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7年唐至德二载十月初九,安史叛军攻下了此前交战四百余次,丧失了十二万余有生力量仍不能占领的江淮屏障睢阳。城陷之日睢阳主将张巡以及部下南霁云、雷万春等三十六豪杰同时遇害。城陷之前,因睢阳已被围十月,长期缺粮,为数不多的将士因严重伤病已无法作战。巡西拜曰:“孤城防卫计已穷矣,势已不能保全,臣存之日不能上达天听,死誓变厉鬼依然杀贼。”城陷之后,叛将尹子琦问曰:“闻君督战时,大声疾呼,血泪满眶,牙亦咬碎,何至于此?”巡曰:“但用正气灭贼,恨力不逮。”子琦怒,撬视其嘴,仅余三四颗牙齿。巡骂曰:“吾为君父死,汝投靠叛贼,猪狗不如,怎得长久乎?”子琦服其气节,欲释之,琦之部下提醒道:“他得军心,纵之恐如纵虎,不如杀之。”子琦以刀加巡之身,欲迫其降,巡终不屈服。终于遇害,时年四十九。

睢阳颁血食之悲剧一幕

张巡退守睢阳后,叛军围之如铁桶,局势已危如累卵。将士建议弃城突围。张巡与许远(守睢阳之另一主将)俱认为:睢阳是江淮门户,一旦弃之,江淮不保,朝廷将失去东南财赋和兵役来源,还有仅余一千多的面黄肌瘦之残兵,即使能够突围,在强敌追击下也难以存活。于是坚决主张死守待援。叛军先是用云冲、木马、钩车等工具攻城,均被张巡化解,最后竟学聪明了,不再进攻,就只围而不打,等待唐军自行饿死。

不久唐军粮尽,便吃树皮、纸张。树皮、纸张也吃完,便张罗网而捕鸟雀、老鼠充饥,最后连鸟雀、老鼠也被吃尽,不得已吃起了将士们视为珍宝的皮制铠甲。铠甲也有吃完的一天,唐军已到了最后关头。大家都很愁。张巡为安军心,保持战斗力继续守城,杀掉了自己的爱妾,强令官兵吃下,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睢阳颁血食”的最早事件。

许远看张巡作出表率,也杀掉了自己的仆奴当军粮。主将的家人全部吃完后,已突围而出去求援的南霁云仍没有回来。空着肚子是守不住城的,于是开始吃城中的老弱妇孺。史载睢阳城中战前有户口四万,至城破仅剩四百活人。其中大部分战死了、病死了,但仍有相当部分是被自己人吃掉了。

悲剧的形成

原因是复杂的,总根源在唐玄宗执政后期的政治腐败导致的安史之乱。渔阳鼙鼓动地来,才闻一点败报,玄宗这个老皇帝老迈脆弱的心就承受不住了,自己开了城门偷偷带着杨贵妃、杨国忠等一帮嬖人宵小惶惶然向蜀地逃跑,毅然决然地扔下中原锦绣江山、花花世界,置中原百姓于不顾,以致安史叛军进军神速。河北、河南皆成沦陷区。河北有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朔方节度使郭子仪和户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河东节度使李光弼奉明诏分头合击,会师常山(河北正定),击败史思明,收复了沦陷区。河南地区易帅频繁,军令不一,更兼地方山头林立,安庆绪之河南节度使尹子琦遂能如风卷残云般扫荡河南,名城纷纷陷落,唯余睢阳未陷,太守许远向原真源县令、此时已战略放弃雍丘、转战宁陵的守将张巡告急。张巡亦因宁陵城小,难以独撑,率3000将士转入睢阳,与许远合兵6800余人。

子琦全力攻城,在张巡智勇兼备的防御下,16昼夜丢掉了2万余人贼兵尸体。叛军气焰顿敛,我军土气倍增。经此一战,许远彻底信任了张巡,交全军之权于张,自己此后只全面负责后勤保障。子琦手中有几十万叛军,自不甘心失败,仍不断进攻、骚扰张巡。张巡从757年1月开始,到757年10月,坚持孤城十月,以不足七千之兵屡败子琦几十万贼军,从无败仗,保江淮半壁江山十月之久,使朝廷能及时转运江淮财赋以及抽调兵源,成就了郭子仪从容收复两京,保全唐朝天下之绝世大功。

睢阳颁血食之悲剧的形成除敌众我寡外,跟驻军临淮的河南节度使贺兰进明,驻军彭城的御史大夫许叔冀和方面大员尚衡为保个人势力置国家危难于不顾,嫉贤妒能、见死不救也有着直接的绝大的关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