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武王建立周朝之后,为了管理这么广大地一块土地,为了让自己的子子孙孙不要互相斗争,搞出大乱子,为了天下的永久太平,于是与周公旦一起制定了《周礼》。《周礼》对当时的天下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以至于后面七八百年间诸侯国都觉得生活没有了《周礼》就不能称之为生活。

当时周朝的礼制就规定,如果一个诸侯国没有犯罪,其他国家包括天子在内都是不可以对它用兵的,这叫做出师必须有名。这条规矩在春秋时期大家基本都是尊重的,即使是到了后面战国时期,人们不遵守这条规矩了,打仗之前还是要先假惺惺地找个莫须有的罪名给敌国的。但是在这样一派祥和的气氛当中,却有一个极其不和谐的声音。

公元前741年,春秋时代才刚刚开始了几十年,但有的地方已经乱得一塌糊涂了,比如楚国。熊通看到自己老爹楚厉王去世了,而且居然没把自己立为王位继承人。不管我熊通是不是王位继承人,反正我熊通要做楚国的王。于是他果断地杀死了楚国王位的合法继承人,自己当了楚王。

这么一个“霸蛮”的人当了楚王之后,本来就十分“霸蛮”的楚国更加的“霸蛮”了。经过熊通(楚武王)的一番肆无忌惮的改革之后,楚国迅速强大。古人常说,对父母不孝的人,往往对天子也不忠,楚武王大约是最好的典型吧。在国力强盛之后,他开始挑战周王朝的权威——周礼。

他首先就找上了自己边上的一个小国——随国。不管三七二十一,楚武王把武器、兵马、粮食准备好,就开始了对随国的战争。随国这个时候的表现是:茫然不知所措。为什么打我?我什么也没有干啊?该给周天子的贡品都给了,我在国内也没有干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为啥我就被打了呢?

于是随国人对楚国人说:“我无罪。”意思是,我没犯错误啊!你打我没道理。这回答相当的有个性。但是楚国人的回答比他们更有个性,楚国人对随国说:“我蛮夷也。”意思是,我不是周天子的臣子,不受周天子制定的周礼的约束。再直白点儿说呢,就是:老子打人不需要理由!老子就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不过楚王嘴快一时爽,他这句话可是被后来的人嘲讽了两千多年。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人说,楚国就是蛮夷,他们自己都说了:“我蛮夷也。”不要说今天了,当时的诸侯国基本上也都是把楚国当成了乡巴佬一样嘲笑,那表情就好像一群人看到一个猴子穿着人的衣服一样搞笑,所以这才有了后面的“楚人沐猴而冠”的说法。

那么,为什么楚国要自称蛮夷呢?首先我们看看那个倒霉的随国和楚国故事的继续,随国发现这个南方来的家伙完全不讲理,自己又打不过他,于是就怂了。他就问,那你要我干啥嘛,我干还不行嘛?楚国说:“你去给周天子求个情,让他把我的封号再提一提吧!这样我就不打你了。”

在我们现代人的眼中,楚国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但是在当时楚国却是一个强大却不被承认的国家。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周天子的爵位制度是公侯伯子男,公最大,其次是侯,接着是伯,然后是子,最后是男爵。而楚国的爵位是,子爵,就比男爵大一点儿,可以说是个“弼马温”了。

我们看春秋五霸,齐桓公——是公爵,晋文公——也是公爵,楚庄王——为啥楚叫王了呢?因为叫楚庄子太没面子了,所以干脆叫王。实际上在要求随国跟周天子“求情”之后,周天子非常果断地拒绝了楚武王的无理取闹,楚武王大怒,自己给自己封了“王”,跟周天子平起平坐了,所以后面叫楚庄王。

那么,为啥楚国的地位会这么尴尬呢?这得从楚国的起源说起。楚国祖先也是炎黄子孙,这是毋庸置疑的。屈原还非常自豪地说“帝高阳之苗裔”,所谓“高阳”,就是颛顼帝,他的封地在高阳,所以也叫他“高阳”,颛顼帝是轩辕黄帝的孙子,所以楚国也是炎黄子孙。楚国先祖曾经与夏朝的关系比较好。

但是夏朝灭亡之后,取代夏朝的商朝对楚国就不怎么友好了,而且可以说是非常的不友好了。《诗经》当中这样写到自己对楚国的征服战争:“挞彼殷武,奋伐荆楚。深入其阻,裒荆之旅。有截其所,汤孙之绪。维女荆楚,居国南乡。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享,莫敢不来王。曰商是常。”

所以等到周文王想要反抗商朝时,楚国就非常积极地加入了这个反商大联盟。不过可惜的是,周王也比较忌惮南方的楚国,事成之后只给他封了个子爵,委屈巴巴的楚国当然很不爽了,所以才有了后面的“我蛮夷也”的怒吼。本质上,这就是对周天子这个大家长发脾气:再不搭理我我就自己开宗立派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