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卑在汉末实力不断增强,吞噬匈奴故地,步度根、轲比能各自崛起,成为鲜卑两股强大的势力,步度根被中兄扶罗扶为大人,柯比能“勇健,断法平端,不贪财物”,也被众人推举为大人。

建安中,曹操平定幽州,步度根与轲比能等通过乌桓校尉阎柔上贡。

黄初初年,鲜卑的数十个部落联合在一起,以轲比能、素利、弥加三个首领为首,不和曹魏进行贸易,不卖给曹魏马匹。田豫认为胡人联合对中国没有好处,只会增加危害,便决定是用离间计让轲比能、素利、弥加自相残杀,以此消弱他们的势力。后来素利违背盟约和曹魏进行贸易,轲比能得知后便挥军讨伐素利,而田豫认为这是个消弱鲜卑的好机会,便决心帮助素利击败轲比能,随后田豫率领部队,孤军深入,当时胡人众多,在魏军前后进行抄掠,截断退兵之路。

田豫遂率军挺进,距鲜卑军十余里时,扎下营寨,收集许多牛马的粪便烧了起来,从另外一条路撤走了。轲比能见烟火不断,以为田豫的军队还在,便离去了,走了数十里之后;才发现田豫已撤走。轲比能又率军追击田豫至马城,将其重重围困,田豫严密防守,令司马树立起旗帜,奏起鼓乐,率步骑兵从南门杀出,鲜卑军把注意力集中到哪里,便向哪里攻击。田豫则率领精锐骑兵从北门冲了出来,擂鼓呼叫冲杀,两面发起冲击,鲜卑军措手不及,阵脚大乱,都丢弃弓、马逃走了。田豫率兵连击二十余里,鲜卑军的尸体布满了原野。

步度根不断与轲比能相互进攻,其势力日益衰弱,只得率领部下万余人保守太原、雁门郡。不久,泄归泥率其部下逃奔步度根。轲比能想派兵追赶,可是没有追上。步度根、泄归泥率三万多户百姓来到雁门郡内,请求归附曹魏。雁门太守牵招下令还击轲比能,杀死了轲比能的弟弟苴罗侯。轲比能与乌丸归义侯王同、王寄等,结下怨仇。因此,牵招又亲自率领归泥等攻打轲比能,在云中故郡打败轲比能。

黄初五年,轲比能再次侵犯素利。田豫率轻骑牵制了轲比能的后部。轲比能派部将琐奴抵御田豫,田豫出奇兵击退琐奴。黄初六年,并州刺史梁习大破轲比能。

太和二年,田豫派遣翻译官夏舍到轲比能女婿郁筑革建部落,夏舍被郁筑革建杀害。同年秋天,田豫统率西部鲜卑蒲头、泄归泥出塞讨伐郁筑革建,大获全胜。率兵返回到马城时,轲比能率兵三万,把田豫围困七天。上谷太守阎志前往解释劝说,才为田豫解围。不久,轲比能又云集骑兵来到平州塞北。牵招秘密行军突袭,牵招潜行征讨,大败其军。

青龙元年,轲比能诱使步度根依附,让他背叛并州刺史,并和他结亲。又率兵万余人在陉北迎接他的家口资产。并州刺史毕轨派苏尚、董弼等部阻击,轲比能派兵在楼烦与苏尚会战,在战斗中杀死苏尚、董弼。魏明帝派遣秦朗率领中军出讨轲比能和步度根,最终步度根及轲比能败走,步度根部将泄归泥再度叛降。

青龙三年,王雄派勇士刺死轲比能,换立轲比能的弟弟为王。轲比能死后,曹魏和鲜卑在西域发生零星的战斗。

正始二年六月,阿妙儿等入寇西域,敦煌太守王延发兵攻打,斩首二千余级。正始三年,双方再战,又斩鲜卑大帅及千余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