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一个古老民族的名字,自北齐起就不断出现在中国的史书当中。契丹民族发源于东北地区,自诞生之时起就不断与中原王朝打交道,后来更是建立起强大的辽朝,辽帝国传位九帝,国祚两百一十年,最终被女真人建立的金朝灭亡。

辽朝鼎盛时期非常强大,由于后唐时期辽人取得了幽云十六州,所以在与宋的军事对峙中,它始终处于有利地位。澶渊之盟后辽国由于有了相对安定的外部环境,所以国力渐渐得到充实。加之辽朝统治者对汉人的统治相对开明,采取两院制度(辽国设立南北两院,南院以汉法管理汉地,北院管理契丹事物),所以文明程度也渐渐提升,辽朝也逐渐发展成为一个文明程度很高的国度,宋人就评价其“久沾王化”。

由于当时占据了中国北方,所以十一到十二世纪中国与中亚,欧洲等国家打交道都是以辽朝为主导的,这就导致“契丹”一词当时在世界上非常流行,几乎成为了中国的代名词,比如中国传到国外的火药,当时在欧洲就被称为“契丹雪”,一直到现在,部分突厥系,斯拉夫系民族的语言,中国的读法都是契丹,比如俄语。

然而,曾纵横中国北方数百年的契丹族,现在已经消失了,你再也听不到“契丹人”这个族群,随着东西两头的契丹政权先后被蒙古抹去,我们也失去了契丹的所有踪迹,此后,在北亚依旧战火纷飞的地图上,我们再也没有找到过它的政权,甚至作为一个民族,它也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然而根据历史的统计,辽朝灭亡后,契丹人仍然有百万之众,他们,都去哪里了呢?他们的后裔,又在何方?

这个问题答案很简单,就是被同化了,然而它们现在的血脉分散到哪里,那却值得说道说道。首先辽朝是被金朝灭亡的,所以其发家地东北区域的很多契丹人自然成为了金朝国民,这些人久而久之就融入了女真民族;还有一部分人由于忘不了亡国之恨,不愿顺从金朝,所以蒙古讨伐金朝之后,这批人就投奔了蒙古以报“故国之仇”。它们随着蒙古大军杀入全国各地,流散到全国各个区域,这两部分是契丹民族的大部,但现在它们基本已经完全融入中国国内各个民族的血脉了。

留金的那部分很早就进入中原,而随着蒙古人打仗的契丹人则后来被元朝分散到全国各地驻守,八百多年了,久居汉地的他们和汉人已没有什么区别。如今残留的契丹痕迹已经非常之少,目前仅仅云南偏远地区有一个契丹血统保留较多的族群——“本人”,大约十万左右,他们就是契丹驻军后裔。

还有一小部分契丹人现在的血脉在中亚,谈到这部分人就要谈到西辽这个特殊国家了,这个国家是在金灭辽之后,辽国大将耶律大石率领西北地区的契丹部落西征建立的。由于辽国国内天祚帝是个暴君,所以很多辽国百姓来投奔耶律大石。1130年耶律大石称帝,仍然使用辽朝国号,这就是历史上的西辽。西辽后来被蒙古西征所灭,其遗民就融入了当地的穆斯林民族中。

当然,在东北地区,契丹人的老家,至今还有一些很小的部落或者民族与契丹人有亲缘关系,其中最近的一个,就是现在的达斡尔族。事实上契丹人被汉化只是中国古代史很平常的事情,契丹人只不过在重复南匈奴,鲜卑,高丽等等很多先辈被“汉化”的历史,毕竟,古代的中原就是东亚民族的中心。

在国内,通过基因技术,一直被怀疑是契丹后裔的达斡尔人和云南施甸本人最近也被验明了正身:比对契丹女尸的DNA后我们发现,契丹人与达斡尔人拥有直接遗传关系;而云南本人与达斡尔人拥有相似的父系起源,也是契丹后裔。

另外我们都知道,“舒穆禄”是满族大姓,衍自金朝的女真姓氏“石抹”,但其实,那些舒穆禄氏、那些如今已经改姓舒的女真人也都是契丹后裔:女真的石抹氏事实上来自契丹的审密氏。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讲,老舍和乔峰一样,本来都姓萧,也都拥有契丹血统。

所以契丹人虽然没有再次汇聚成为一股力量或者一个民族,但是他们也并没有完全消失在历史长河中,毕竟说不定你身边的某个人就有着契丹血统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