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三国时期的文化文学,多半都是出自魏国。曹魏虽然军事实力强硬,但对于文化也是很重视的。三曹、建安七子名誉古今,玄学思想影响深远,佛法经学同样发展良好。

艺术

曹魏虽然是以军力起家,但曹氏一族在文学上具有相当成就,如曹操和其子曹丕和曹植都擅于写诗,时称三曹,后世又称建安文学。即使到了后期其君主也颇有艺术造诣,如曹髦擅长诗文、绘画,被誉为“才子”。

哲学

在哲学方面,继两汉经学之后,一个对中国历史、中国文化产生了深远影响的哲学流派玄学在曹魏时期诞生,这是中国哲学思想的重要成就。玄学思潮开端的代表人物何晏、王弼用道家思想解释《周易》,认为“天地万物皆以无为本”,即“无”是宇宙的本体。王弼、何晏的玄学与两汉神学目的论有显著区别。两汉神学目的论是被阴阳五行、谶纬迷信神秘化了的儒家思想。玄学则在继承和发展道家思想的基础上,援道入儒,调和儒道。两汉神学目的论表现为宗教式的教条,而玄学则表现为思辨性的论理。

而嵇康提出元气自然论的朴素唯物主义思想,在政治上反对虚伪的礼教,敢于同强权进行斗争;在认识论上,强调理性,反对盲从,主张独立思考,能冲破儒家思想的束缚,启发人们自由思维;但,也有消极遁世及唯心主义杂质等思想,这种思想矛盾正是时代的产物。

宗教

三国之时,西域僧人继续东来洛阳,译经弘法,佛教进一步发展。嘉平二年(250年),中天竺僧人昙柯迦罗,在白马寺译出中国第一本“佛律”《僧只戒心》,并请西域梵僧立羯摩受戒,为中国戒律之始,昙柯迦罗亦被尊为中国律宗之祖。朱士行在洛阳登坛受戒,成为第一位受戒的汉僧。

朱士行也是第一位“西天取经”的汉僧。甘露五年(公元260年),朱士行西渡流沙,远赴于阗(今新疆和田)。他写的《大品般若经》梵本90章60余万言,遣弟子送还洛阳,此时已入西晋,该经后被译为《放光般若经》。

文学

建安是汉献帝的年号。在中国文学史上,“建安文学”作家辈出,成就辉煌。其代表人物三曹父子、建安七子,都曾长期生活在河洛大地。曹操的诗文,深沉慷慨;曹丕的《燕歌行》是现存最早的纯粹的七言诗;曹植的《洛神赋》、王粲的《七哀诗》、蔡文姬的《悲愤诗》,都是传颂千古的佳作。

正始是曹魏齐王曹芳的年号。“正始文学”的代表人物,是阮籍、嵇康为首的“竹林七贤”。阮籍的82首《咏怀诗》、嵇康的《幽愤诗》都是文学史上的名篇。

在理论著作方面,有曹丕的政治、社会、道德、文化论集《典论》。遗憾的是,只有《典论·论文》一篇存世。

经学

黄初五年(224年),曹魏文帝正式重开太学。正始二年(241年)新立石经28块,因用大篆、小篆、隶书三种字体所书,故也称“三体石经”或“三字石经”,内容包括《尚书》《春秋》及《左传》等。东汉时创立的灵台、辟雍、明堂等礼制建筑,其后也均为曹魏所沿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