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社会生产的不断发展,私有财产的逐渐产生,出现了阶级的分化,原始社会逐渐解体,缓慢的向奴隶社会过渡着,到了夏代,我国终于进入奴隶社会。奴隶主为了将年轻人培养成为强有力的统治者,于是组织特殊的教育训练,至此,教育开始成为独立的社会活动,学校教育便是这种社会活动的主要形式。

到西周时期,在社会阶级分化和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分离的基础上,产生了教育的分化,奴隶主阶级脱离生产劳动,垄断了以传授文化知识为主要内容的学校教育。被统治的奴隶阶饭,只能接受生产劳动教育和统治者所施行的社会教化。教育的分化,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现在,大家口中的教育,在本质上是为当时的政治经济所服务的,适应它的需要,促进它的发展。

首先,大概介绍一下西周时期的教育。教育是文化的一种,文化又是当时社会的反映。西周时期,政治上强调的是,形成了严格的等级制度,在社会经济方面,以农业为主,农业实行了井田制,思想意识上,贵族有着自己独特的观念与内容–这便是礼制。不同的等级有相应的礼制,贵族的礼制不可用于奴隶,所以说:“礼不下庶人。”

礼的社会政治作用受到高度重视。相应的,统治者认为,礼制源于天命,遵守礼制,也就是“敬德”。只有“敬德”,才能保民,才能巩固奴隶主贵族专政。

在文化教育方面,“学在官府”的特征一直流传至今。“学在官府”,由于只有官府有学,民间私家无学术,所以要学习专门知识,只有到官府之中才有可能。“学在官府”这种历史现象,有其客观原因。

其一,惟官有书,而民无书。受到当时社会生产力水平的影响,书写的材料拙陋,工具也是粗笨的材料。当时制作出的书册,不仅极其繁重,而且也十分昂贵,只有官府才具有制作书册的财力以及人力。这也是历史记载中,私人藏书家在西周时期并未出现的重要原因。在民间,普通人也仅知书名,未见其书。所以,学术都在官府,有职官专守。士人若想要学习,就需要了解历代典制或本朝规章,只有到官府,求之主管书册的官司才能读到。

其二,惟官有器,而民无器。这里的“器”就是的是学习所需要的器物设备。现在所说的“六艺”中,礼、乐、舞、射、御、数在西周时期都是重要的学术,在教育上,也是学习的重要学科。学习这些学科,口耳相传是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要有器物设备,以便进行实际演习。至于这些具体的器物,当朝官员也不一定会轮到,毕竟严格的等级制度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想要打破这种等级制度,可能还需要一定的时机与优秀的领导。

其三,即惟官有学,而民无学。在宗法制条件下,父死子继,子承父业,贵者终贵,贱者终贱,形成家有世业,家业世世这样相传着一代又一代。社会地位如此,想要学习,亦是如此。便形成了学术的垄断,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学术的发展。在西周时期,“畴人子弟”广为流传。所谓“畴人”,指孩子,其父亲就是“畴官”,自己的父亲教自己的孩子,以此使得学术得以保存,缺点如上。

所以,从书本材料,器物设备,继承原则等等角度来看,“学”在西周时期也只能是“在官府”更符合当时的社会经济政治,也更容易保存当时的历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