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十六国时期,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最混乱的时代。在长江以北,先后出现了20多个大大小小的政权,我们统称为“十六国”。除了早期的后赵、中期的前秦以及后期的北魏之外,其他的政权面积都很小,实力有限。而当时在面积、人口、军事上长期处于绝对优势的是东晋。东晋王朝也先后发动了四次较大规模的北伐战争,但是为什么始终无法统一南北呢?

从西晋以来,北方爆发了八王之乱、永嘉之乱,经济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尖锐。而南方则相对比较安定,于是大量的北方百姓选择南迁。根据谭其骧等人的推测,当时选择南迁的户籍人口大约有90万。而西晋皇室以及世家大族也纷纷南下,在江南建立了东晋政权,史称“衣冠南渡”。

大量的人口南迁,为南方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劳动力。根据葛剑雄的《中国人口史》的资料,东晋初期的人口达到了1000万,基本和北方持平;到东晋后期,人口已经到达了1700万,大大超过了北方。人口南迁加速了南方的经济发展,依靠繁荣的江南经济,东晋“财阜国丰”,完全可以支撑其统一北方的大业。

然而,东晋内部并非和谐。首先,东晋名义上是一个统一的国家,但是实质上却是四分五裂。以汉代的地域为划分,南方分为扬州、益州、荆州、交州四大地区,交州地区的经济比较落后,地广人稀,因此在人力、财力上无法提供更多帮助。益州在东晋一般处于割据状态,早期有成汉政权,直到桓温时期才收复;东晋中期又被前秦占据,后期又是谯纵割据。因此,真正能够为东晋提供比较稳定的支撑的就只有荆州和扬州。

偏偏荆州和扬州的矛盾又十分突出。扬州是东晋的京畿之所在,乃立国根本。扬州北有长江天险,是抵御北方民族南下的天然屏障。北方民族想要南下进攻东晋,必然会先进攻长江上游,然后再顺流而下。因此,长江上游的荆州就成为了东晋的防御重心。东晋在荆州的军事力量十分雄厚,“资实兵甲,居朝廷之半”。

整个东晋时期,坐镇荆州的将领都有“不臣之心”。最早坐镇荆州的王敦曾发动“王敦之乱”,后来又有陶侃、庾亮、庾翼、桓温、桓豁、桓冲、殷仲堪、桓玄等坐镇荆州,掌握上游兵权,其中桓玄在403年攻破了建康,称帝,改国号为楚,于是东晋实质上已经灭亡。从王敦之乱到桓玄起兵,东晋至始至终都陷入了荆扬之争的泥潭,使得国家没有多余的力量进行北伐。

荆州和扬州的军阀,为了取得帝位,往往通过北伐来提高自己的声誉。这也决定了东晋的北伐基本就局限于黄河之南,不能深入河北。如桓温北伐收复了洛阳,攻入了关中,但是桓温却不愿意挺进长安,因为桓温不愿意陷入北方战争泥潭而消耗自己的军事资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