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是唐朝的硬伤

唐朝享国289年,但自安史之乱后,就开始走向衰落。在唐朝中后期的140多年里,唐朝的皇帝们竟然对河北的两个县束手无策,派兵征讨屡次失利,只得进行招抚,任其拥兵自重,割据一方。河北这两个县,对于唐朝来说,如同噩梦的开始,最终埋葬整个大唐王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两个县,又是哪里呢?且看小编一一道来!河北这两个县,分别是邯郸市的大名县,以及石家庄市的正定县 …

唐朝享国289年,但自安史之乱后,就开始走向衰落。在唐朝中后期的140多年里,唐朝的皇帝们竟然对河北的两个县束手无策,派兵征讨屡次失利,只得进行招抚,任其拥兵自重,割据一方。河北这两个县,对于唐朝来说,如同噩梦的开始,最终埋葬整个大唐王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两个县,又是哪里呢?且看小编一一道来!

河北这两个县,分别是邯郸市的大名县,以及石家庄市的正定县,这两个县也算是历史名城了,在唐朝中后期更是让皇帝头疼不已,当然这与当时的社会环境密不可分。这件事还得从唐玄宗说起,李隆基在位期间,采用募兵制,在边疆地区设置藩镇,任命节度使总揽军政,最终导致外重内轻,引发安史之乱。

河北是唐朝的硬伤

安史之乱结束后,为安抚安史叛将,朝廷任命安禄山的干儿子李宝臣为成德节度使,田承嗣为魏博节度使,李怀仙为卢龙节度使。朝廷姑息政策,引发严重的问题,三人开始拥兵自重,李宝臣以正定为中心,占据六州,拥兵五万,战马五千,田承嗣也以大名为中心,招募数万精锐,加上李怀仙的卢龙,史称“河朔三镇”。

三镇名义上属于朝廷管辖,但他们在经济上完全独立,财政税收自己征收,分文不入朝廷;军事上也是拥兵自重,自行委派地方官员,完全不把朝廷放在眼里,三镇的节度使俨然成为地方上的土皇帝。比如割据魏博的田承嗣,数次反叛,但朝廷最终都不予追究,反而将公主下嫁给他的儿子,以示和好。

田承嗣临死前,竟然公开将节度使的职位传给侄子,丝毫不把朝廷放在眼里,已经成为事实上的独立王国,史学家陈寅恪曾说“虽号称一朝,实成为二国”。最严重的一次,发生在唐德宗时期,唐德宗想改变父死子继的惯例,在李宝臣死后,拒绝其子继承职务,结果引发一场大战,河北、山东地区的五个藩镇公开称王,设立年号,与唐朝廷分庭抗礼。

尽管在唐宪宗时期,河朔三镇曾一度表示归顺,藩镇节度使也发生过变化,但这三镇始终是独立王国,只不过换了几个家族执掌而已。据统计河朔三镇节度使共计有57人,但朝廷所委任的,不过4人而已,而且下场很惨,多是因兵变被杀的。甚至连唐朝的宰相都承认,自安史之乱以来,河朔三镇已非朝廷所有。

打不过,征不服,朝廷只能对其姑息纵容,因为一旦河朔三镇乱起来,朝廷还真招架不住。正如故宋人尹源所说的那样,“弱唐者,诸侯也;既弱而久不亡者,诸侯维之也。唐之弱,以河北之强也;唐之亡,以河北之弱也。”通俗而言,河朔三镇是唐朝衰弱的根源,但他们还能维持唐朝的存在,一旦三镇衰落,那么唐朝的灭亡也就不远了。

正如宋人所说的那样,唐朝晚年,河朔三镇的辉煌不再,一个叫朱温的人,最终将唐朝颠覆,建立后梁政权,中国历史从而进入更加混乱的时代。历史的尘埃早已落定,如今正定县城内,依然有一座李宝臣的纪功碑,似乎诉说着1200多年前那段风云激荡的历史!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月21日 am10:30
下一篇 2022年1月21日 am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