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帝视角来看,西汉和东汉的历史角色不同,西汉的使命是彻底消灭中央集权的第一个反动者:分封制,而东汉则孕育了中央集权的下一个反动者——门阀。可以说西汉是旧贵族没落的时代,东汉则是新贵族开始形成的时代。

用现在比较通俗的说法,秦灭六国,以郡县制实行中央集权的专制统治,结束了周创建的分封制。但事实上,周式分封制的溃灭不是朝夕之间的,张良刺杀秦始皇,就说明六国从未停止复辟的谋划,而从陈胜吴广起兵到西汉的前几十年,它更发起了数次反扑。

我们谈及秦末大起义时,言必称陈胜吴广,刘邦项羽,但是注意到田荣、魏豹、陈余、张耳这些人的重要性的人,恐怕不多,这些人代表的,就是旧式分封制的既得利益,这些人反对陈胜称王,而后试图把楚怀王当成周赧王,奉一个名义上的天子,以回到秦统一之前战国割据的格局,并在亡秦和楚汉争霸的过程中扮演了暧昧的角色。

汉兴之初,海内新定,同姓寡少,惩戒亡秦孤立之败,于是剖裂疆土,立二等之爵。刘邦搞不伦不类的郡国并行,究竟是所谓“汲取了秦孤立而亡”的教训,还是特定形势下无可奈何的缓兵之计?我比较倾向于后者,无论如何,刘邦的后半生,都在征讨他自己封的异姓王,其实这份功业,并不亚于打败项羽。

及至文景,同宗的刘姓王又在无意之中扮演了六国旧贵族的角色(所谓历史进程,血缘利益终于敌不过地缘利益),终于有七国之乱,军事上的镇压之后,汉武帝补刀推恩令、酎金夺爵,在制度设计上终于成功的bug。然而武帝在解决一个问题的同时又留下了另一个隐患,一部轮台诏把西汉的国运做了标点,他在生命的最后阶段被迫放弃铁腕的战时体制,托孤外戚。有霍光成功的先例,自然就会有王莽,只不过前者成功洗白,许多年后还有人会称伊霍之事,而后者过于激进,并且没有那么幸运。

可以说西汉基本拆掉了旧式分封制的留下的定时炸弹,在秦的基础上,建立起了第一个专制皇权的制度范本,但是皇帝的权力交接,这个世界性的难题终究没法解决。皇帝的权力受到挑战,就给其他权力集团的成长留下了空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