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梁龙德三年,后唐军队击破中都城之后火速南下,兵锋才过曹州,汴梁城内,后梁君臣们便陷入了极度的恐惧之中,此时汴梁都城之内已没有丝毫抵抗能力,后梁主力如今悉数北上前去攻击后唐主力,谁能想到,对方竟然会趁虚而入,对自己实行了一次斩首突袭,当一封封告急军报从汴梁城周边州、县传来之后,后梁末帝朱友贞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

帝召控鹤都将皇甫麟,谓之曰:“吾与晋人世仇,不可俟彼刀锯,卿可尽我命,无令落仇人之手。”麟不忍,帝曰:“卿不忍,将卖我耶!”麟举刀将自刭,帝持之,因相对大恸。戊寅夕,麟进刃于建国楼之廊下,帝崩。

随着后梁末帝朱友贞的自尽,进入汴梁城内的李存勖最终完成了对后梁的斩首灭国行动,自父王李克用开始至今,沙陀李氏数十年血战最终收获了胜利成果,成为了唐末时期的最大赢家。

灭亡十数载的唐王朝,再度从破碎之中建立起来,而面对这座没有经历战火焚燹、被和平接收的后梁都城,李存勖却没有选择将其作为新朝的都城,而是将其目光转向了更西面的洛阳,那座看上去较为荒凉的都城。

后世不少人对此次后唐定都的决择颇为不解,还有人将李存勖时期的后唐衰亡与此次定都的失策联系在一起,认为自这一刻起,李存勖就已经为自己的王朝命运埋下了一个巨大的隐忧。

那么为何李存勖会做出这个看似不太明智的选择呢?让我们一起走近历史,细看后唐初年,这段定都洛阳的历史过往。

天下崩析,正统尤为重要

十年血战,终于击灭敌国,李存勖狂喜过后后,却不得不面临一个更加棘手的问题,那就是今后该怎么走?大唐王朝该怎样在自己手中复兴,总不能守着这北部半阙江山就算是中兴王室吧。

既然打着唐朝继承人的旗号,那么统一便成为了一个必作题。

然而当李存勖展开舆图之后,就不由头疼起来了,这上面真是太乱了,天下崩析,唐王朝昔日故土尽被群盗所窃据,南有吴、楚、吴越、闽、汉诸国,西有蜀国,即便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还有个迷你袖珍国家——南平国,这些地方政权各个窃称国号,称王称帝,裂土开疆日久,而且对自己这个王室身份也并不承认,众人能够接受平起平坐,但坚决抗拒统一。

淮南杨溥遣使贺登极,称“大吴国主书上大唐皇帝”。作为中兴唐朝的接班人,李存勖自然以恢复旧山河为己任,既然自己打着中兴唐室的旗号起事,那就要在各个方面凸显出正统的样子,这样才能为天下区分真伪,使四海竞相归心。

而在哪里定都,则成为了一个综合的决定,既要考虑到后唐的实际情况,又要兼顾正统性、标志性,这就使得后唐的定都,让后人看起来,有些看不明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