就难以支撑高昂的租金。”陶文盛分析。

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21超市业态调查快报》显示,2021年,67.1%的超市企业销售额同比下降,72.2%的企业净利润同比下降,68.39%的企业客流量同比下降。

从财报数据看,永辉超市2021年归属净利润预亏达到39亿元,是上市以来首次亏损;沃尔玛截至2022年1月的四季度中国区运营利润和毛利润均有下滑;有着”民营超市第一股”之称的人人乐2021年净利润亏损约达8.57亿元。

“疫情影响纵深化,叠加经济新常态,再加上电商和社区团购的冲击,让实体零售的发展举步维艰。”陶文盛说道。

网购抢食生意

今年22岁的黄雅莉称自疫情以后,自己去超市的次数屈指可数。”太麻烦了,不如网购直接到家。而且大卖场的商品偏老旧,激发不了购买欲。”

不仅是00后,80后、90后,甚至70后都开始转向网购。张英是一名70后消费者,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线上吸引她是因京东、美团上常常有优惠券,减满之后比线下更加优惠。

曾经,大卖场以商品多而全、价格优惠吸引消费者,在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看来,”相比电商,现在大卖场的价格未必有优势。”

崔丽丽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在原有模式中,大卖场会向供应商收取进场费、上架费、陈列费等费用,这些费用提高了供应商的成本,也使得商品同比提价。电商兴起后,品牌商的选择变多了,他们可以选择进入不收或少收进场费的渠道,从而商品价格也更具竞争力。

除了电商,社区便利店、生鲜店也在抢夺大卖场的生意。据商家观察家去年4月报道,在上海的一个中大型小区内,会出现钱大妈、清美、康品汇、百果园,以及夫妻肉菜店等社区生鲜专业店的集成,平均每家面积在30平米左右。消费者不出小区便能得到丰富选择,满足日常所需。比如,消费者会在钱大妈购买猪肉,再走几步路到清美购买豆制品,去康品汇买蔬菜与杂货,然后去百果园买水果,最后可能到一家夫妻店补充其他日常所需。

家住北京丰台的齐女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己已很久没去大卖场了。平时买菜基本就在楼下的”菜篮子”解决,买水果就去果多美。

崔丽丽者表示,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与电商的完整渗透,大卖场的销售模式渐渐不能适应消费者的需要。特别是一些新兴消费品,往往都是DTC的,即直接通过直营渠道销售或者从更接近消费群体的便利店接入。

“消费者在改变,市场也在发生变化。品牌商从原来的单一或者较少渠道选择,变成现在多渠道、全渠道布局,对于传统卖场的依赖度越来越小。这方面,更适应消费者变化的电商与24小时便利店,给传统大卖场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崔丽丽说道。

线上还是线下?

面对冲击,传统大卖场也尝试着做出改变。

记者从沃尔玛获悉,沃尔玛立足全渠道战略,打造差异化竞争优势,引入新锐品牌,和成熟品牌开展新品首发、商品共创等模式。除此之外,沃尔玛与京东启动了京沃”新”计划,自2016年开展战略合作以来,二者不断融合在电商、物流和实体零售方面的优势,推出门店、用户、库存互通的”三通”战略。

同时,家乐福在接入苏宁易购、苏宁小店、家乐福小程序等线上平台的同时,尝试往会员店方向发展。去年10月,家乐福中国区首家会员店在上海开业。家乐福中国CEO田睿表示,未来3年内,将把200家大卖场中的100家全面升级改造为付费会员制的会员店。

而深耕北京本地的零售企业–超市发则准备主攻生活超市和生鲜超市,面积在1000-2000平米,选址多位于社区出入口,同时大力发展社区便利店,留存年轻客群。

超市发董事长李燕川今年1月在接受《灵兽》采访时表示,实体店的核心竞争力有很多。以前是技术、生鲜,现在广义的生鲜品类已经延展到大生鲜的范围,包括熟食、日配品类和现场制作的堂食商品,现在依然要靠这些商品去赢得客户。

与物美集团、麦德龙、广东7-Eleven等130多家连锁零售商达成合作、提供全套数字化服务的零售解决方案服务商–多点DMALL,其董事长张文中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现阶段实体零售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线上线下融合做得还很不够,用户运营、商品开发、商场管理和和优化等方面还有较大提升空间。可以说,零售企业的数字化重构才刚刚开始。

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王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大卖场拥有产品、供应链和资金链优势,且知名度还在。未来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发力,首先大力进行数字化转型,线上线下结合;其次多元化战略,开出更多精品超市和便民服务店;对精品店进行收缩,开旗舰店;最后深耕产业链上游,向上布局。

尽管实体零售面临严峻的形势,但崔丽丽认为,线下仍旧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购物场景,永远都不会被线上所替代。

“大卖场承载了我的青春,还是希望大卖场能挺住。”陈蕾说道。

(应采访对象要求,陈蕾、黄雅莉、张英均为化名)

本文来源《看看头条》:https://kan.china.com/article/152173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