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政权,蜀汉对外是战争与外教皆有,力求不影响内政。对曹魏基本是敌对状态,而对于孙吴基本是建交,两国的友好关系持续了有四十多年。对于少数民族,蜀汉扩张边疆,降服后给予官职。

蜀汉王朝疆域所及,北至武都、汉中,东抵巫峡,南包云、贵,西达缅甸东部。略有今云南全省,四川、贵州二省的大部,陕西,甘肃南部、广西西北部及缅甸东北部、越南西北部。

蜀下大力量平定了越巂、益州(今四川境内)、牂牁(今贵州境内)、永昌(今云南境内)四郡之变乱 。使少数民族地区得到开发,加强了民族团结。三国时期疆域大致稳定:魏与吴、蜀间的界线是长江与淮河之间、今大别山、湖北汉川至兴山一线、大巴山、秦岭,而吴、蜀之间以今湖北的西界、贵州务川至台江一线、广西西界和中越边界为界。

曹魏

刘备自建安四年(199年)起衣带诏事发后,直到建国一直都与曹操势力处于敌对状态,蜀汉的主要的目标是入主中原。虽然两国大臣有互通书信的行为,但都属于私人交往,不属于国家外交。

孙吴

刘备势力与孙权势力自赤壁之战起开始联合,而后建立起同盟的关系,关羽北伐时东吴一度打破联盟,袭击关羽。章武二年(222年)刘备伐吴失败后,孙权派遣使者前来请和。孙刘重新联盟后,关系一直很稳定,蜀汉先后派往东吴巩固联盟关系的使者有邓芝、宗预等人,东吴派往蜀汉的使者有张温等。两国的友好关系持续了有四十多年。

少数民族

蜀汉在西、南两个方向的扩张,主要是在对少数民族的平叛上。国家能驻军、征税、征兵的地方,才称得上是其疆域。蜀汉建国时,曾派官吏到西南少数民族地方进行治理,但很多都遭到杀害,使蜀汉在这些地方的统治名存实亡,不能从这些地方征税、征兵。平叛以后,才使蜀汉在这些地方的统治权真正行之有效,蜀汉才真正谈得上拥有这些地方。这实际上也是一种疆域扩张。对西南蛮夷的降服,就是把蜀汉势力向西、向南延伸的过程。

建兴三年(225年),诸葛亮南征四郡,七纵七擒孟获,孟获表示愿率众归服,四郡皆平,于是改置新置数郡。诸葛亮平定了南中的叛乱后,为了便于控制,就把原来的四郡改为建宁、云南、兴古、永昌、越巂、牂牁六郡,安排一些熟悉当地情况的官员为郡守。对原来少数民族的部落组织,也保留下来,让原来的酋长进行统治。对一些在当地影响较大的少数民族上层分子,都安排了较高的官职,以稳定少数民族的关系。

如盂获就官至御史中丞(中央的监察官),孟琰被封为辅汉将军。这样的安排,对拉拢少数民族上层,稳定南中的局势,起了积极的作用。

这样蜀汉把统治势力扩展到了今贵州东部边境,最西边入今缅甸境内,最南边达今云南省最南端。以后霍弋、张嶷、马忠等又把这种拓展成果巩固下来。南方、西方的扩张,为蜀汉在北边、东边的扩张提供了兵源和战略物资,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两个方向的扩张是最有成效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