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9日,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发布广东联盟药品集采通知,金赛药业和安科生物等公司的重组人生长激素被纳入集采。集采消息引发股市震荡,金赛药业母公司长春高新闪崩跌停。

在医学上,生长激素主要用于治疗矮小症,不过绝大多数孩子并不需要为了增高而使用它。但是近年来,在部分家长对孩子“身高焦虑”,以及一些民营医院鼓吹的所谓“定制身高不是梦”的氛围下,生长激素使用量骤增,更有企业因此赚得盆满钵满。

以头部企业长春高新为例。该公司2020年年报指出,金赛药业是其核心子公司。当年公司实现净利润30.47亿元,其中金赛药业就贡献了27.60亿元,占比90.58%。在金赛药业的提振下,长春高新的制药业营收毛利率高达90.58%。

金赛药业的生长激素被纳入集采,有投资者担心,这是否将给长春高新带来不利影响。长春高新对此表示,“公司目前正在积极研究政策规定并将合理制定方案”。

毛利率超90%,专门赚孩子钱,长春高新的印钞机熄火了?

来源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网站

毛利超过90%,“寡头”的暴利生意?

从数据上来看,生长激素实在是太赚钱了。

长春高新2020年年报表示,金赛药业作为公司核心子公司,确保了公司经营目标的实现。当年长春高新实现营业收入85.7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6.31%;实现净利润30.47亿元,同比增长71.64%。

其中金赛药业实现收入58.03亿元,同比增长20.34%;实现净利润27.60亿元,同比增长39.66%。简直就是长春药业的摇钱树、印钞机。

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长春高新制药业收入占比91.16%,其中基因工程/生物类药品和中成药分别占84.37%和6.79%,远远高出房地产(8.69%)和服务业收入(0.15%)。

毕竟,药品生意毛利实在是太高了。

资料显示,长春高新制药业的毛利率为90.85%。如果按照产品类型来分,抛开毛利率73.29%的中成药,生长激素等基因工程/生物类药品毛利率高达92.27%。

毛利率超90%,专门赚孩子钱,长春高新的印钞机熄火了?

年报资料截图

市场上的生长激素产品分为三类:粉针剂(注射用重组人生长激素)、水针剂(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和长效水针剂(聚乙二醇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其中水针及长效剂型的定价空间和毛利率更高,更受青睐。

这正是金赛业务之所长,几乎独占了高端市场。

国金证券去年8月研报指出,国内生长激素市场呈现金赛药业和安科生物领先的双寡头格局。PDB药物综合数据库资料显示,2020年金赛药业的粉针、水针和长效剂型市占率分别为4.37%、70.81%和0.94%,合计占据生长激素市场76.13%的份额。在水针和长效剂型市场上,金赛药业在水针市场样本医院销售中占据了99.88%的份额,在长效市场目前占据独家地位。

此次同样进入集采、股价大跌的安科生物,产品则相对低端,它主导的是粉针市场。研报称,在目前国内短效粉针市场中,安科生物占据44%的市场份额,位居行业第一。

生长激素这个暴利赛道,不光利润高,更让人羡慕的地方在于根本不愁销路,客户抢着买。

对于家长而言,给孩子打成长激素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家长愿意付钱。

据中国网财经2021年报道,有家长表示:“孩子自2021年1月开始使用金赛药业的生长激素治疗,每天都要打针。目前我们孩子一支剂可以用5天,一支剂的价格是1300元左右,每月要花费8000元左右。”

一位家长为15岁的孩子打了两年半的金赛增周制剂,使用生长激素治疗花费50-60万元人民币。对于高昂的治疗费用,这位家长称“五六十万买这点身高,要不然你有钱也买不到,过了这个年龄就没有了。”

央媒关注:生长激素不是想打就能打

站在医学角度上,生长激素注射需求猛增未必是好消息。

2021年8月,新华社“新华视点”发表《身高焦虑就打“增高针”?危险!》一文。文章指出,出于身高焦虑,不少家长想方设法给孩子注射生长激素。这不仅耗费不菲、效果微乎其微,还有可能给孩子带来健康风险。

毛利率超90%,专门赚孩子钱,长春高新的印钞机熄火了?

新华网截图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内分泌科副主任黄轲曾接诊过一位母亲,因为担心孩子身高偏矮,陆陆续续在各处就诊求医,一年砸了48万,结果孩子只长高了1厘米。

像她这样为孩子焦虑的家长还有很多。武汉协和医院儿童内分泌科医生林鸣,工作日接诊人数在50-80之间,其中不少人是来咨询注射使用生长激素的。但林鸣表示,实际上,真正需要生长激素治疗的只是非常小的一部分,绝大多数的孩子只需要进行常规的饮食、运动、睡眠指导,并不需要使用生长激素。

“药物是用来治疗疾病的。不是说我觉得矮、想长到多高,就打点生长激素,这是非常荒谬的行为。”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小儿内分泌遗传代谢科主任张一宁表示,“目前过度检查和不规范检查的现象非常普遍。有家长到门诊来,一定要给孩子做生长激素化验,我说不用做还被骂。这个检测是用药物激发进行试验,要抽血5次,有很多外在因素影响当时激素的激发水平,需要综合判断。有些医院用不规范的手法做检查,检查结果拿到之后就开始给孩子使用增高针,很不负责任。”

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网站发布的《矮身材儿童诊治指南》显示,使用生长激素运动增多时易引起股骨头滑脱、无菌性坏死,甚至严重可致跛行。在诊断、注射、监测和随访各个环节,生长激素的使用都是非常严谨的,绝不是说打就打、想打就打。

毛利率超90%,专门赚孩子钱,长春高新的印钞机熄火了?

《矮身材儿童诊治指南》截图

最想让家长带着孩子去打增高针的是谁呢?

据“新华视点”报道,有业内人士表示,一些医药代表利用家长为孩子增高的迫切心理,把生长激素吹捧成“增高神药”,因制剂不同、体重和敏感性不同,每月费用在3000元至15000元之间,往往需要注射2至5年。

文章揭露,因为背后的暴利,更有医药代表用高额回扣来引诱儿科医生滥开处方。一些生长激素药厂邀请儿科医生参加培训,而所谓的培训就是让医生给孩子多开生长激素,按销售额的一定比例提成。

曾遭到质疑的长春高新,不是第一次应声跌停

值得一提的是,新华视点2021年的文章并没有提到具体的医药企业。

不过文章提到,“国内一家生长激素龙头企业年收入连年增长。2016年至2020年的5年间,其年收入增长了4倍多,收入90%以上都来自生长激素相关产品。”

有股民吐槽,这差不多是定向爆破,就差写上长春高新的名字了。

文章发布次日,主营“增高针”的长春高新开盘直接跌停,市值蒸发超过120亿元;创业板的安科生物更是跌幅超过10%,市值蒸发超20亿元。

毛利率超90%,专门赚孩子钱,长春高新的印钞机熄火了?

社交论坛截图

去年8月,中国网财经更是直接点名长春高新。文章质疑,金赛药业官网和产品说明书注意事项部分,很可能没有对有关风险作出足够的提示;生长激素作为处方药,金赛增却推出“买三赠一”活动,或涉嫌违规销售。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的《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局令第26号)的第二十条规定:“药品生产、经营企业不得以搭售、买药品赠药品、买商品赠药品等方式向公众赠送处方药或者甲类非处方药。”“买三赠一”或涉嫌违规。

彼时,长春高新方面表示,该活动基于“金赛增患者救助项目”的公益活动,药品由金赛药业无偿提供。有业内人士对中国网透露,“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确实有相关规定,但是之前有先例,有公司以慈善的名义买药赠药,这是在打法律的擦边球。”

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地方是,长春高新生长激素产品,过半是从非公医疗单位流出的。2021年5月21日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显示,长春高新称,该公司生长激素大概30%以下在公立医院销售,70%以上在其他合作医疗机构销售。

毛利率超90%,专门赚孩子钱,长春高新的印钞机熄火了?

资料截图

今日收盘,长春高新报每股204.84元,相比于去年5月21日每股522.17元的历史高位,已经跌去了60.77%。

毛利率超90%,专门赚孩子钱,长春高新的印钞机熄火了?

雪球网截图

金赛药业的产品,都卖给了哪些人?

2019年11月,长春高新完成股权过户,拿到金赛药业99.50%股权。

如今,关于金赛药业客户的公开资料并不多。不过,从《普华永道中天就191793号反馈意见通知书所做回复的专项意见》中,我们可以看到金赛药业近年前五大客户的基本情况。

其中多次出现的“健高系”公司,让人好奇。

文件显示,2015年为探索建立自营门诊体系,金赛药业与其他主体共同投资设立了金蓓高投资,借此间接投资了重庆金童佳、武汉健高及杭州健高。金赛方面称,持股期间,该公司“对重庆金童佳等关联方客户未形成控制关系”,后来通过减资方式退出金蓓高投资,并于2019年3月完成了工商变更。不过有关金赛药业与“健高系”公司关系的讨论热度不减。

毛利率超90%,专门赚孩子钱,长春高新的印钞机熄火了?

文件截图

形成反差并引发关注的另外一个地方在于:不少金赛药业的头部客户,本身规模并不大。

在直销模式下,杭州健儿医疗门诊部有限公司近年每天的销售收入贡献都在1亿元左右。不过启信宝资料显示,这家公司非常年轻:其成立于2014年,参保人数23人,注册资本为100万元,实缴资本仅为5万元。

一些社区服务站,也成为金赛药业的头部客户。

其中注册资本6万元的成华保和和顺社区卫生服务站,2017年贡献了7243万的销售收入;注册资本8万元的青羊芳邻社区卫生服务站,仅2019年上半年就贡献了6114万收入。

这种反差,引发外界关于“大医院看病,小门诊拿药”的讨论和质疑。

对此,金赛药业委托的独立财务顾问表示,金赛药业直销模式下的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社区卫生服务站、门诊、诊所等单位,均属于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具有医疗资质的医疗机构。

有关独立财务顾问在《核查报告》中称,出现“大医院看病、小门诊拿药”现象与公立医院面临“药占比”等考核指标、许多公立医院可提供的生长激素药品规格有时无法满足患者需求等因素有关,“具有合理性。”

有关成长激素的讨论从来没有停止。此次纳入集采引发震荡,也是情理之中。

综合界面新闻报道,金赛药业旗下规格为30IU/10mg/3ml的生长激素注射液,在此次广东联盟药品集采的中标价为295.08元,而此前在2020年2月至2021年3月中标云南、江苏、山东等多个省份时,其价格从未低于1031元。

在舆论看来,如果此次集采价格正式施行,甚至推动新的定价空间向全国普及。那么可以眺望,生长激素行业的高定价体系或将逐渐瓦解,暴利时代也将走向终结。不过事件的具体走向,仍有待进一步观察。

对于投资者关切,长春高新方面表示:“此次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尚未正式开始招投标程序,且具体影响还将取决于实际参与投标情况、中选结果、中选价格等,后续事项及对公司的影响程度尚具有不确定性,目前暂无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严重影响的预期,公司将积极关注后续进展,认真研究相关文件规定,合理制定实施方案。”

毛利率超90%,专门赚孩子钱,长春高新的印钞机熄火了?

深交所互动易截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