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发文控诉“德云社七队‘队歌’侵权”的网络歌手马博,近日持续与网友“对线”。

图源网络

事情不妨从头说起。

马博发文“维权”

1月11日,马博发文声称,自己创作、演唱的歌曲《菊花爆满山》,遭到德云社部分演员侵权,“曾多次尝试联系无果”,于是一纸诉状告上法庭,然后“我一告他们就来找我谈赔钱了,谈好了赔钱我就去撤诉了,我一撤诉谈好的钱就没影儿了”。鉴于以上原因,他的律师“正在准备再次上诉”。

16日,马博点赞了一条将矛盾上升到整个“德云社粉丝”的微博。

19日,马博挂出一位情绪失控、没理声高的网友。

同一天稍晚些时候,马博再次发声,称自己“只要个理”。原文如下,(就……一个热知识,标点符号有很多,不止问号这一个,skr)凑合看呗:

更多内容↓↓↓

时间来到21日,马博在持续与私信威胁自己的网友叫板之余,重申自己“依法维权”的诉求。

《菊花爆满山》与“七队队歌”

在网络传播过程中的词义的变化,是很有意思的一个话题。

千百年来,“菊花”只是一种植物。据说在上世纪90年代末,在日本的BBS中,“菊花”的画风开始变化。而在国内,在互联网日渐普及的同时适逢一些网友们对周杰伦《菊花台》、黄巢《不及第赋菊》等歌曲、诗词的恶搞,“菊花不再只是一直植物”这个画风令人不忍直视的词义才开始流行。

《菊花爆满山》这首歌的歌名很可能就是打了擦边球——这倒跟德云社七队早期的风格一拍即合。

但是,只要你不知道(或者假装不知道)“菊花”的网络引申词义,这首歌依然是一首还算正常的网络口水歌。

更多内容↓↓↓

生命力往往不强,是大多数网络口水歌的宿命。作为一首口水歌,《菊花爆满山》的歌词却又不够“口水”,再加上歌名本身就足以令人脸红心跳,所以它并没有流行多久、多远,就逐渐没落,以至于近年来已经常常被误会成“禁歌”。

最早可能是在2017年七队小剧场“纲丝节系列”演出的时候,在队长孟鹤堂的带领下,七队当天全体参演人员在返场环节演唱了这首《菊花爆满山》。

稍微夸张点儿形容,德云社七队成员们的翻唱,某种程度上给予了这首歌“第二次生命”。

这也是为什么作为原唱者的马博后来会面对“好几次在演唱《菊花爆满山》时都有观众说:‘这不是德云社七队的队歌吗?’”的尴尬。

所以,一开始马博说“感谢德云社唱我这首歌”的时候,很有可能是发自内心的真诚感谢。

当然嘛,口头上“感谢对方唱”是一回事,与保留维权的权利并不冲突。

但。

不愿再唱“队歌”,是因为“不屑”吗?

更多内容↓↓↓

在马博于11日发布的微博中,附上了一段视频。其中,有一段内容是德云社相声演员孟鹤堂在舞台上称“我说了这辈子都不唱菊花爆满山”。马博将这句话理解成“在自己试图联系后,孟鹤堂并不给出正面回应,却在舞台上(对马博的这首歌)表示不屑”。

孟鹤堂真有那么狂吗?

七队不再唱队歌,真的是因为在原唱马博找上门后,“不给正面回应的同时,还当众表示不屑”吗?孟鹤堂那句话的前因后果如何?

2019年1月25日,七队小封箱开演。返场时,台下观众起哄,希望演员们演唱“队歌”。“我们没有队歌”,孟鹤堂摆摆手,接着补充:“七队演员永远唱不好自己的队歌”。

于是,我们假设马博同学的时间线并不像《开端》中那样出现倒流,那么孟鹤堂表示“不再唱(《菊花爆满山》)”,竟然是在我们的马博同学“感谢七队”、“试图联系”之前。

“唱不好”,才是德云社七队演员们不再“染指”这首歌的原因——至少我们可以肯定,在被马博断章取义的那一场小剧场现场,孟鹤堂是这样向观众们解释的。

更多内容↓↓↓

台下观众试图坚持,于是有了前面提到的那句话:“我说了这辈子都不(再)唱《菊花爆满山》,你(们)不要说了”。

还有这么一句题外话,通过这一段内容,我们首先可以确定,《菊花爆满山》曾经确实被作为七队的“队歌”——或者说七队演员们曾经默认了它是“七队队歌”——而不是如某些网友声称的“只是粉丝认为是队歌”。

2021年1月底,在线上“龙字科招生”系列的某一场直播中,德云社七队成员之一刘筱亭解释道:“(这首歌)太高了,我们队没有几个人能唱上去的。周九良能做到,我基本一唱就呲”。而在这之前,刘筱亭自己刚刚就在应弹幕要求清唱这首歌的时候“成功”“翻车”。

……如果我十来年所受的语文教育没问题的话,刘筱亭的这段话解释的,和前文中孟鹤堂的解释属于同一个意思,也就是:队员们“唱不上去”的自知之明,才是近年来不再演唱《菊花爆满山》的最主要原因。

更多内容↓↓↓

维权就维权,你断章取义玩什么受迫害人设

在截至目前德云社没有人站出来回应马博的前提下,我们不妨默认马博声称的“自己起诉后德云社答应赔偿,但在自己撤诉后德云社迟迟不履行赔偿责任”属实。

换句话说,在上述语境下,德云社是同意了旗下艺人此前侵权行为属实的控诉的。

作为一个文字作者,笔者深知维权之不易。

所以,马博使用法律武器维权的行为,甚至包括后来在侵权方拒绝履行赔偿责任的情况下决定再次起诉的行为,笔者表示支持。

无条件地。

可是。

为了迎合和利用一部分网友常年来对德云社的偏见,故意断章取义,搞小动作。

真的合适吗?

口口声声“维权”的马博,却暗戳戳地搞一些小动作。你这样的行为,跟那些谩骂你的粉丝相比,区别很大吗?

怕是不然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