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在面对元朝的时候非常矛盾的,一方面元朝国力强大,商业贸易发达,市井繁荣,文学、艺术、工艺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另一方面很多人认为这是个异族统治的朝代,有色眼镜下的元朝成为野蛮、残暴、穷兵黩武的代名词……其中包括“初夜权”、“四等人制”、“九儒十丐”等最为人所知,那么我们来看看元朝历史上是否真的存在上述骇人听闻的事件。

屠杀2亿人?

根据史料元兴起时南宋、金、西辽、吐蕃、大理、西夏加起来人口大致为1.2亿人,花剌子模为2500万,俄罗斯钦察为600万,其他约为300万。有人戏称在当时的条件下蒙古人把自己包括在内都杀了也远远不够两亿人。关于蒙古人滥杀无辜,动辄屠城的说法往往都缺乏坚实的史料支撑,但又两点是很明确的:

其一、蒙古人统治过的地区大致的人口民族结构没有改变,黄河、江南一带的汉民族、西域的穆斯林民族等,可见当时未曾发生足以改变人口结构的大屠杀。

其二、冷兵器时代对于投诚者进行大的杀戮这本身就非常耗时间的事情,蒙古骑兵以速度著称,进行毫无战略意义的屠城只会减缓部队冲刺的速度,以及增加下一个城市的抵抗意志,这显然不符合历史事实。

初夜权

正史中从未出现过元朝曾执行过初夜权的记载,最早出现在清光绪年间的一些小说中,已是距元朝700多年后的事儿了。且不说正史中没有初夜权一说,就按当时的人口比例,执行初夜权也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元朝时候入住中原汉地的蒙古人大概有30万,元朝时期汉人的人数在1亿左右,人口比例为1000个汉人比3个蒙古人,而且蒙古人多集中在大都、河南、云贵等地的兵营中,实在想不出初夜权这种政策如何去落地执行。

四等人制

四等人制同样也没有史实依据,今天仅从语音学的角度阐述一下。色目人,在近代蒙古语中称为“Ulaan nidud hun”,意为红色眼睛的人,略懂语言学的人都明白,这个很显然是从汉语里直译过来的。也就是说,元朝时期的蒙古人没有色目人这种概念。色目人是汉族人对整体西域人的一种统称,而蒙古人对此却分的比较详细,如阿拉伯人、波斯人、犹太人、畏兀儿人等。蒙古人没有一个泛泛的色目人的概念,既如此也不可能存在所谓“四等人制了”。

有人说,四等人制不是一个明确的律例,而是通过一系列的民族歧视政策实现的。最典型的如,蒙古人与汉人斗争,汉人不得还手。但经过考证,这里的蒙古人指元朝禁卫军,非普通蒙古人。民不与官斗,历朝历代恐怕都是如此吧。

九儒十丐

有一种说法是元代文人的地位最低,科举被废,斯文扫地,所谓九儒十丐,地位还不如娼妓(排老八)。来源也是文人墨客的戏谑之语,而非正史。事实上,元朝不仅有科举,孔子更是被封为“大成至圣文宣王”,得到前所未有的推崇。元朝灭亡后,很多汉族儒士怀念故国(元朝),并拒绝为明朝做官恰恰证明了这一点。

保甲制

保甲制是一种带有军事管理的户籍管理制度,编组以户为单位,设户长;十户为甲,设甲长;十甲为保,设保长,其核心是加强统治者对民众的控制。有人把这种严厉的管理制度强加在元朝头上却是个十足的乌龙,保甲制是发生在号称文治盛行的宋朝。

少林寺反元

少林寺反元历来有很多种说法,尤其盛行于影视节目,而事实上,在元朝以前少林寺只是一个非常微不足道的寺庙,正式元朝皇帝高度推崇少林寺,给与其方丈以国师之礼遇,少林寺才正式登上历史舞台,有元一代少林寺和元朝的关系及其融洽。

张三丰反元

元朝对宗教采取的包容、百花齐放的态度,其中成吉思汗与道教全真道掌教丘处机的莫逆之交是历史上的一段佳话,道教另一领袖张三丰更是元朝退居漠北后仍自称元朝遗民,对元朝的感情自是不言自明,更谈不上反元了。

蒙古人充当地方首长

实际上以当时的人口比例蒙古人充当所有地方首长是不可能的,而且大量的史料证明汉族官员在中央和地方担任要职者人数远超过蒙古人。

穷兵黩武

元朝时期蒙古人善战,却并非一味地穷兵黩武,以成吉思汗发动的几场对外战争而言,征伐金国是蒙古金国是世代之仇,成吉思汗的曾祖父、祖父均死于金人之手,金国更是对蒙古进行减丁政策,屠杀无辜蒙古族民众,对花剌子模是因为花剌子模方面屠杀蒙古400人商贸团,对宋之战完全是由宋超方面主动发起……

文字狱

元朝时期不仅没有出现象明清时期(清朝更甚)的文字狱,反而是文学艺术高度发达,元曲与唐诗、宋词并列为中国文学的三所大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