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是视力不好人的必备物品,意义非凡。很多人认为眼镜一直是西方专属,我国古代近视的人只能当个睁眼瞎,其实不然。在明朝末年眼镜就已经出现了,相传是孙云球所造。

我国在明朝中期就出现了眼镜,明代已有西方的眼镜经过西域或南洋传入我国。明万历田艺蘅在《留青日札》卷二《叆叇》条云:“每看文章,目力昏倦,不辨细书,以此掩目,精神不散,笔画信明。中用绫绢联之,缚于脑后,人皆不识,举以问余。余曰:此叆叇也。”这时的叆叇即最初的叫法。

据记载,远在宋朝,便有人尝试用水晶纠正视力。元朝,眼镜从西域传入,取名“靉靆”,价格与一匹马相当,然而改善视力效果并不明显。到了明代,出现了拿在手上的类似如今放大镜的“一片镜”,价格十分昂贵,普通人根本不敢问津。

孙云球定下目标,要研发出价格低廉,使用方便的眼镜。他先是赴杭州向陈天衢学习光学,并邀请部分学者来苏州进行探讨。孙云球将从他们那里学到的光学知识具体化,利用苏州的琢玉工艺,逐渐掌握了“磨片对光”技术。当时,国外传入的眼镜镜片多为玻璃磨制,孙云球从宋朝人研究眼镜的例子中得到启发,采用水晶作为镜片原料,几经试验,终于制作出水晶凹凸镜片。

与其他制镜人不同,孙云球能够根据患者年龄、疾症的不同而“随目配镜”。他事先磨制好24种各类度数的眼镜,让顾客自试,看哪一种最合适便为之配制该种眼镜,这其实就是现代的“主觉验光”。

水晶眼睛治疗眼疾效果明显,深受欢迎,人们争相购买,孙云球的舅舅董某便是受益者之一。身为秀才的董氏近视严重:“阅文缮写,在见寸以内”。使用眼镜后,视力大为改善:“顿使目光远一尺有余”。1678年,董氏乡试中举,孙云球制作的眼镜功不可没。

不仅如此,孙云球还对眼镜的形状结构进行改进,将传统的“单片镜”改良为可以久架在鼻梁上的双镜片眼镜。此项发明,自然引起轰动,孙家店铺顿时门庭若市,人们不惜出重资购买,苏州眼镜业在此基础上兴盛起来。孙氏眼镜畅销全国,为了让更多眼疾患者用上质优价廉的眼镜,孙云球总结多年制镜经验,写成《镜史》一书。他在书中仔细介绍了制镜的历史、原理和方法,各地制镜者都可据此制造光学镜片。《镜史》的畅销促进国内眼镜制造业快速发展,眼镜价格也随之一路走低,从几十金降为七八金。

到了清“顺治(1644~1661年)年间,苏杭人大量制造、贩卖眼镜。每副值银最贵不过七八分,甚至四五分,二三分都可购买以改善视力,便宜的价格最终使一般百姓都能使用。

孙云球一生制造各类光学仪器达七十余种,凭一己之力将中国的光学制造业推向新的起点。他把磨制的凸透镜和凹透镜组合在一起制造出望远镜,还制有“存目镜”,用来观察物体,能将极细小的东西,看得一目了然,这可能是一架简单的显微镜。

另外,还发明了“察微镜”,如果说“存目镜”是一种简单显微镜的话,那么“察微镜”就应该是一种复合显微镜。孙云球还磨制过多面镜、夜明镜、鸳鸯镜、夕阳镜、火镜、端容镜、焚香镜、摄光镜、夕阳镜、佐砲镜等。这些仪器性能和用途各异,但均“巧妙不可思议”。1662年,年仅33岁的孙云球英年早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